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所有
【二十四谜品】清奇第十二(顽石斋)
发表日期:2015-12-22 9:19:21 阅读人数:343添加收藏

  别出机杼,自成一家。妙悟天来,域外琼葩。
  苍松怪石,老树寒鸦。石溪板桥,青藤苦瓜。
  或开风气,或堪惊嗟。匠心咫尺,胸臆无涯。

  谢会心先生《评注灯虎辨类》中说:“制谜有法门,犹作文之有题法”。所谓法门,谜界早有定规,无非会意离合象形谐声别解断读拢意反扣问答等诸般技巧,柯国臻先生更著《灯谜法门100种》,详加解说。但有谜人不甘心为其所缚,不法常可,鼎新革故,引新方法、新思路、新要素入谜,标新理于南宗北派之表,立异义于众贤诸法之外,不违谜理,却见巧思,令人啧啧称奇,卓然自成一家。

  1
  几笔丹青几瓣雪(电脑用语)486
  作者:吴波(虫子)
  注释
  “几笔丹青”,解释为“问‘丹’、‘青’二字各有几笔?”答曰:4笔、8笔。“几瓣雪”,解释为“问雪花共有几瓣?”答曰:6瓣。故谜底为:486。
  评析
  中国画讲究“有生于无”、“虚实相生”。譬如画雪,常用大片留白,数笔勾出寒林村舍,淡墨渲染远山深谷;或以笔蘸白粉,弹雪入画,抖出好雪片片,裹成银装。虫子以此画境为面,信手挥出几笔丹青,无画处皆成妙境;随风吹来几瓣雪花,细微处观照精神。而一旦以之扣合入谜,却画风陡变,改以奇巧立格,清丽的叙述变成冷峻的设问,统一的整句变成分扣的两翼,艺术的美感变成数学的理性。纯就技法而言,问答法乃常规谜法,笔画法亦早有先例,如“工作计划”射“三七”,两段分扣也不新鲜,但虫子将上述谜法加以结合,辅之以奇兀的构思、精巧的机关、如画的谜面,尽得趣味,转成新鲜。

  2
  “薄雨掠尘时点点”(张惠妹歌曲)《54321》
  作者:吴波(虫子)
  注释
  谜面出自宋·张耒《休日不出闻西池游人之盛》。面句中“点点”别解为“点一下有几个点”。对此前“薄雨掠尘时”五字进行“点点”,“薄”字中有5个点,其余四字分别有4、3、2、1个点。得出谜底54321。
  评析
  灯谜是文字游戏,数学是数字游戏,两者似乎风马牛不相及。但两者也有相同点,那就是美。我曾说过,灯谜之美有三重境界,智慧之美、文学之美、感悟之美。而数学更是一门充满了美学元素的学问。虫子这条谜,就是一条兼具数学美和灯谜美的佳作。其美有三。一是奇异美。数学家徐利治教授说:“奇异是一种美,奇异到极度更是一种美。”此谜以计数布机关,以“点点”来破题,以成句做伪装,以曲目为障眼,所有技巧,无一不巧到极致、妙到颠毫、奇到匪夷所思,也因此美到令人惊叹。二是简洁美。爱因斯坦说:“美在本质上终究是简单性。”此谜择成句为面,七字面,五字底,谜面字字有用,无一闲字废字荒字错字哑字;扣合针针见血,扎出一滴两滴三滴四滴五滴,精炼如斯、天然如斯,当真是美不胜收。三是秩序美。法国谚语说:“秩序之美是所有美之最。”想到“点点”的扣法已经很难,找到成句更是难上加难,而最难得的,居然是成句中五字所含点数恰好是五四三二一的等差序列,和谐严整,充满节奏感和秩序感。这是功力、是天赋,更是运气,或许干脆是数学之神送给虫子、送给我们、送给灯谜的一份珍贵礼物。这样的谜,当然是前无古人,我想也一定会后无来者。

  3
  “几声悲雁落云中”(五笔字)立
  作者:吴波(虫子)
  注释
  谜面出自秦观《秋兴九首其八拟杜牧之》。“几声”别解为“音调的第几声”。“悲”是第一声,“—”;“雁”和“落”是第四声,“\”;“云”是第二声“∕”;“中”是第一声“—”。—+\+\+∕+—=立。
  评析
  如果《谜品》的每一章都推举一位代表人物,我想典雅应该是秋雨,天然是冬妮娅,劲健是星汉,轻灵是微风,洗练是周郎,工稳是天涯,浅近是名嘴,婉约是闲云……而清奇一章,虫子绝对是不二人选。他似乎有着无穷的创新能量,特别是在成谜手法上,总能发前人未发之覆,匠心独运,妙手成春。更有甚者,虫子还极善于在原有的创新基础上再做创新,而常常能翻新入妙,青胜于蓝。譬如,他做出“几笔丹青几瓣雪”“薄雨掠尘时点点”之后,一时间谜坛“几笔”“数点”几近泛滥,却均未能出其窠臼。偏虫子自己还能加以变化,又做出“‘几日春愁无意绪’(5字联通用语)10011”这样的好谜。又如以“几声”入谜,虽有looner的“‘几声清淅沥’(电信名词)114”和赵轲的“风几声,雁几声,马蹄声声又声声(乘法口诀)一四得四”在前,虫子偏还能不畏其难,居然能在四声的写法上做足文章,生生地把“立”字拆成五个声调,又找出成句加以扣合。你以为这已经是极致了吧,他偏还能再做出一条“‘酒作蓬蓬入脑声’(离合音2)ˇˋˊˊˋˇ”来。虫子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用崭新的坐标,刷新着我们对他认知和景仰的高度,恰如刘鹗笔下的白妞,“于那极高的地方,尚能回环转折”,“愈翻愈险,愈险愈奇”。严羽的《沧浪诗话》云:“夫诗有别才,非关书也;诗有别趣,非关理也。”诗如此,虫子的谜不也如此么?

  4
  “与子水边期”(符号冠名称)约等于≈
  作者:庄云(闲云)
  注释
  谜面出自南唐·李中《寄刘钧秀才》:“会须明月夜,与子水边期。”谜底中的“≈”象形为水波,别解为“相约等在波光荡漾的水边”。
  评析
  “约等于”是一个数学符号,也是一个谜人格外钟情的词。因为“约”“等”都是易于别解的字,也是诗词里常见的意象,看到这个词,很容易想到“待月西厢下”“人约黄昏后”“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等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谜人以此为底,早已做过了数十上百条谜,而闲云竟能从陈言中看出新意,将象形嵌入会意之中,在传统谜法之基础上创新出全新的谜体。《文心雕龙》云:“设文之体有常,变文之数无方”。沿用传统的拢意扣法,因袭常用的“约等于”别解,踏着前人踩出的道路而行,这便是“名理有常,体必资于故实”;拈一个“≈”劈空掷来,如清风乍起吹皱春水,如灵丹一粒点铁成金,这便是“通变无方,数必酌于新声”。而这般混搭,却并未生出不协调之感,诗句“与子水边期”的等待与未知、形象“≈”的荡漾与朦胧,数学符号“约等于”的模糊和不确定,在意境上形成了完美的统一。

  5
  野草、边关(成语)茅塞顿开
  作者:高志明(老夜游神)
  注释
  野草者,“茅”也;边关者,“塞”也。“野草”和“边关”,中间用一个顿号隔开,即为“茅塞顿开”也。
  评析
  标点符号入谜虽不算新鲜,但大多以其象形入谜,而老夜此谜,却以顿号为其魂,以“开”作其势,手法新颖别致、思路出人意料,而木屑竹头竟得其大用,虽是旁门手段,却是顶上功夫。关于此谜,有人称其为佳谜,有人称其为错谜。批评者直斥其“面不成文”,乃“出于扣谜需要而捏合到一起的,本身没有体现某种意境”;褒奖者虽赞誉有加,但也说“谜面由两个不相关的词组构成”,“显得简单而怪诞。”对此,我曰不然。野草、边关,虽然只是两个名词,却都是边塞诗中极常见的意象,中唐诗人戴叔伦曾作《调笑令·边草》,“边草,边草,边草尽来兵老。”所谓“边草”,就是边关的野草。所以,野草与边关,绝非不相关,亦非无意境,二词并列,读者于其中可以看见“大漠穷秋塞草腓”的荒寒肃杀,可以听到“北风卷地白草折”的怒吼呼啸,可以感受“霜天秋晓,正紫塞古垒,黄云衰草”的萧瑟寂寥,可以体会“故关衰草遍,离别自堪悲”的凄苦悲凉,而这些沉重的情绪,突然间却被轻轻“顿”开,化成别般趣味。品谜至此,读者定当会心一笑,而复又击节三叹。

  6
  “忽如一夜春风来”(三字股票用语)N华发
  作者:裔胜东(乐寅)
  注释
  谜面出自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谜底是2004年曾出现过的的一支股票名,本名为“华发股份”,上市当日被叫做“N华发”。“N”别解为“许多”,“华”别解为“花”,“发”是“开放”的意思,谜底别解为“许多花开了”。
  评析
  我们常常用“N”来表示“许多”的意思。细考其根源,有说“N”是英文“numerous”的首字母,于是用“N”来表示极限、无穷,并逐渐演化至此。记得初读《围城》,看到高松年的一句话:“少不得又把细胞和有机体的关系作第N次的阐明”。对彼时正在读大学的我来说,“第N次”是一句常用的流行语,以为中英混用,十分时尚洋派新潮,不料突然在解放前的小说中读到,不禁有一种时空倒错的感受。如今又在乐寅先生的谜中看到这个“N”字,自然感觉既亲切且新鲜。“N”附在股票名前面,乃表示为第一天上市交易的新股,换言之,“N华发”这个股票名也就仅仅存在过一天。乐寅先生居然就抓住了这稍纵即逝的机遇和灵感,以四两拨千斤的手段凿成此谜,用一个字母“N”表现出“千树万树”的胜景,想象大胆奇谲,思路不拘常理,表达精炼传神,虽是中西合璧,却非不伦不类,思来想去,竟无字可易,“惊心动魄,可谓一字千金。”
  附
  “立马长城一世雄”(探骊)元素Nb
  作者:吴波(虫子)
  注释
  谜面出自康有为题袁督师庙诗。袁崇焕,字元素。Nb,铌(Nb,Niobium),一种化学元素,原子序数41。别解为网络用语,表示很厉害、很牛的意思。谜底别解为“袁崇焕(元素)很牛!”
  评析
  读明史,最令我感慨和唏嘘的人物是袁崇焕。如果让我用两个字概括袁崇焕,那就是“英雄”;如果用四个字,则是“悲剧英雄”。金庸在《袁崇焕评传》中说,“袁崇焕却是真正的英雄,大才豪气,笼盖当世,即使他的缺点,也是英雄式的惊世骇俗。他比小说中虚构的英雄人物,有更多的英雄气概。”斯论深得我心。袁崇焕字“元素”,这个字因其与现代化学的关联,几乎是送给谜人的一个天然别解思路。谜人也不辜负这一厚礼,以此为素材的谜有十数条之多。而虫子又一次展现了他裁古调发新声的特殊功力,在门捷列夫的元素周期表里找到了一个“Nb”。“元素”与“Nb”连在一起,不但中英合璧,而且古今混搭,却机缘巧合地产生出独特的化学效应,绽放出异样的光彩。“记游山海关凭吊,立马长城一世雄。”这一声“Nb”,可不是工体主场国安球迷的京骂,而是作者对英雄发自内心的崇敬与仰慕,是读一卷史、流两行泪、浮三大白后,脱口而出的最高级别的赞美。

  7
  织乌(佛具冠量)一串念珠
  作者:闻春桂(文木)
  注释
  谜面“织乌”为太阳的别称。因太阳每日东升西落,如织梭之往来,故称。“织乌”二字念做“zhī”“wū”,串起来连着念就是“zhū”(“织乌珠”)。谜底别解为“一串起来就念‘珠’”。
  评析
  评这条谜之前,先说说两个灯谜的知识。一是“一串念珠法”。这是灯谜技法的一种,更通俗的说法是“集锦法”,“多以运典措词布面,谜底则选择同一谜目三个以上的词组成,一经组合,融成一体,前后呼应,脉络贯通。”二是“离合音字”。这是继离合字之后谜人发明的一种谜目,即将汉字循字音拆为“声母字”和“韵母字”,并与本字连缀后扣合谜底,如“师恩深”“妻要俏”“歌舞鼓”等。文木先生此谜,以“一串念珠”为谜底,以“离合音字”为技法,施千钧之力于“念”字之上,将“珠”变为“织乌”,复求诸“一串”,又买椟还“珠”归来。因谜成谜,以谜写谜,不谜而谜,谜中有谜,看似信手拈来,实则费尽心思,令人眼魂俱新、神味俱厚。闻先生用这条谜告诉我们,灯谜是一门在传统基础上不断发展的艺术,无论后起新秀还是饱学硕师,都切莫抱残守缺、胶柱鼓瑟,不妨在创新上多下点功夫。

  8
  浩浩黄河怒吼声(医学新词)H5N1
  作者:郝向阳(名嘴)
  注释
  谜面的“声”别解为“声母”,“浩浩黄河怒吼”六个字的“声母”,分别是H、H、H、H、N、H,也就是5个H,1个N。所以谜底是“H5N1”。
  评析
  汉字是形、音、义的统一体。灯谜是一种以汉字为载体的游戏与艺术形式,会意与离合两大法门在汉字的“义”和“形”上做足了文章,相比而言对汉字的“音”着力不多。以音入谜,有谐声法与象声法诸种,前者如“声声鼓乐起西东(字一)胡”,后者如“误是惊鸦叫两声(猜电影目一)丫丫”。又常见提音法,往往作为双扣或多扣的一部分,如“读书声”“闻鸡鸣”等等。而近年网络谜坛比较流行一种“声韵法”,以面中“声”“韵”等字,取汉字的“声母”“韵母”入谜。名嘴此谜就是其中最有代表性、最为出众的一则。所以出众者有三:其一在于辨声之巧。以一个“声”字罩住谜面,七字面竟取出六个声母,不但有过人胆识,而且有惊人手段。其二在于计数之巧。六个汉字、六个声母,却不简单罗列,而以5、1之数分计,得出四字谜底,手法奇绝,别绕趣味。其三在于拟面之巧。面为北派独脚虎,虽然七字中有五字为H开头,但仍能做到平仄和谐,音韵铿锵,更写出了奔腾呼啸的黄河气势之磅礴、场景之雄阔、旋律之壮美,读之仿佛置身于北京音乐厅,听国家交响乐团演奏《黄河大合唱》,当“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的轮唱响起,当“怒吼吧,黄河”的朗诵推出,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仿佛又重现在耳边,荡气回肠,催人泪下。

  9
  “念两处风情”(五字文章评论语)读上去平平
  作者:王磊(顽石斋)
  注释
  谜面出自柳永《卜算子·歇指调》。谜面别解为“念”出“两处风情”四个字。这四个字分别读为上声、去声、阳平、阴平,因此得出谜底“读上去平平”。
  评析(阿不)
  古汉语字音之声调存平声、上声、去声、入声四种,合称“四声”,概括古汉语字音高低、升降、长短之特点,闳远微妙,难以言宣。古人行文除传情达意外,更求音韵有序,朗朗上口。回看诗、词、曲、赋,其“四声”更如蛇灰蚓线,理脉自在其中,奈何今人多不知所以,通达谙练者更寥寥无几。此中奥妙,若非了然于胸、运掉自如,自是难成此谜。在泡泡的“114”和虫子的“立”之后,本以为以声调入谜的思路再难出新,可没想到石头竟能在其中另僻蹊径,以四声再次创新。谜底是文章评论语“读上去平平”,但是这条谜决不是平平。其谜奇思佳构,妙笔勾连,成句佳词入面但文不按古,匠心独妙。有的精彩,只能经历一次,有的思路,只能惊艳一次。谜面诗句作者“奉圣旨填词柳三变”本是佳人,“脉脉人千里。念两处风情,万重烟水”亦是佳句,“念两处风情”猜“读上去平平”更是佳谜。南北朝时,梁武帝曾经问周舍什么是“四声”,周舍回答那就是“天子圣哲”;这四字正好代表“平上去入”四个不同的声调。后来隋朝的陆法言著《切韵》,将四声标为“平上去入”。其实,“天子圣哲”、“平上去入”,用字不同,内涵一致。再看“念两处风情”之谜,更叹天机之妙!
  顽石斋注:我以前制谜曾用过一种方法,就是打开某位古人诗词集的网页,然后顺序往下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句子可以用来制谜。2005年赏秋杯前,我就用这种方法做了一条谜:记挂“卡努”形势,心系“海棠”灾区(柳永词一句)念两处风情,取当年的两个台风名入谜。这只是一条极为普通的谜。巧的是,做出这条谜后,我又想到了“读上去平平”这个思路,就顺手在还没关上的柳永词集网页中搜索“念”字打头的五字词句,不意竟又发现了“念两处风情”,赶忙读一读,居然正好是“上去平平”,一条有点意思的谜就这样诞生了。真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10
  上下齐心旧貌改(安全标志用语)EXIT
  作者:吴波(虫子)
  注释
  “上”字的下面为“一”,“齐”字的中心为“X”,“旧”字的面貌改造一下,可以变成“I”“E”“I”。组合起来即是“EXIT”。
  评析
  百年前,谜圣张起南先生曾作一谜“morning(字一)谭”,开英文入灯谜之先河。其后,英文入谜作品渐多,以会意法扣者有之,如“Not enough(《桃花源记》一句)不足为外人道也”;以象形法扣者有之,如”b(甬剧名)半把剪刀““两片量角器,一支丁字尺(农药名)DDT”;以拟音法扣者有之,如“为美女,我们拼了(英文单词)WOMEN”;以英文参与字形离合者亦有之,如“AOP(成语一)相依为命”。而以中文谜面通过增减离合扣出一个纯粹的英文单词,我识也浅,不知虫子这条“EXIT”谜是否为肇始之作。即便抛却创意不谈,此谜亦值得温酒一壶、细细品鉴:谜底虽洋装穿在身,扣合却依然中国心,出于意料之外,合于情理之中,此谜之趣味也;构思灵动轻巧,拟面干净质朴,不施脂粉却清俊入目,此谜之手段也;施移形幻影之术,转英文字符为中文笔画,挥斤运斧而不见斫痕,此谜之难度也。正所谓:“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

  12
  众皆出手,悉败于布(建筑材料冠数量)一块石头
  作者:李辉(一蓑烟雨)
  注释
  谜面中的“布”别解为“剪刀石头布”的“布”,“出手”别解为本意“伸出手(玩剪刀石头布)”。在游戏中,败给“布”的只能是“石头”。众人出手都败于布,当然出的都是石头。谜底“一块石头”别解为“大家一块出了石头”。请输入文字
  评析
  初读此面,以为说的是《三国》故事:吕布勇猛当世无匹,众将出战,尽皆不敌。但说的是哪回呢?是虎牢关三英战吕布?虽然以一敌三很了不起,但书中明明说吕布“大战多时,遮架不住”了呀。是濮阳城吕布独斗曹军六将?虽然以一敌六更是生猛,但吕布最后还是“遮拦不住,拨马回城”了呀。寻遍《三国演义》,竟找不到合面之典故。仔细再看,却原来是谜作者借“布”字使了个障眼法,所谓“吕布”云云,不过是读者一厢情愿的想象。虽然同是“出手”,虽然也分胜败,但此“布”并非彼“布”,不是武将拼生死,而是顽童做游戏,原以为铁马金戈、刀光剑影的轰轰烈烈,突然变成了天真烂漫、欢声笑语的热热闹闹,真个是攻其不备、出其不意、打他一个冷不防。面别解不是新方法,但引入“剪刀石头布”绝对是新思路!思路决定出路,格局决定结局。有这样新鲜的思路,再加上“出手”和“布”的漂亮别解,当然就有了这奇趣幻变的格局,有了“众皆出手,悉竖拇指”的结局。

  《二十四谜品》之正文会陆续在本公众号(微信号:stone7676)刊出,有兴趣者可点标题下方蓝字“顽石斋”订阅,或关长按下方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关注。

  【编者按】经过王磊先生授权,中华灯谜文化网将陆续推出王先生历经十年,用心品读的佳谜感悟——《二十四谜品》,敬请谜友们关注! 

 


“顽石斋”微信公众号

 

原文地址
【二十四谜品】婉约第十一

网友评论

更多

友情链接

闽ICP备13010859号
Copyright © dengmi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灯谜文化网 版权所有
Email:963694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