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所有
武 骝先生
发表日期:2013-10-13 10:45:21 阅读人数:885添加收藏

 

武 骝:文虎作手,量大质优

  武骝(1949一 ),笔名亦文。江苏连云港人。大专文化。工人出身。1965年进工厂当车工,与机床整整打了十五年交道。近供职于连云港市出租车管理委员会。
  武骝自幼酷爱文学、音乐、书法,并有着强烈的求知欲,故无书  不读,清慧颖通。1982年从谜,1983年春即往扬州观摩“竹西谜会”,藉作学习交流。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组织成立连云港市职工谜协,任会长,并主编会刊《苍梧谜苑》。此后经常以作品参加全国各地举办的灯谜创作赛,屡有斩获,曾创下先后有百余则作品荣获创作奖的佳绩。自九十年代中期至本世纪初,武骝的谜作已达二万则之伙,堪称量大质优;他的许多新颖的创作手法与构思,已无形中起着引领青年一代创作潮流的作用。其大要是:
  一、提倡通俗有趣,不废典雅浑成
  在武骝的作品里,存在着大量运用口语、熟语、谚语作为面底素材的现象。比如他以“冒雨登山”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以“近视请用博士伦”射“放在眼里、要你好看”,以“请客请熟的,送礼送活的”射“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以“密探盯梢遇车阻”射“跟人过不去”,以“兄弟大了怕分灶”射“锅巴一块”等,或面俚俗,或底俚俗,或干脆面底皆取俚俗,如元稹、白居易之诗老妪能解,通俗易懂且喜闻乐见,诙谐生动又流宕自然。对于运用诗词典故为面的传统谜作,武骝亦由厚积薄发而心得独具。其典雅谜如“瑜大喜,教取笔砚来,先自写了,却送与孔明”射宋词人“周密、陈亮”,“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射成语“尾生之信”(“尾”字作量词,用指鱼),“祸患常积于忽微”射常言“难得小聚”(“难”字异读,别解为灾难),“念此失次第,肝肠日忧煎”射果品二“郁李、相思子”(面为李白诗句),“脚步儿占了鳌头”射谚语“行行出状元”等,均系书卷气浓郁,楮帛流香,含英咀华,耐人品赏,不待雕琢而后工者。
  二、主张反映生活,颇多入世佳作
  武骝认为,值此安定治国,人民享有高度民主权利的今天,灯谜亦应与时俱进,大胆歌颂真善美,鞭挞假恶丑。故而他在创作中颇多这类内容的作品:“香港回归喜泪流”射农业名词二“收割、地下水”(读作“收/割地/下水”),“铁饭碗越捧越穷”射包装标志语“此端向下”(端,谓端饭碗),“不怀二胎者,奖励上匡庐”射李白诗句“一生好入名山游”(顿读为“一生好/入名山游”),“清正不顾枕边风”射成语“廉颇负荆”(读作“廉/颇负荆”),“戴上红领巾,路上放宽心”射《红楼梦》曲文“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赤条条”喻指红领中)等,或讴歌方针政策,或配合反腐倡廉,或赞美文明风气;又如“上班挣一份‘,下班赚一份”射货币俗称“两块来钱”,“拍卖吉祥号,一路发到底”射毛泽东词“因此叫,好八连”(数字“八”喻发财),“储蓄三五载,期满再续存”射现代京剧道白“八年了,别提它啦”,“酒杯一端,政策放宽”射口语“吃软不吃硬”(顿读作“吃/软/不吃/硬”),“脑袋扎在钱眼里”射机械工具“方孔钻头”(用卷帘格读如“头钻孔方”,“孔方”是钱的雅称)等,或客观反映世态冷暖、人情好尚,或主观揭露虚伪、抨击丑恶,以谜言志,寓教于娱,有益于精神文明建设。
  三、技法融通百家,富有创新精神
  武骝之谜,创作技法极为丰富,无论是雅驯如南派、工丽如北派、俏皮如海派、整饬如韵谜、机趣如江湖谜,还是柯国臻之自然、郑百川之华赡、钱燕林之洒脱、周问萍之清奇、马啸天之俊逸,他都能兼收并蓄,脱化生新,使之五彩斑斓,蔚成大观。此由其字谜及离合体词汇谜便可管窥之。字谜作如“宽心和衣卧其中”射“蓑”、“残叶翻飞落笔端”射“毡”、“动员大厂带小厂”射“硕”、“医院盖起三层楼”射“直”、“大哥衣上少个扣”射“祝”等,其中使“中”字卧而作“?”,让“叶”字残破后飞起作“占”,以“硕”字上部两横两撇作大“厂”与小“厂”,将“直”字头部“十”看作医院标志,视“礻”与“衤”所差之“、”为钮扣,均属描绘逼真,刻画生动,迁想妙得而新意百出者。又如其运用离合手法之谜:“合作改编原著”射北京名胜“白塔”,将“合”字与“着”字改编;“几多变迁,古风犹存”射少数民族“独龙”,将古写的“风”(風)字内外播迁,再拼合以“犹”字;“儿女交往兄妹称,一来二去心生情”射调味品“味精”,上句从“兄、妹”中离去“儿、女”,下句以“来”离“一”,以“情”离“心(忄)”;“改站姿变搂态如胶似漆”射杂志名“粘接”,糅合“站”字与“搂”字,使之如胶似漆,皆堪称揉直使曲,离形得似,巧不可阶而戛戛独造者。此外,他又新创一种“拼音连字”谜,如以“门前巧遇成方圆”射“O喔”,以“一生在世忙不休”射“LU碌”,以“义兵之变在桥头”射“Ⅺ淅”,以“山区而今变了样”射“XUE血”,以“散文集《我心依然》”射“xi熄”等,虽还存在着某些方面的不足(如大都未能使韵母字母小写化),但毕竟筚路蓝缕,发轫艰难,其创新之精神、开拓之勇气,是应该充分肯定并鼓励之的。
  武骝是中国音乐家协会的会员。他1979年起学习谱曲作词,至今已创作有近千首音乐作品,故有人称赞他“只道君是打虎将,岂知乐坛更辉煌”。然而武骝作曲始终不忘制谜,谜作中也较多地介入了歌曲。比如他的“长大后我就成了你”射成语“经师人师”、“河山只在我梦萦,祖国已多年未亲近”射成语二“正中下怀、义无反顾”、“横平竖直,堂堂正正,做人也像它”射建筑名词“品字形结构”、“终生无改共和愿”射《常回家看看》中句“一辈子不容易,就图个团团圆圆”等,或面或底,悉以歌词出之,表现了一位音乐家兼谜家浓烈的艺术情怀,以及二者间精湛高超、令人叫绝的技巧。
  综观武骝之谜,所作取材甚广,风格也不拘一隅,婉约、豪放,通俗、典雅,穷形尽相,无所不备;似杂花酿蜜,自成滋味;合金铸剑,别有锋芒。所以然者何,盖“如行云流水,初无定质,但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所不可不止”(苏轼《答谢民师书》)耳!
  武骝著有谜作自选集《虎须一绺》(新疆青少年出版社1994年出版),并与崔月明合作编着有《中国成语灯谜大典》(学苑出版社2002年出版)。

网友评论

更多

友情链接

闽ICP备13010859号
Copyright © dengmi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灯谜文化网 版权所有
Email:963694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