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所有
关于灯谜传统和网络的一点思考(青霜)
发表日期:2016-9-16 8:52:10 阅读人数:158添加收藏

  近日潮州晓风的一篇《也谈所谓传统和网络》,作为对《网络杯赛谜题与网络谜风转变》及《大陆谜坛的新时代之病》回应,我认为写得很好,也基本代表了我的观点,谜界关于传统与网络之争,近十年来就未消停过,倒有愈演愈烈之势,在这里我也禁不住想饶舌几句。
  一、传统和网络并不是对立的,而是一以贯之的,无法割裂的。但凡对立者,黑与白,阴与阳,善与恶,传统的对立面似乎为时尚、前卫或者反传统,似乎和网络没什么关系,除非你非要说网络就代表了时尚和前卫。依我看来网络只是一种载体,以前的灯谜写在元宵灯上,后来通过书籍报刊流传,现在通过网络传播,网络只是一种媒介、载体,所谓网络灯谜,其实是一个伪命题。网络的确是个好东西,正是有了网络,灯谜才能以前人不敢想像的速度进行传播。
  更可笑是“网络谜界”的概念,胡乱地给谜界贴标签。何谓网络谜界?如何区分所谓的传统谜界和网络谜界?哪些人属于传统谜界?哪些人属于网络谜界?相信提出这个说法的人自己也拎不清。现在传统的谜人,除了一些年纪比较大的,不玩网络的已经是凤毛麟角了,就连赵首成、吴楚鸿这些大师级的人物,也在网络上玩得风生水起;在网络上学习灯谜的人,也必然要学习传统的技法,而这些人中的佼佼者,也多半会被地方的谜协所吸收,从事民间灯谜的传播工作。所以传统谜界和网络谜界之说,实为无稽之谈。
  二、要以发展和历史的眼光看待灯谜的发展。任何文艺都是发展的,不是静止不动的。传统也可能是来自过去的创新,今日的创新也可能会成为未来的传统。历史上有这么一个特点,但凡有新事物出现,总是有一些守旧的人跳出来说三道四甚至横加阻拦。就连爱迪生如此伟大的发明家也不例外,当年特斯拉发明了交流电,爱迪生为了证明他的直流电更好,用交流电电死了猫狗甚至大象,试图向世人证明交流电的危险性,成为科学史上的一个闹剧。说到传统,中国人的着装传统是宽袖束腰的汉服,时至今日,我们的着装已经全盘西化,虽然有一些民间力量有提倡恢复汉服,但相信他们也不会穿着汉服去上班吧。这说明了传统的不可靠性。中国人的文化一向是以实用性为先,以儒家思想为主导的社会,也能接受来自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并加以改造,这也是另一明证。所以传统这个东西,并不一定就是一个一成不变的东西。
  中国古代诗歌的发展,从古诗的不注重格律到近体诗对格律的严格要求,再到长短句不再扣泥于句子字数的整齐,你说哪个才传统呢?如果古诗是传统,是不是就不应该有格律诗出现?格律诗是传统,是不是就不应该有长短句出现?又如流行歌曲,当年邓丽君的歌刚传入大陆便斥为靡靡之音,直接八十年代末,我还在报上看到有人将《跟着感觉走》归为黄色歌曲,现在看来是多么可笑。周杰伦的歌,也让我们这些出生的70年代的人感到排斥,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天王巨星。“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为什么灯谜出现一些新的创作手法,就要如此打击,甚至全盘否定呢?
  三、灯谜有自我纠偏的功能。其实放大来说,是文艺有自我纠偏的功能,灯谜属于文艺的一种,自然也天生具备这种功能。在这里我引入生物学的一个学说——进化稳定策略(ESS)进行分析。假定某种创作手法A特别受欢迎,于是谜界纷纷模仿,都采用A手法,A手法大红;不久之后,大家开始对A手法厌烦,在各类比赛中打分都不受待见,或者从理论上进行批判,于是大家逐渐转向B手法,于是B手法开始走红;但B手法也不可能长盛不衰,于是又可能转向C手法。不幸的是,灯谜的创作手法是有限的,不可能无休止的转换下去,终有一天,这几种手法就会达成某种平衡。前几年离合谜在谜赛中的兴盛和衰落就印证了这个道理,但在成句谜过份泛滥的今天,离合谜又开始有抬头的趋势。灯谜界和自然界是相通的,同样奉行优胜劣汰的规则。大浪淘沙,是真金总会被留下。
  根据晓风文章的归纳,当今诟病所谓网络谜的谜病主要有:“离合谜面不成文,字形拆解支离破碎;会意谜面底无关,扣合字素要靠注解;成句面多而自撰面少,文学功底逐步下降;造目造底千奇百怪,肆无忌惮割裂传统”,第一点“离合谜面不成文”倒是许多初学者的通病,但这和个人的文字功底有关,并非网络特有,我也见过不少一二十年谜龄的所谓传统谜人,因为水平有限,做的谜照样面不成文;第二点“会意谜面底无关”,我大胆猜测是他看不懂,因为会意谜面底无关根本不可能在谜坛存在;第三点“成句面多而自撰面少,文学功底逐步下降”,我更是不明白,我们的自撰面居然能写得比古人还好,自己撰的面反而才能体现出文学功底?至于第四点“造目造底千奇百怪,肆无忌惮割裂传统”,就是挥起大棒打人了。灯谜新的发展,如果不适合历史和潮流的要求,迟早会被历史淘汰;如果是落后陈旧的东西,硬想要扶植发展起来,也是注定要失败的。
  我本人也是从传统的谜棚学起的,接触网络偏迟。回顾我的心路历程,也是经过“传统——创新———反思创新——扬弃传统”一系列的变化。个体犹如此,况乎整个谜坛。
  四、大陆谜坛是不庸置疑的主流、中坚。《大陆谜坛的新时代之病》中提到“八九十年代大陆谜坛的确有一批才学之士,那个时候海外不如大陆,但是大陆新一代谜人远不如从前,现在未必比海外强”,我觉得这也未免太过自我感觉良好了吧。大陆谜坛,从谜人数量、谜作的数量、质量、谜刊数量、灯谜理论研究文章数量、灯谜活动的频次等,是整个海外乃至台湾都无法等量齐观的,近年更是涌现了不少优秀的新生代谜人。中央提到的“四个自信”里面,就有“文化自信”,我们应该有这个自信,就是大陆谜坛才是带领灯谜发展的中流砥柱,这并不是妄自尊大,而是现实。好的文化是包容、发展的文化,而不是故步自封,一潭死水。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够传统了,一言一行都恪守《古兰经》的教义,但却是极端反动的。大陆谜坛正是有一批年轻的谜人,焕发出海外谜坛所不具备的活力,因而也更加丰有生命力。海外谜人屈指可数,比起大陆谜坛的规模,纯属小打小闹,擅言水平超过大陆,实在是不具备任何说服力的。
  灯谜的发展和社会的发展一样,同样是无法预料的,谁都不知道今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但有一点基本可以断定,灯谜不会脱离传统的规则和法门,这也就是传统的意义所在。至于各位忧心忡忡的预言家们,你们喜欢什么风格就继续玩什么风格,别去管别人怎么玩,因为整个发展趋势不是你控制得了或预测得了的。

 

原文地址

网友评论

更多

友情链接

闽ICP备13010859号
Copyright © dengmi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灯谜文化网 版权所有
Email:963694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