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所有
佳谜不能掉成色,因为它是金虎奖
发表日期:2022-3-11 18:34:45 阅读人数:2添加收藏

惯例,先声明。这一段很重要,请读者千万不要忽略过去。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对谜不对人,绝无丝毫的对评委和作者的不尊重。本文对获奖谜作的吐槽,并不代表我对获奖作者的整体认可度,这些作者的其他谜作,我可能很喜欢。

说来惭愧,作为金虎奖的开创元老之一,不看金虎奖很多年了。然而,我对它的感情,一直没变。

今年发布的的金虎奖,是2020、2021两年的评选结果,由于疫情,公布时间耽误了一年。评选结果首发在灯谜文化网,我刚好第一时间看到了。

说实话,我有心理准备,料到会看见几个让自己辣眼睛、让自己堵心的灯谜。

看谜的好坏,各花入各眼,确实见仁见智。所以,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万万没想到,金虎奖的重中之重,代表谜圈近两年最高水平的佳作,却有一大半让我大失所望、大跌眼镜。

我真希望,这只是我的错觉、幻觉,这只是我格格不入的偏见。

为了验证这一点,我决定把细读这些灯谜的感受说出来,期待谜圈比我高明的有识之士,指出我的偏执之处。千恩万谢。

当然,也是惯例,事先提醒一下:以下灯谜有可能引起和我佳谜观相似的人的不适,对灯谜的点评有可能引起该谜作者的不适,请谨慎选择阅读与否。



北有张鲁,西有刘备,一踞一处,天下难安(海产品)三文鱼

 

这个谜起码有一处硬伤,和一处不完美。

硬伤是方位法“北有张鲁”扣“鱼”,“西有刘备”扣“文”,两个“有”字、一个“张”字,搁在中间,无论怎么解释也不能圆融,所以注释里干脆就不解释,直接告诉你结果,相当于单方面宣布成立。

不完美的地方是拆字失序。按谜面拆字顺序给出的答案,是“鱼文三”,失序挺严重。当然,按字序拆字,不是灯谜成立的必要条件,但对于重量级的佳谜,那必须要有严格的追求。

这个不甚理想的拆字,偏偏排在第一位,开局就拉胯啊。

写拆字,其实跟写会意一样,也是写本意与别解的双关语,只不过会意是在谜面谜底同时写,而拆字只是在谜面写。

我们要把谜面本意和拆字别解都写得通顺自然,其中任何一方写砸了,都不能算优秀、拔尖的作品。

下面几条,刚读谜面本意,都还不错,但一琢磨拆字别解,就歪楼了。

 

备宽仁大量,亮智谋过人(成语二)一日千里、略知一二

 

拆字失序就不用说了,整这么长的底基本都跑不了。

这谜最大的槽点是,交代字形变化的提示词,要么不够,要么不给力。

“宽”当作变形提示词,还过得去。不过一个提示词,它只能管它前面或它后面的字串,是无法前后兼顾的,这个逻辑很好理解。“宽”字管了前面的“备”,就管不了后面的“仁大量”,反之亦然,而“备”和“仁大量”,在谜底都是被拆得稀碎的,特别是“量”字,拆成了“一口一里”,还散落各处。回过来看提示词,仅仅一个“宽”字,并且不一定能负责(“备”也需要它),真是太难了!

“亮”只能当加法提示词,它没有提示变形的意思,偏偏它负责的“智”在谜底是拆散的,还隔得老远。

“谋”字,没用,用也最多属于加法提示词,同样提示不了变形。

“过”字,当减法提示词,提示“大”减掉“人”,相当地无力。

 

拉萨城边时停留,留下足迹一串串(山西名胜)菩提寺

 

这个谜有两处变形,一处是“拉”,一处是“时”。

在我看来,“时”虽然“日”和“寸”分开了,还一高一低,但顺序没变,靠得还很近,属于小幅度变形,可以无提示。而“拉”,前后掉个位置,变成“立扌”,变形程度较大,必须要有紧跟的、明确的变形提示词,而谜面唯一可以勉强提示的“串串”,不仅离“拉”很远,其“变形”的意思也偏弱。

 

云长一生仗义,留名后人传扬(3字科研机构名)天文台

 

这个谜“云”在谜底变形成“二厶”,看注释是用“传扬”来提示变形。同样,离得太远,而且“传扬”哪有这样的功能,背不了这个锅。难道传着传着,把字形都传变了?

 

婉约、豪放(4字关系描述)宛如一家

 

同样是变形提示词表达不够精确,“约”与“放”,都没有“变形”的清晰义项。

 

上述拆字的问题可以归结为两种:1.无示离合(缺提示词);2.离合提示不当(提示词不准确)。

尽管在网上,有很多玩谜的人,不在乎无示离合和离合提示不当,做出大量这样的拆字谜,很多还挤进了佳谜榜。

所谓存在就是合理,暂时存在就是暂时合理,我们确实不能一棍子打死,直接宣判它不成立,但是,在重量级评佳时,不能无视、纵容乃至鼓励这种情况。

这应该是底线。这个底线如果没守住,那零提示、瞎提示,不讲武德,暴力拆迁,会愈演愈烈,拆字之乱,将乱到你怀疑人生。

上面几个拆字谜,还只是别解没写好,而下面这个,则是两头都翻车。

 

勾践心谋破吴,夫差疏怠终亡(国家级非遗)二人台

 

假如我当评委,这个谜扣合还没看,光看谜面就会毙掉的,活不过第一集。

原因就是谜面的“疏怠终亡”,是典型的“谜人语言”。

很多刚学灯谜的小白,不知道“谜人语言”是什么意思,甚至觉得,既然是谜人,不就该写“谜人语言”嘛。

现在刚好有这个例子,可以科普一下。

所谓谜人语言,是专门针对写本意而言的,它不是指灯谜人该写的语言,而是只有灯谜人才会写出的语言,换成任何人,都不可能写出那样的句子。

你想想,谁会把“疏”“怠”“终”“亡”这四个字放一起,凑成一句话?

谜人语言,就是谜人为了拆字,硬凑出的似通不通、别扭拧巴的语句,让人读了头皮发麻、冷汗直冒、尴尬癌发作,恨不得抠出三室一厅。

而谜人写本意该写的语言,其实跟写文章一样,有个最起码的标准,那就是好好说话。

这个谜,不仅谜面看不下去,别解也令人抓狂。“践”字,“差”字,要怎么解释?就算你用上十级的古汉语知识,也是无比的牵强附会。

 

未出笋前先有节,纵凌云处尚虚心(5字湖南景区出行时间安排语,首字少笔)七月去君山

 

这个谜同样有失序严重、拆法凌乱的毛病,然而最让我受不了还不是这些,而是谜面改联这个骚操作。

虽然只是一副名联改动一个字,“土”换成“笋”,看似没啥两样,其实有天壤之别。

人家这副对联是有寓意的。未出土,暗指人还没从底层火出圈。土,就代表这个底层,对应着高处的“云”。换成“未出笋”,意境全没了,好比一道美味,被抽去了灵魂,夺笋啊!

 

相约山水中,同来梁溪居(国家级非遗)湘剧

 

这个谜用了特殊的包含法。

我一直觉得,包含法是一种很有趣、很巧妙的手法,但运用不当,分分钟会跑偏。

包含法不宜和其他手法混用于一谜;包含法提取的字素,应该是包含提示词之前或之后的全部字串的共有字形。这个谜,显然都没做到。

 

逐鹿鏖战争天下,壮士出征心无虑,追梦前行终凯旋(谜界奖项名)金虎奖

 

这个谜的“战”字,一看就是闲字,但注释中说,“战”取“搏斗、争斗”之意,然后当抱合词。

我的天,拆字都任性到这个新高度了!咋还能“战”出一个字形?这是我无论如何都要反对的,生硬到离谱,不接受反驳。

纵观榜中的拆字谜,除了“一大二大”“赏月”等两三个可读之外,几乎没有一个,让我感觉,可以理直气壮地呆在上面。



看完闹心的拆字,我们再来瞅瞅会意。

应该说,榜中的会意谜,相对要争气得多。

我还是读到了不少心仪的作品,比如“分分钟的事”“美体现在才学”“动次打次”“八佰伴旗下”“张伟大老师”“去世卫组织”“牛一定律”“下一波三折”等。

不过,问题谜作更多。集中体现在下面五点。


一、底材延伸不合理。

 

“蔡瑁设计害君,城外东南北门皆有军马把守,唯西门可走,公宜速逃。”(上市公司连复工复产程序)伊之密·报备

 

报备的意思是指出于规避风险或先入为主的考虑,进行一系列的上报和备案。前面一般跟需要报备的具体项目,几乎不可能直接跟一个公司名。

 

笔下才百字,胸中已千言(网络直播平台连主播动作,2+2·卷帘格)快手、比心

 

比心是人做出的举动,前面不可能跟一个直播平台的名称。

 

二、底材集锦的熟悉度不匹配。

 

“部曲精仍锐,匈奴气不骄”(党史人别名二,2+2)伍豪、胡服

 

伍豪是周恩来的曾用名,知名度很高。胡服查了百度,才知道刘少奇用过,但应该是短期内临时使用,没有多少知名度,就连百度百科介绍刘少奇,也没有提及这个别名。

 

“上曰:昨赐肉,不待诏”(4字成语三·卷帘格)去就之分、落落大方、东道主人

 

三个谜底中,落落大方十分熟悉,去就之分很偏僻,东道主人虽然是熟词,但它也算成语这点,还是偏僻的。

 

有些谜友可能会说,集锦谜底又没有规定必须都是熟悉的,说得没错,但我们现在是在评判顶级佳谜,这些细节当然也要考虑的。

 

三、用格别解不通顺。

 

成语三卷帘这个谜,还有个问题,就是卷之后的语意,还是不顺,不像“快手比心”那样。

灯谜用格,现在比较流行的是卷帘和谐音,这两种一定要做到别解后语意特别顺溜,否则,没有什么妙处可言。

 

四、典故谜谜面碎片化、空洞化。

 

“常留守,希见上,益疏。”(中国跆拳道运动员连赛况,2+2)王冷·落后

“昨日酒中,已与你慢药服了”(《史记·陈涉世家》句)李归等死

 

还有成语三那条。

经典的典故谜,那是一看谜面就知道说谁,有什么事,比如“桃花潭水深千尺(无与伦比)”“吾不如子房(自我感觉良好)”,而这种随便在故纸堆里截取一段,掐头去尾,没有上下文,迷迷糊糊,根本不知道说啥的谜面,发表都不宜多发,更不用说评为上乘之作了。

 

五、大多数谜面、谜底,过于偏僻。

 

“修行千日,能内见五藏,外集外神”(清小说批评家姓字连名,共5字)张自得道深

“烂银堆满卧龙冈”(食品商标二)时兴隆、中雪

 

这两个谜,谜法都没问题,遗憾的是,面底都比较偏僻,只是第二个谜面,相对好理解一些。

再看前面提及的会意谜,很多也都存在这个问题。

在我的感觉中,谜材一旦偏僻,别解立马无趣。原因我前面的文章里多次提到,不妨再说一次。

别解为什么有趣?它是建立在这么一个类似于抖包袱的原理上的。

谜底有众所周知的一个本意,相当于包袱的铺垫,别解突然拐到另一个意思,抖出包袱,让人觉得我这么熟知的文字,居然还有别的理解可能,趣味油然而生。而本意不熟知的情况下,这种趣味荡然无存。

谜面选择偏僻的成句,相当于我们抖包袱时,故意让谜底别解意的表达,变得晦涩难懂,这同样会让趣味大打折扣。

我们写灯谜,为什么喜欢用成句?其实这跟写文章喜欢引用成语或诗词,道理差不多,本来无可非议。但谁见过,写文章一个劲地引用偏僻的成语、诗词和古文句?这样的文风,肯定是不能提倡的。所以,写灯谜,当然可以引用成句,但一定要大家熟悉常见的。


 


想当初,我跟几位老师,牵头发起金虎奖,那初心可是为了选出足以流传千古的灯谜啊,那是奔着“灯谜圈奥斯卡”去的。可现在,在我眼里,“灯谜圈奥斯卡”似乎已经沦落成“拼多多打折卡”,让人痛心。

我们拼命地把这么多,看都不想看或看完就忘了的灯谜,用一再打折的佳谜标准,拔高到天花板的级别,鼓励谜人多创作,催生出无数含金量不足的山寨佳谜。这样,真的好吗?这样的灯谜圈,真的有前途吗?

我多希望这只是我的多虑,但常识告诉我,这绝不是多虑。

任何艺术,不能流传就必将走向死亡,更别说灯谜这种弱势艺术、这种必须牢牢扎根于民间才能发展的艺术。

早年的谜圈,还有不少探讨佳谜成色的文章,还有几个质疑佳谜真假的声音,而现在,金虎奖一公布,大家几乎静默,谜群里最多也就几声礼貌性的祝贺。我们原来那种一心为谜、不避嫌疑,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勇气和风气,哪里去了?

不知道坚持读完这篇文章的谜友们,您有什么感想?欢迎留言,更期待您指出我的短识之处。再次感激!

 (文:郭少敏)


链接:第八届、第九届“金虎奖”获奖名单http://dengmicn.com/news/3221.html

网友评论

更多

友情链接

闽ICP备13010859号
Copyright © dengmi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灯谜文化网 版权所有
Email:963694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