Loading...

百家争鸣:当今灯谜的偏与僻

重蹈覆辙——当今灯谜创作取材的误区郭少敏  谜史学家一般认为,清末是灯谜发展的一个复兴时期。  当时的饱学之士大量利用他们烂熟于胸的典籍文句做谜。  对于把四书五经当必修课的古人来说,这些文句自然不是生僻的。  于是他们玩得不亦乐乎。  玩到最后,玩不动了,就造各种奇葩谜格。  谜格名目繁多,成百种,无所不用其极。但大多造作不堪,没有生命力。  这些数量不菲的谜作,看似高雅,今天读来却毫无意思。

“禾”谜细品自生情(王绍宽)

  念小学一二年时,从手抄本上读到“也”字谜,可以说这是我接触谜语并开始喜欢灯谜的最初读物了,那时的“也”字谜是:  有水可养鱼虾,有土可种庄稼,有人不是你我,有马走遍天下(字一)也。  谜作采用增补法,即“也”字有了“水(氵)”之后变成“池”,便可以养鱼虾,而有了“土”之后又成“地”就可以种植庄稼,有了“人(亻)”则成为“他”,当然不是“你”和“我”,至于有了“马”,构成“驰”字,那更是能够走遍天下。后来,各路作者创作很多类似谜作,大同小异,风格变化不多,包括今天某地平台的“尧”字谜:用火做饭烧菜,洒水田间灌溉,日出天色刚亮,复习出类拔萃(字一)尧。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新意,也没有给猜射者增添些许难度或技巧。因此,对于一年前郭少敏先生为第四届中华灯谜文化节创作的赛题中的“禾”字谜,便觉得颇具新意,有了点滴冲动,认为值得赞赏一二。“禾”谜是:  急处不慌乱,镇日气如兰;平生知轻重,乃见美姿颜(字一,5笔)禾。  “禾”谜值得赞赏,理由有三:  一是新。该谜一开始便给人有不落俗套的感觉。谜面通过“禾”与四个方块字的组合结果,生动地刻画出一位饱经风雨、处变不惊而又颜值不减、高雅不俗的人物形

灯谜研究新成果所昭示的——丁卯谜社研究丛书、谜也者丛书出版想到(荣耀祥)

  一、变藏为用激活力  曾几何时灯谜界也开启了收藏热,从投资角度来说,收藏灯谜书籍是资产配置的手段,如果眼光好,有投资回报率。但是谜书收藏的本质是什么?谜书的经济价值取决于其学术价值,一个藏家的成败取决于其学术研究能力。收藏靠的是眼力,眼力就是学术能力,能辨别真伪,能判断优劣。从这个角度来看,收藏是有实力者的游戏,并非人人适合。任何一件灯谜藏品,它的市场价值都是由其学术价值决定的。如果抛开学术

近现代灯谜研究的一套大书——评丁卯谜社研究系列丛书(苏德友)

  读罢刘二安、邵才、顾斌和黄全来等编著的“丁卯谜社研究系列丛书”,大快朵颐,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这套系列丛书,共有5本,围绕丁卯谜社主题研究,汇集多种单独著作为一套﹐其中4本有相同的版式﹑书型﹑装帧等﹐由中华国粹出版社出版陆续出版。包括4本笺注:《丁卯谜社同人灯谜笺注》《黎国廉花鸟谜笺注》《顾震福人物谜笺注》《张超南人物谜笺注》,和一本谜刊《谜也者?纪念丁卯谜社成立九十周年特辑(2017年合刊

隐示“方位”的灯谜(江更生)

  运用方位进行扣合,是灯谜中习见的手法。谜界称之为“方位法”。经常猜谜的朋友,总会碰到一些在谜面出现表示方位字词的灯谜。这种灯谜还比较容易对付,一般只要根据约定俗成的“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地图标示方向之法去破解谜底即可。如以“孔雀东南飞”打一“孙”字、以“西汉灭亡东汉建”打一“双”字。前者面句应视作“‘孔’之东部与‘雀’之南部的笔画均已飞走”,以剩下的“孑”与“小”二字,合而为底。明乎此,再看后例就不难理解了。这两条谜皆兼用了“方位法”和“离合法”。  然而,并非所有用“方位法”扣合的灯谜都那么显山露水,如此直白地在谜面上亮出“方位”。还有不少云山雾罩的“方位灯谜”。灯谜作者会使出不同的障眼伎俩,偷偷将表示方位的字词引入谜中。他们别出心裁地利用谜条书写格式和面句文字所在位置的特点,再结合字义内容,巧行别解,配制出耐人寻味的隐形“方位”灯谜。让我们先看看横向书写的谜例,如以“陈米”为谜面,打四字成语“东食西宿”。又如以“IT”作面,打七字俗语“东一榔头西一棒”。上一谜中的“陈”作“陈旧”解,扣一“宿”字(注:也作陈旧解,如“陈年宿货”之“宿”),而“米”作“粮食”解,扣一“食”字,一

闽ICP备13010859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35020502000119
Copyright © dengmi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灯谜文化网 版权所有
Email:963694202@qq.com


温州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