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所有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六字购买手机语,含手机品牌连特性)
发表日期:2017-1-20 14:20:38 阅读人数:395添加收藏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六字购买手机语,含手机品牌连特性)
看中华为白色/邱国云 评析:东台尚华

  “制谜者,非兴会所至,偶然思得,便非上乘。有时偶得一二佳底,欲思一佳面以扣合之,苦索不得,竟有隔数年数月,于无意中得之者。正与唐人诗所云‘尽日觅不得,有时还自来’之句相似。”(谢云声《灵箫阁谜话初集》)自是谜之快事。而“有看视谜材,乃施以雕琢,终不成器者,中心不无耿耿”。(舜年《春灯新话》)那就郁闷啦!说来自有感慨。彼时的浙江卫视、第三届《中国好声音》、华少,于是荧屏前陡来谜思:看中华/少。想着“华少”原名胡乔华,可以一谜,但考究之下,觉得不够大气,转念就有了毛主席《沁园春·雪》词句“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少”什么? “雪”、“白”连缀不通,心中盘桓几日,终无果。今读国云兄斯谜,感其思而啧之奇,开蒂胸则赞其妙。“望长城内外”说“看中华”,自不必言。“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之“惟余莽莽”云“为白色”,目遇之而成色,直白景象,家常恰到。实是“信心而言,寄口于腕。”(袁宏道《叙梅子马王程稿》)全谜顿觉,品类群生,图画天地,睛眸炫耀,谜彩陆离。
  “灯谜的趣味技巧,全在制谜者平时从日常生活中的丰富积累,灯谜的趣味,就象书法中的“笔意”,音乐中的“节奏”,诗歌中的“韵律”,文章中的“伏笔”,相声中的“包袱”,滑稽中的“噱头”,给人以愉快、轻松、清心、舒服的感觉,这也就是谜的吸引人之魅力所在”。(汪寿林《“精、新、巧、趣”话灯谜》)正是“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象“踏雪鸿泥”有作“‘望极神州,万里烟水’(四字挑选笔记本行为)看中华硕”,品牌形象,本来动机;“风信子”有作“‘长城上遥望长江长’(四字选择月饼结果,含品牌)看中华美”,山水家园,时令佳品;“风为谁起”有作“对浙视一哥有意者甚众(6字清点货物语,含烟标)看中华少不少”,公众人物,抽丝剥茧。《涵芬楼文谈·炼字》有云:“盖炼字之难,固有一日可以千言,而一字之未安,思之累日而不可得者矣,而及其遇之也,则又全不费力,如取之怀中而付之者”。更形象描述:功夫在谜外!拙之半途而废,只因艰涩而囿于其中。斯谜一部白色华为手机,一个微不足道之生活细节,“为”字一转,点竄而构,别具心裁,自有洞天。叨念斯谜,说是有一种欣赏叫佩服。

 

原文地址

网友评论

更多

友情链接

闽ICP备13010859号
Copyright © dengmi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灯谜文化网 版权所有
Email:963694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