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所有
百家争鸣:当今灯谜的偏与僻
发表日期:2018-7-18 15:00:42 阅读人数:13添加收藏

重蹈覆辙——当今灯谜创作取材的误区
郭少敏
  谜史学家一般认为,清末是灯谜发展的一个复兴时期。
  当时的饱学之士大量利用他们烂熟于胸的典籍文句做谜。
  对于把四书五经当必修课的古人来说,这些文句自然不是生僻的。
  于是他们玩得不亦乐乎。
  玩到最后,玩不动了,就造各种奇葩谜格。
  谜格名目繁多,成百种,无所不用其极。但大多造作不堪,没有生命力。
  这些数量不菲的谜作,看似高雅,今天读来却毫无意思。
  原因很多,但最根本的却是取材对今天的读者来说都过于偏僻。
  今天,四书五经们是选修课。
  所以,清代谜家用心极深的谜作大多躺在无人问津的灯谜古籍里,没有多少被人们记住。
  他们自己把路走死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现在的灯谜创作,也开始不在乎偏僻了。
  越来越多的命题创作赛,海量不为大众熟悉的词汇被当作谜底。
  为数不少的网络杯赛谜,利用网络搜来的偏僻成句做谜面,利用网络搜来的偏僻素材做谜底。
  做不动了就上“卷帘”。
  这是不是很像清末?
  灯谜发展的古今两个关键时段,除了别解技巧确实在进步,取材的态势本质上趋同。
  一旦脱离网络,今天的许多谜作就陷入谜面生僻或面底都生僻的尴尬和无趣。
  参加网赛的人觉得没什么,借助度娘们猜到谜底也很开心。
  一般的大众读者却觉得好无聊。
  就好比“清人读清谜”和“今人读清谜”。
  我们再把历史往前推,找一找灯谜的初心。
  为什么要有谜?
  谜就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东西不明说,藏起来让你猜,这样才显得好玩。
  好比小孩捉迷藏,看似很明显的位置能藏得让别人一时找不到,才叫高明。
  你要是直接跑回家,别人都不知道你家在哪里,那还有啥意思?
  南朝的刘勰在《文心雕龙》里说谜“辞欲隐而显”,这个“显”字很关键。
  灯谜欲隐还显、似藏实露,正是它不朽的魅力。
  猜谜人经常说揭底后“恍然大悟”,就是因为这个谜底他本来完全知道。
  做节目,灯谜比“汉听”更有潜力。
  因为灯谜的答案可以持续地“耳熟能详”,而“汉听”玩到后面只能玩偏僻字。
  灯谜创新,首重思路的创新,其次是写法、取材的创新。
  取材的创新必须以大众熟悉常见为前提。
  有的谜友说,灯谜可猜可赏,偏僻谜也有好谜,属于可赏型。
  这是误解。
  偏僻谜并非不可猜,因为有搜索神器。
  你看网络杯赛上那些谜,再偏也有人猜中。
  偏僻谜就算可猜也不可赏。
  真正的可赏谜,是思路清奇让人一时想不到,看谜底居然如此熟悉,有种失之交臂的感觉。
  所以,取材偏僻,是制谜大忌。
  我们不反对命题,但反对选用偏僻的词汇。
  我们不反对成句,但反对偏僻的成句入谜。
  我们不反对造底,但反对拿偏僻的底材造。
  拿大部分人不知道的东西做谜,是“反灯谜”的。

灯谜“唯群众论”就是耍流氓
越南天牛
  首先要说明,我对老鹰个人没有任何意见,而且很尊重他对灯谜的执着。
  其次,老鹰的不少看法我也很认同,比如,“灯谜创新,首重思路的创新,其次是写法、取材的创新。”“真正的可赏谜,是思路清奇让人一时想不到,看谜底居然如此熟悉,有种失之交臂的感觉。”
  但是,对于老鹰今天在其个人公众号发表的《重蹈覆辙——当今灯谜创作取材的误区》一文中的部分观点,实在是无法完全赞同。
  老鹰说:“取材的创新必须以大众熟悉常见为前提。”
  这句话本来没有问题的,但是,老鹰忽略了“大众”和“熟悉”这两个词的外延。
  当我们面对普通群众进行展猜的时候,“大众”和“熟悉”的外延是其本来的外延。但是,当我们面对的是“华清杯”或“风云杯”的参赛者时,这个时候的“大众”其实就只是这参赛的几百号人而已,“熟悉”与否也只是针对这几百号人来说的。
  谜界有不少人喜欢拿大众说事,但是不加区分不分青红皂白地将“大众”扩大化,并且上纲上线,也是对灯谜的一种伤害。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唯群众论”是现在谜界最严重的一种错误思想!
  曾见过不少谜界前辈不止一次地批评:某某谜赛连一条适合群众展猜的谜都没有,某某谜刊找不出几条适合群众展猜的谜!说的时候一个个眉头紧锁、义愤填膺,仿佛长此以往,“谜将不谜”了。
  但我想说的是,你要找的出来那才是奇怪了!这些谜赛的谜本来就不是给普通群众展猜用的,这些谜刊的主要读者群也不是普通群众。你非要拿群众标准来做评判,怪谁?
  如果还是拿针对普通群众展猜的标准来框两个杯赛的谜,就好比是拿普通球迷的水平去批评贝克汉姆、罗纳尔多:“这不是瞎踢吗,老百姓哪里踢的出香蕉球啊?”又好比是中学物理勉强考个及格的人去批评爱因斯坦、霍金:“你们这研究的啥破理论啊,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