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所有
灯谜拉杂谈之—“看中华为白色”谜评读后感(东台尚华)
发表日期:2017-3-28 8:23:52 阅读人数:187添加收藏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6字购买手机语,含品牌连特征)
谜底:看中华为白色  
作者:邱国云

原谜评:
  注:面出毛泽东《沁园春·雪》词,底顿读为“看中华/为白色”。此谜曾获《文虎摘锦》2016年秋季虎头奖。
  ――其一,北国风光,这里特指北方大雪景象,诗人在讲气势,难道灯谜也去讲气势?毛主席在大西北(陕北。插一句,有领导人说陕西算“华北”,有领导人说甘肃也算“华北”)高原上看雪,可以用诗人想像,“望到”长城内外,大约是雪白的;但是全国(整个中华)都是大雪?
  我们小时候读到一首小诗,说中华之大:“大兴安岭,雪花飞舞;长江两岸,柳树发芽;海南岛上,鲜花盛开”,证明南北悬殊。现在,看到中华全部是白色的了?――不符合现实。
  大家天天看央视天气预报(号称不看央视的伪公知除外),有人还看过九十年代的卫星云图,但你看到过哪天全国都下雪的?你是不想把台湾包含进中国了(他们那冬天是下雨),还是不想要南海和南海诸岛了(他们三沙市也不见得年年有雪吧?)
  ――其二,中国人自古喜庆用色为“红色”“黄色”,不论过年、婚礼、寿礼,中国人讲究“红红火火”,娶媳妇嫁闺女就叫“红事”(我是中原汉人,这句话是以汉族主体说的,可能这句话会冒犯个别少数民族,对不起);后来“我党(中共)”模仿苏联红军名号,把“我军(中共军队)”号称“工农红军”;再后来,国共两党对峙时,分别以“红色”“白色”对举。再后来,国军被所谓“赤匪”赶跑,中共建国,国旗、国徽也是“红黄”两色。再后来文革前后,中国被外夷称为“红色中国”、“红祸(当然,也有黄祸,这就更早了,包括金元时期就有‘黄祸’一词了)”;再后来,这条谜就把原词句解释为“看中华/为/白色”了?
  ――放在文革时期,这条谜,绝对会被解释为“疯狂的歪曲、诅咒伟大祖国”,谜作者一定要被定为“现行反革命”,把这条“有问题的谜”选出来的《文虎摘锦》谜书杂志无疑都会受到牵连,主编、评委、其他供谜者、印刷工人、邮递员、杂志订户都会被迫交待涉案动机、罪行。(当然,文革时也不可能有什么灯谜杂志大规模“阴谋说中国是白色的”,原谅没有经历过文革的狂生我抖一下机灵。)
  ――其三,再说别解的谜底,“看中/华为/白色”。为了这么个底,谜目竟然用了13个字!!还不算一个逗号!!!这个底富有生活,但是有意思吗?
  可能得罪很多人,对不起了!

谜评读后感(东台尚华):
  有评如斯,读来感慨!怡然自得的一则谜作,评者从文革时代的角度和谜理方面作了深度的解读。这里不去探求评者的动机,就其说法,谈些读后感。最近江更生先生发在“微谜会”公众号里“谜诗”提及的那则“血手印”的灯谜史实,以及当年“扬子晚报”因为一则谜作而被取消灯谜栏目的事实,提醒我们在宣传、普及使用谜作时,确实是要注意灯谜所包含的方方面面的内容。顺应时代、正面向上!迎合而投其所好,省却不必要的麻烦。但是,白色恐怖、株连之过度描述而耸人听闻,在今天看来有点杯弓蛇影了。国人之公序良俗,红色和白色之对立,拉进来指责谜作的扣合,说得有点无厘头。“‘望到’长城内外,大约是雪白的;但是全国(整个中华)都是大雪?”评者用天气预报的“残酷”现实,断语“不符合现实。”想来有点感情说事。一则合乎谜理的谜作,评者却化身门外人来挑刺,按彼道理,那样的谜作倒吊了。“诗人在讲气势,难道灯谜也去讲气势?”谜作做多了,谜作之讲究各有所求,你不讲气势,也没权力让别人不去追求吧。(建议读下顽石斋《二十四谜品》)“谜目竟然用了13个字!!还不算一个逗号!!!”,谜目大异通常,造底谜作之软肋,斯谜毕现,说来大概只有如此。类斯谜之谜目,评者恐非第一次见识,有点失态了哈。“这个底富有生活,但是有意思吗?”,评者禅语,有点玄机,不敢妄作猜测。

  2016年“金虎奖”公示以来,指责、批评声音不断,一家之见自有一家之理,这样、那样都是无可厚非的,而过激的言语和举止是万万要不得的,也是于事无益的。最后借柴静在《看见》里的话:“每个轻松的笑容背后,都是一个曾经咬紧牙关的灵魂”。向曾经抓耳捞腮而今备受煎熬又不便坦陈已理的谜作者和含辛茹苦的组织者致敬。

 

原文地址

网友评论

更多

友情链接

闽ICP备13010859号
Copyright © dengmi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灯谜文化网 版权所有
Email:963694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