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所有
吴老精神永在(范淑敏)
发表日期:2019-3-12 14:52:13 阅读人数:0添加收藏

  二月十八日下午,家宏打来电话告诉我一个不幸的消息,吴仁泰先生去世了。这突如其来的噩耗把我惊呆了,我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吴老虽然年臻九五,但依然精神矍铄,步履轻盈,前不久还清楚的在手机视屏上看到他读报时是那样的聚精会神,怎么可能就走了呢?我真的不敢相信,不觉留下沉痛的泪水。我失去了一位相交近四十年的朋友,此刻怎不教我痛心呢?
  我们的交往始于1981年,历经38个春秋。忆起1981年夏季的一天,两位先生面带诚恳的微笑来到文化宫,一位魁岸身材、举止儒雅,另一位面容清瘦,那就是吴仁泰和夏晨钟两位先生。他们向我借阅灯谜资料,之后又推荐了陶士正、龚本懋和吴崇智三位与我结识,并建议成立个灯谜组织,从此我们接下了灯谜之缘。
  后来征得工人文化宫领导的同意,于1981年9月正式成立了“合肥市工人文化宫灯谜研究组”。
  这就是我和吴老灯谜之缘的开始。
  而后灯谜研究组又吸收和培养了一批新谜友,从此合肥的灯谜活动逐步开展起来。为能使谜友们有一个发表灯谜作品的园地,并能与海内外的谜人联系和交流谜艺,1982年元月创办了《庐州虎迹》谜刊,继而在1989年5月又创办了《庐阳商灯》谜刊。
  吴老为办两刊,进行了办刊方案的制订、谜刊版面的设计、稿件来源的组织等一系列的前期工作。在谜刊内容上文稿并重,力求做到雅而不晦、俗而不庸、庄而不板、谐而不佻。南宗北派,兼收并蓄。每当我和他讨论谜稿时,他都一丝不苟,对每条谜作逐字逐句的推敲,以期达到完美,可谓殚精竭虑,呕心沥血。
  《庐州虎迹》由此得到全国谜友的认可、点赞,在全国林林总总的谜刊中屡次被评为“年度十佳谜刊”,吴老功不可没。
  吴仁泰先生是当代著名的灯谜专家,著作有《佳谜欣赏》一、二集,《海外佳谜欣赏》、《中国灯谜知识》、《古谜集萃》、《中国灯谜大观》等等,还有散见于《合肥晚报》的《奇文妙诗趣谜》等。他的这些可以留传后世的著作是灯谜爱好者宝贵的学习材料,也是构筑中华灯谜艺术体系最坚固的基石。
  他一辈子勤敏好学,史籍典章、笔记小品常手不释卷,故而有着扎实深厚的国学功底。他一辈子笔耕不辍,撰文或叙事、或说理,均其所长。评谜则文笔洗练,要言不烦。引典实,准确无疑。说谜法,清晰透彻。往往寥寥数笔,如行云流水一般,道出谜之佳妙之处。
  吴老对晚生后辈的爱护和提掖也是灯谜界有目共睹,在2009年12月8日他85岁时,喜收朱旭铭、陈清远、吴家宏三弟子,为合肥灯谜事业之传承再做贡献。
  吴老一生制谜研谜,对谜艺锲而不舍,不断攀登。先后获“沈志谦文虎奖”、中华灯谜学术委员会“中华灯谜金虎奖”之 “终身成就奖”等,被誉为“当代谜坛泰斗”。
  吴老性情温和,如冬日阳光。待人从无疾言厉色,处事接物恬淡。他真诚宽厚,谦虚诚信,恂恂君子的形象令人难忘。他是一位令谜人尊重的德艺双馨、德高望重的忠厚老人。
  我有幸为合肥的灯谜事业和吴老有了三十八年的交往,共同为中华灯谜事业而奔波,结下了深厚的虎情谜谊。我们也共同有着一颗热爱灯谜、无怨无悔为灯谜奉献的心。
  在三十八年的谜事活动中我们配合默契,吴老的爱人程大姐夸赞我们是“黄金搭档”。没有什么比我们为中华灯谜事业结下的谜友情谊更为可贵的。如今他以96岁高龄走完了一生,实在是中华谜坛一个无法弥补的损失。也让我失去了一位可亲可敬的良师益友,我感到无比的惋惜和悲痛。
  今记下这篇缅怀之文,收入《我的曲折人生》中,以祭奠哀悼他的在天之灵。愿吴老一路走好!

 

原文地址●更多图文

网友评论

更多

友情链接

闽ICP备13010859号
Copyright © dengmi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灯谜文化网 版权所有
Email:963694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