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所有
【识谜十辩】(之九)宽窄之辩:风格与多样(顽石斋)
发表日期:2018-3-22 7:11:58 阅读人数:1添加收藏
 


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多样性的世界。


物种是多样性的,君不见亚马逊热带雨林,百兽率舞、万木争荣,森罗万象、一片生机;文化是多样性的,君不见不同的民族国家,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学术是多样性的,君不见各种学术流派,蜂出并作、各引一端,九流三教、百家争鸣;甚至于连功夫都是多样性的,君不见武侠小说里的江湖,南拳北腿、各擅胜场,门派林立、高手如云。


灯谜的世界,也是这样一个具备多样性的生态系统。


不同的灯谜,有着不同的创作方法和技术,前人称之为“谜体”或“谜格”。这些制谜方法,或简单或复杂,或会意或拆字,或用成句或用自撰,或逐字别解或拢意相扣,制出的灯谜也就有着不同的特点。


谜人在创作灯谜时,总会有自己的习惯或者偏好,相同特点、相同法门的谜做得多了,便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和标签有人接地气,有人讲文采;有人善机巧,有人重思辨;有人求工求稳,有人求新求趣;有人谜味浓郁,有人冲淡高远;有人注重劲健刚猛,有人追求性灵神韵;有人博采众家之长,兼收并蓄;有人善制某一类谜,辨识度强。赵首成先生曾在《百年谜品》中论及老一辈谜家制谜风格,如“柯国臻之自然、郑百川之华赡、钱燕林之洒脱、周文萍之清奇、马啸天之俊逸”;我也曾说过,“如果《二十四谜品》的每一章都推举一位代表人物,我想典雅应该是秋雨,天然是冬妮娅,劲健是星汉,轻灵是微风,洗练是周郎,工稳是天涯,浅近是名嘴,婉约是闲云……而清奇一章,虫子绝对是不二人选。


相同或类似风格的谜人因为地理相近、趣味相投而聚在一起,互相学习、互相影响,就成了流派。文艺作品的流派,有时候是按地域界定,如文学的“桐城派”“常州词派”,中国画的“扬州八怪”“吴门画派”;有时候是按风格区分,如词的“婉约派”“豪放派”,油画的“印象派”“抽象派”“超现实主义”;也有时候冠之以宗师的姓名称谓,如京剧的“梅派”“马派”,禅宗的“临济宗”“曹洞宗”等。作为相对小众的文艺形式,灯谜的流派不多,最著名的“南宗”“北派”看上去是按地域区分,但无论是当日北京谜界还是后世中华谜坛,“南北”差异都不明显,体现的更多是风格之别;倒是海派灯谜,不但浸透着浓郁的海派文化,也对整个灯谜世界的审美趣味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另外,潮汕的“韵谜”、福州的“双谜”等,也都是颇具特色的地方灯谜流派。


地域特色或流派分野是从空间的角度而言,若论之时间,一个时期的文艺会有一个时期的风尚,一个时代的审美会有一个时代的印记。唐诗重情韵,宋诗重哲理;高古瓷简单质朴、含蓄隽永,明清瓷雍容奢华、繁复精美;前一季度米兰时装周的流行趋势还是自由的波西米亚风格,下一季度就变成了巴洛克和洛可可的复古风。灯谜亦然。一方面,时代背景不同,灯谜的风格和取向也就不同;另一方面,一种新的谜法被使用之后,也会迅速引起一种创作上的趋势和风潮。比如,清人之谜,多引典故辞章入谜,典雅庄重、心思曲折,对学识学养有很高要求,对“非雅人吐属”的“江湖谜”相当排斥;新中国成立之后,“文艺为人民大众服务”的要求让灯谜由高雅严肃走向轻松俚俗,由传统文人的小圈子走进了普罗大众的大世界,刻上了鲜明的时代印记;进入新世纪,互联网的出现极大地影响了灯谜艺术,交互的便捷性、检索的即时性、参与的广泛性,让一大批对灯谜有兴趣的新人加入灯谜活动,各种新颖的谜法、创意、思路层出不穷,也对灯谜审美的传播和流行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正是这些方法、特点、习惯、偏好、风格、标签、特色、流派、趋势、风潮,从时空两个维度塑造了灯谜世界的多样性。也正是这种多样性,为灯谜世界带来了有着缤纷姿彩、丰富层次和旺盛生命力的美。


但是,生态系统的多样性也是脆弱的。我们见识过生物入侵的凶猛,看似人畜无害的兔子竟然在澳大利亚泛滥成灾,从几只猛增到100亿只,几乎把澳大利亚啃成一片荒岛;我们更能想见人类改造自然的威力,渡渡鸟从被发现到灭绝仅用了短短200年,从绿水青山变成漫漫黄沙也许只需要短短一瞬。一个只有蓝黑二色的城市绝不是我们想要的城市,一个只有八部样板戏的舞台不会是我们想要的舞台,同样,一个只有一种风格的谜坛也绝不会是我们想要的谜坛。


热力学告诉我们,生态系统是耗散结构,必须需要不断输入能量来维持系统的负熵增加,使生态系统保持有序。换言之,保持生态系统的多样性,需要我们主动作为、主动守护。灯谜也是一样。个人可以有风格,地域可以有流派,但谜坛不可无多样性。要保有灯谜世界的多样性,使谜坛繁花似锦,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


作为初涉谜坛的新人,既要有踵武前贤的虚心,也要有师法百家的眼界。袁枚说“专习一家,悭悭小哉,宜善相之,多师为佳”;黄遵宪说“自曹鲍陶谢李杜韩苏,讫于晚近小家,不名一格,不专一体”,都是这个道理。至于灯谜,柯国臻说“古今的谜都要借鉴,新老之法皆可运用”,郑百川说“制谜初无定法,自能遣驱百法”,更是一语中的。


作为功成名遂的谜家,既要有系统独到的见解,也要有尊重包容的雅量。蔡元培之所以是一个伟大的校长,在于他“兼容并包”的治校理念,北大既容得下陈独秀,也容得下辜鸿铭;邓小平之所以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家,在于他“黄猫黑猫”的治国理念,中国既容得下吴仁宝,也容得下年广久。因此,作为对灯谜审美有着导向和引领作用的著名谜家们,对不同风格的灯谜也应保有足够的尊重和包容,理论可以有争鸣,实践应当留空间;制谜可以有偏好,欣赏不宜有桎梏。


作为灯谜的创作者,既要有执着初心的坚守,也要有敢于突破的勇气。能形成自己的风格固然不易,突破自己更加值得肯定。我们赞赏谜人不盲目跟风、不随波逐流,保持个性、彰显特色,坚持做自己;我们也赞赏谜人勇于尝试不同风格,借鉴吸收一切优秀的方法和技术,以我为主,为我所用,塑造更好的自己。


作为谜赛的组织者,既要有独树一帜的追求,也要有补偏救弊的自省。以华清、风云二赛为代表的网络谜赛,因其互制互赛的同步性、即时性、公平性,曾为网络灯谜的繁荣立下汗马功劳,其佳谜的风格也成了网络灯谜的风向标;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参赛队互评佳谜的网络谜赛机制,一方面保证了公平公正,另一方面也产生了预期之外的杠杆效应,入选佳谜风格的渗透和影响被加速放大,最终令网络灯谜进入了“成句+顿读+造底”一统天下的时期。成句、顿读、造底,都不是错,但“成句顿读造底”一统天下,一定是错。游子、风云、谜苑诸友,是否可以考虑在杯赛赛制上进行适当调整,以纠此弊呢?


作为地方灯谜组织或网络灯谜社团,既要有广结同好的宗旨,也要有不弃异己的品质。放眼今日谜坛,南宗与北派只存在于历史和学术,书家与江湖也早已和谐共处,交流的方便与频繁使地域特色也不再那么明显,真正的“门户之见”更多体现在所谓“传统谜人”与“网络谜人”之间。有的传统谜人看不惯网络灯谜的造底造目、无序拼拆,却忽视了网络谜重创新、求突破的一面;有的网络谜人认为传统灯谜谜味寡淡,手法也多杂糅,却看不到传统灯谜重谜理、求秩序的内涵。其实,二者需要的不是互相排斥,而是互相学习、互相弥补、互相融合。百川先生说过,“一人有一人之制谜偏好,一地有一地之制谜习惯,习惯与偏好,使谜路越走越窄”,“过分地强调地方特色,是故步自封的公开宣扬”。此处的“地方特色”,无论改成“传统特色”还是“网络特色”,都是合理的。


最后,作为国家级灯谜组织的中华灯谜学术委员会,对保持灯谜多样性作用最为关键,既要有统筹各方的能力,又要有苞笼万象的格局。该引导的要引导,该推动的要推动,该团结的要团结,该规范的要规范;要着力解决发展不充分的问题,让更多的人走进灯谜、亲近灯谜;也要着力解决发展不平衡的问题,把粤闽等地发展灯谜的先进经验推广到全国各地;要努力打通网络与传统的壁垒,让灯谜的理论探讨更加充分、实践创作更加多元,求同存异、化解分歧,形成更多可以形成的共识;也要努力联结各地的灯谜组织和谜人,让他们的组织才能更加展现、创作激情更加迸发,精诚合作、勠力同心,团结更多可以团结的力量。


 


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多样性的世界。


物种是多样性的,君不见亚马逊热带雨林,百兽率舞、万木争荣,森罗万象、一片生机;文化是多样性的,君不见不同的民族国家,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学术是多样性的,君不见各种学术流派,蜂出并作、各引一端,九流三教、百家争鸣;甚至于连功夫都是多样性的,君不见武侠小说里的江湖,南拳北腿、各擅胜场,门派林立、高手如云。


灯谜的世界,也是这样一个具备多样性的生态系统。


不同的灯谜,有着不同的创作方法和技术,前人称之为“谜体”或“谜格”。这些制谜方法,或简单或复杂,或会意或拆字,或用成句或用自撰,或逐字别解或拢意相扣,制出的灯谜也就有着不同的特点。


谜人在创作灯谜时,总会有自己的习惯或者偏好,相同特点、相同法门的谜做得多了,便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和标签有人接地气,有人讲文采;有人善机巧,有人重思辨;有人求工求稳,有人求新求趣;有人谜味浓郁,有人冲淡高远;有人注重劲健刚猛,有人追求性灵神韵;有人博采众家之长,兼收并蓄;有人善制某一类谜,辨识度强。赵首成先生曾在《百年谜品》中论及老一辈谜家制谜风格,如“柯国臻之自然、郑百川之华赡、钱燕林之洒脱、周文萍之清奇、马啸天之俊逸”;我也曾说过,“如果《二十四谜品》的每一章都推举一位代表人物,我想典雅应该是秋雨,天然是冬妮娅,劲健是星汉,轻灵是微风,洗练是周郎,工稳是天涯,浅近是名嘴,婉约是闲云……而清奇一章,虫子绝对是不二人选。


相同或类似风格的谜人因为地理相近、趣味相投而聚在一起,互相学习、互相影响,就成了流派。文艺作品的流派,有时候是按地域界定,如文学的“桐城派”“常州词派”,中国画的“扬州八怪”“吴门画派”;有时候是按风格区分,如词的“婉约派”“豪放派”,油画的“印象派”“抽象派”“超现实主义”;也有时候冠之以宗师的姓名称谓,如京剧的“梅派”“马派”,禅宗的“临济宗”“曹洞宗”等。作为相对小众的文艺形式,灯谜的流派不多,最著名的“南宗”“北派”看上去是按地域区分,但无论是当日北京谜界还是后世中华谜坛,“南北”差异都不明显,体现的更多是风格之别;倒是海派灯谜,不但浸透着浓郁的海派文化,也对整个灯谜世界的审美趣味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另外,潮汕的“韵谜”、福州的“双谜”等,也都是颇具特色的地方灯谜流派。


地域特色或流派分野是从空间的角度而言,若论之时间,一个时期的文艺会有一个时期的风尚,一个时代的审美会有一个时代的印记。唐诗重情韵,宋诗重哲理;高古瓷简单质朴、含蓄隽永,明清瓷雍容奢华、繁复精美;前一季度米兰时装周的流行趋势还是自由的波西米亚风格,下一季度就变成了巴洛克和洛可可的复古风。灯谜亦然。一方面,时代背景不同,灯谜的风格和取向也就不同;另一方面,一种新的谜法被使用之后,也会迅速引起一种创作上的趋势和风潮。比如,清人之谜,多引典故辞章入谜,典雅庄重、心思曲折,对学识学养有很高要求,对“非雅人吐属”的“江湖谜”相当排斥;新中国成立之后,“文艺为人民大众服务”的要求让灯谜由高雅严肃走向轻松俚俗,由传统文人的小圈子走进了普罗大众的大世界,刻上了鲜明的时代印记;进入新世纪,互联网的出现极大地影响了灯谜艺术,交互的便捷性、检索的即时性、参与的广泛性,让一大批对灯谜有兴趣的新人加入灯谜活动,各种新颖的谜法、创意、思路层出不穷,也对灯谜审美的传播和流行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正是这些方法、特点、习惯、偏好、风格、标签、特色、流派、趋势、风潮,从时空两个维度塑造了灯谜世界的多样性。也正是这种多样性,为灯谜世界带来了有着缤纷姿彩、丰富层次和旺盛生命力的美。


但是,生态系统的多样性也是脆弱的。我们见识过生物入侵的凶猛,看似人畜无害的兔子竟然在澳大利亚泛滥成灾,从几只猛增到100亿只,几乎把澳大利亚啃成一片荒岛;我们更能想见人类改造自然的威力,渡渡鸟从被发现到灭绝仅用了短短200年,从绿水青山变成漫漫黄沙也许只需要短短一瞬。一个只有蓝黑二色的城市绝不是我们想要的城市,一个只有八部样板戏的舞台不会是我们想要的舞台,同样,一个只有一种风格的谜坛也绝不会是我们想要的谜坛。


热力学告诉我们,生态系统是耗散结构,必须需要不断输入能量来维持系统的负熵增加,使生态系统保持有序。换言之,保持生态系统的多样性,需要我们主动作为、主动守护。灯谜也是一样。个人可以有风格,地域可以有流派,但谜坛不可无多样性。要保有灯谜世界的多样性,使谜坛繁花似锦,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


作为初涉谜坛的新人,既要有踵武前贤的虚心,也要有师法百家的眼界。袁枚说“专习一家,悭悭小哉,宜善相之,多师为佳”;黄遵宪说“自曹鲍陶谢李杜韩苏,讫于晚近小家,不名一格,不专一体”,都是这个道理。至于灯谜,柯国臻说“古今的谜都要借鉴,新老之法皆可运用”,郑百川说“制谜初无定法,自能遣驱百法”,更是一语中的。


作为功成名遂的谜家,既要有系统独到的见解,也要有尊重包容的雅量。蔡元培之所以是一个伟大的校长,在于他“兼容并包”的治校理念,北大既容得下陈独秀,也容得下辜鸿铭;邓小平之所以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家,在于他“黄猫黑猫”的治国理念,中国既容得下吴仁宝,也容得下年广久。因此,作为对灯谜审美有着导向和引领作用的著名谜家们,对不同风格的灯谜也应保有足够的尊重和包容,理论可以有争鸣,实践应当留空间;制谜可以有偏好,欣赏不宜有桎梏。


作为灯谜的创作者,既要有执着初心的坚守,也要有敢于突破的勇气。能形成自己的风格固然不易,突破自己更加值得肯定。我们赞赏谜人不盲目跟风、不随波逐流,保持个性、彰显特色,坚持做自己;我们也赞赏谜人勇于尝试不同风格,借鉴吸收一切优秀的方法和技术,以我为主,为我所用,塑造更好的自己。


作为谜赛的组织者,既要有独树一帜的追求,也要有补偏救弊的自省。以华清、风云二赛为代表的网络谜赛,因其互制互赛的同步性、即时性、公平性,曾为网络灯谜的繁荣立下汗马功劳,其佳谜的风格也成了网络灯谜的风向标;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参赛队互评佳谜的网络谜赛机制,一方面保证了公平公正,另一方面也产生了预期之外的杠杆效应,入选佳谜风格的渗透和影响被加速放大,最终令网络灯谜进入了“成句+顿读+造底”一统天下的时期。成句、顿读、造底,都不是错,但“成句顿读造底”一统天下,一定是错。游子、风云、谜苑诸友,是否可以考虑在杯赛赛制上进行适当调整,以纠此弊呢?


作为地方灯谜组织或网络灯谜社团,既要有广结同好的宗旨,也要有不弃异己的品质。放眼今日谜坛,南宗与北派只存在于历史和学术,书家与江湖也早已和谐共处,交流的方便与频繁使地域特色也不再那么明显,真正的“门户之见”更多体现在所谓“传统谜人”与“网络谜人”之间。有的传统谜人看不惯网络灯谜的造底造目、无序拼拆,却忽视了网络谜重创新、求突破的一面;有的网络谜人认为传统灯谜谜味寡淡,手法也多杂糅,却看不到传统灯谜重谜理、求秩序的内涵。其实,二者需要的不是互相排斥,而是互相学习、互相弥补、互相融合。百川先生说过,“一人有一人之制谜偏好,一地有一地之制谜习惯,习惯与偏好,使谜路越走越窄”,“过分地强调地方特色,是故步自封的公开宣扬”。此处的“地方特色”,无论改成“传统特色”还是“网络特色”,都是合理的。


最后,作为国家级灯谜组织的中华灯谜学术委员会,对保持灯谜多样性作用最为关键,既要有统筹各方的能力,又要有苞笼万象的格局。该引导的要引导,该推动的要推动,该团结的要团结,该规范的要规范;要着力解决发展不充分的问题,让更多的人走进灯谜、亲近灯谜;也要着力解决发展不平衡的问题,把粤闽等地发展灯谜的先进经验推广到全国各地;要努力打通网络与传统的壁垒,让灯谜的理论探讨更加充分、实践创作更加多元,求同存异、化解分歧,形成更多可以形成的共识;也要努力联结各地的灯谜组织和谜人,让他们的组织才能更加展现、创作激情更加迸发,精诚合作、勠力同心,团结更多可以团结的力量。

 

 


 

原文地址

网友评论

更多

友情链接

闽ICP备13010859号
Copyright © dengmi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灯谜文化网 版权所有
Email:963694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