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所有
【识谜十辩】(之八)古今之辩:成句与自撰(顽石斋)
发表日期:2018-1-10 12:43:57 阅读人数:60添加收藏
 


张起南曾经说过:“谜之表面不佳者,内容亦不足观。”薛凤昌也说:“面如不佳,虽有佳底不显也。灯谜的文学性,很大程度体现在谜面。一条有趣味的思路能否变成为一则有品位的佳谜,谜面的选择是否合适、创作是否完美、构造是否成功,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拢而言之,灯谜谜面的构造方法无非两种。一种是引用前人诗词文章,一般称之为“成句面”;一种是自行结撰,一般称之为“自撰面”或“自拟面”。


前人制谜谋面,多以成句为佳,取其典雅浑成、天衣无缝,“字字皆有来历”,认为自行结撰总是低了一等。张起南说,“面贵成语,不啻昔人代为效劳,以供我此时之用者。”孙笃山说:“面用成语为佳,惟佳面多被前人用尽,不得不出于结撰。”谢云声还不同意,认为“夫四书五经、百家诸子,可为谜面者何止亿万,诚如风月之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亦何患乎少天衣无缝之佳制耳。”但随着时代发展,一方面谜人与谜作越来越多,容易有“雷同之弊”,另一方面文艺不断向普罗大众普及,灯谜理论体系和创作手法也不断丰富,不但有北派之七言律句,更有海派之浅语白话,自撰面越来越多,逐渐与成句面分庭抗礼,各占得半壁江山。


但关于成句面与自撰面孰优孰劣,时至今日仍有各种观点和争论。有人认为成句更自然、更文雅,更“能体现‘含蓄、婉转’的中华传统审美观”;有人认为“谜的好坏讲的是巧思和扣合技巧”,“用唐诗宋词为谜面的‘雅’,也只是李太白雅、苏东坡雅”,盲目追求成句无异于“买椟还珠”。本文无意争辩成句与自拟之短长,其实二者不过是不同的成谜手段,本无所谓孰优孰劣,而是各自中都有优有劣谜人的审美追求,应该是能够辨析好的成句好在哪里,佳的自撰佳在何处,并在此基础上努力制出有美感的谜面。


试分论之。


先说成句面。以前人成句为面,其妙有三。一曰典实之妙。二曰白描之妙。三曰伪装之妙。


所谓典实之妙是指面为成句,运典入谜者。典谜乃灯谜的一个重要类别,往往以成句挂面,亦是所谓“南宗”谜的主流,张起南谓之“以故实扣题,兼用成语,有天造地设之妙。”在扣合水平相当的情况下,仅看面句及用典,窃以为自高而低可分为五等。一等是名句熟典。如“‘零丁洋里叹零丁’(社会现象)文山会海”、“‘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四字象棋名词)楚河汉界”、“‘欲破曹公,宜用火攻,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词牌二)十六字令、满江红”等,面句皆耳熟能详,典故亦妇孺皆知。二等是僻句熟典。譬如“‘手握刀绳劝公死’(五字常言)要钱不要命”,谜面虽然出自相对生僻的袁枚《题柳如是画像》诗,但毕竟钱谦益柳如是之典故为人熟知,底面扣合又好,所以就算不是玉盒子盖,也足以观瞻把玩。三等是僻句生典。如“‘生而娉婷娟好,肌肤玉雪,既含睇兮又宜笑’(明星连娱乐节目类型)李湘真人秀”,谜底中的李十娘(李湘真)不算出名,谜面所引《板桥杂记》也谈不上经典,无论是猜射还是欣赏总有一种距离感,严重影响美的发现与传递,因此扣合虽好,也很难归入上品。


话说回来,所谓的“生典”与“熟典”、“名句”与“僻句”也是相对的。典故到底生僻还是熟稔,文句到底知名还是偏僻,因制谜者、猜射者、欣赏者的学识储备不同而不同,与时代也有密切的关系。特别是随着互联网和搜索引擎的出现,知识储备问题很大程度上得到了解决,面句生僻的问题也就没有那么不可接受了。当然,可以接受只是最低要求,是否具有审美价值又另当别论。


同样是僻句,有的谜需要百度才能明白典故和含义,比如“‘如何你也胡说!他那里有好心,必是来捉我!’(通信产品连质量评价语)飞信不过关”,就算是标注了“面出《三国演义》第二十八回”,也无法从谜面上直接理解出张飞信不过关羽这个典故;有的却无需知道出处,可从面句中直接理解并猜射,如“‘之推言避世,山火遂焚身’(六字口语)说不出所以然”,谜面所引卢象《寒食》诗虽然也很生僻,但读到谜面自然就能理解到介子推之典并猜射出谜底。二者相比,显然后者更优。相较直接理解带来的即时愉悦,互联网还是为成句谜的审美增加了一重障碍。


当然,无论是“生典”还是“熟典”,“名句”还是“僻句”,首先必须是典故、是成句。如今网络谜坛还颇多一种“成句谜”,谜面虽然也加引号,却是引自如三流小说、新闻报道、冷僻歌词等莫名其妙的地方,所谓典故也是虚构且闻所未闻,读之令人哭笑不得,只能称之为伪句假典,置之最末一等。


第二种妙处,我称之为白描之妙”。薛凤昌说,“画家之不用颜色,谓之白描法”,“其后评诗文者,以其清空而不含典实者,亦曰白描。”有的成句谜,虽然谜面引自成句,却属“无典可用,纯用白描者”。如“‘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诗品句、卷帘)落花无言”,“‘左牵黄,右擎苍(成语)’行同禽兽”,“‘到黄昏点点滴滴’(成语)下落不明”,“‘飞流直下三千尺’(民族四)高山、水、景颇、壮”等。此类谜长在扣合,面引成句,主要取其浑成天然,同时也能从谜面文字中获得美感享受和情感共鸣。从这个角度上说,成句白描之妙,名句强过僻句,诗词强过文章。当然,也有的谜,所引成句面虽然生僻,却是以文字本身的情感取胜,譬如“‘谁愿意做奴隶?谁愿意做马牛?’(五字排球教练布阵用语)自由人人选”,“‘一声钟响一念空’(五字梁凤仪小说名)当时已惘然”,前者谜面出自电影《夜半歌声》的主题歌,后者也是出自一首不太知名的流行歌曲,但因为不必搜索即可猜出谜底,所以出处问题也就显得不那么要紧了。


成句面的最后一种妙处,是伪装之妙”。也就是“谜面举出典事,谜底不以典解”的所谓“有典化无典”之谜。大部分时候,这种“伪装”都是成句离合谜。如“‘多少工夫织得成’(聊目)王大”,“‘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书目)明殇”等等。我在《二十四谜品》中说过,“成句离合,妙就妙在自然,难也难在自然。”所谓自然,无非面句经典、离合干净,最好还能是个天然熟底。只有如此,才能得其妙处,否则就是伪装失败,容易沦为四不像。


说完成句面,再来说说自撰面。成句面有三妙,自撰面亦有三美。一曰通达之美。二曰锦绣之美。三曰锤炼之美。


所谓“通达之美”,首先在“通”。自撰谜面,文字通顺乃是第一要义,“面不成文”乃是制谜大忌。其次在“达”。“达”和“通”本无太大差别,此处分开论述,是想说在通顺的基础上,还应做到流畅。如果说“巨轮出港”和“两个胖子结婚”叫做“通”,那么“读新书,读好书”和“终生习武,只会使棒”这样的谜面才能算是“达”。所谓“通达”,总而言之就是“说人话”。切莫以为这个要求过于简单,打开谜库,不合语法、不合逻辑、不合语言习惯的谜面比比皆是。有人看习惯了,觉得这是所谓的“谜人语言”,但老百姓可不吃这一套,看到那些似是而非的谜面,还以为灯谜都是这样的“蛤蟆跳水”——“不通不通”呢!


通顺的基础上,最好要有文采,这就是锦绣之美”。张起南说,“谜面之纯由结撰者,但能词旨圆融,亦见工緻。”七言、合律的北派谜正是谜人追求谜面锦绣之美的一种系统性尝试。从前辈谜家的“风雨空中雁阵斜”“柳眼半舒卿见否”“残雨翻飞入眼来”,到冬妮娅的“秦淮月里棹西来”“烟消日出草芊芊”“榆柳屋前牛过水”等,都是北派谜的佳作。北派之外,亦有以对联入面,如“听箫趁月清光下,唤客邀兄田舍边(中共党史人物)肖克”;有以散文诗句入面,如“那日春光如水,你着了新裁的花衣,十分迷人(外已故作家)泰戈尔”,“那草、那木、那竹、那门、那一人,那逍遥旧时分(宋词一句)莫等闲”;或有以仿词体、自度曲入面,如“念你、悲你、惜你,你影踪儿全无,心俱碎,残花相依(成语)今非昔比”;甚至于仿名著文体入面,如“但索面上做个肉铺,莫要打死了这厮(六字常言)只开花不结果”;更多的则是不拘形式、不拘文体,如“人生如品茶,心清情自逸(19笔字)藻”,“这丝丝隐约缭绕,淡淡如水的流光(成语)火烧火燎”,“生,似一线悬空;亡,如烛火幻灭(外名著)牛虻”,“石作枕头草作床,受苦她也不在乎(食物)蘑菇”,“怀一点琴心,绘一卷幽兰(江苏地名)太仓”,“创机会为改革出力,让人生少一点平凡(漫画家)几米”,等等。这些谜面,或清丽隽永、文采斐然,或章句偶对、音律谐靡,让人在猜射灯谜时,既能得到脑力燃烧带来的快感,又能得到文字吟哦带来的美感,端的是至高享受。


但是,创作水平是一道连续光谱,有高必有低,有良必有莠。也有相当多的自撰面,粗看上去七七对仗、有模有样,细看文字却不文不白、似通非通,我称之为“为求锦绣,无视通达”;还有的谜面总体尚可,但用字造句不够讲究,失之粗疏随意。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有的是因为作者的文字水平和文学修养不够,“故非胸中稍有积蓄者,不能制谜,制亦不佳,偶佳矣,亦不能多”;也有的是作者缺乏追求,不肯反复修改、不愿字斟句酌所至。


这就引出了自撰面的另一美感来源——“锤炼之美”。诗词创作有所谓“炼字”,即根据内容和意境的需要,精心挑选最贴切、最富有表现力的字词来表情达意,所以才有“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之说。王安石之“春风又绿江南岸”,贾岛之“推敲”,皆属于此。灯谜谜面作为一种文学创作,自然也有这种要求。前述那些文采飞扬、意蕴优美的自撰面,都是谜作者精心锤炼的结果。但灯谜的文字组织不同于诗词对联的创作,是有完成扣合这样严格的边界条件的,炼字的难度更胜一筹。所以,有人在除枝去蔓、精约简省上下功夫,如“立碑纪败(五字评书常用语)此树是我栽”,“耕读世家(学科冠数量)一门人种地理学”,武骝先生更有名作“捧杀(《醉翁亭记》句)行者休于树”,以区区两字面扣五字底,极尽变化与洗炼之能事;有人在创造衍字、虚实相消上下功夫,如“人生本是一出戏,有相聚,又有分离(诗经篇目)伐木”,“书蛀晒书待日出,酒空沽酒邀月来(杭州名胜)西湖”,“尘土飞扬,大江东去,多少英雄。唉!俱往矣,且看英雄何在?(香港地名)尖沙咀”;有人在创新抱合、险中求胜上下功夫,如“北征壮行路,月染衣上霜(服饰)露背装”,“淡墨半匀犹执卷,红袖舒起更添香(水果品种)垫江白柚”,以“征”“行”“染”“卷”“半匀”“舒起”等险字为抱合,颇见功力与勇气;有人在润色修改、打磨文字上下功夫,如“他日登金榜,须臾天下闻(十字沟通致歉语)未来得及第一时间通知”,作者曾与几位谜友一起花了几个小时的功夫推敲、打磨谜面,光一个“须臾”就经历了七八稿的修改,最终由最初的白话长句减少到了两句五言,不但文辞更优美,扣合也更妥帖,可谓“文谜俱切、语意两工”。


总之,谜面之美学价值,不在于形式,而在于内容。成句也好,自撰也罢,要谋得一个成功的谜面,必须做一个饱读之人,腹有诗书、胸藏文墨;必须有一双识美之眼,善于发现、懂得欣赏;必须擎一杆生花之笔,操翰成章,璧坐玑驰;必须怀一颗匠人之心,百炼千锤,精益求精。


 张起南曾经说过:“谜之表面不佳者,内容亦不足观。”薛凤昌也说:“面如不佳,虽有佳底不显也。灯谜的文学性,很大程度体现在谜面。一条有趣味的思路能否变成为一则有品位的佳谜,谜面的选择是否合适、创作是否完美、构造是否成功,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拢而言之,灯谜谜面的构造方法无非两种。一种是引用前人诗词文章,一般称之为“成句面”;一种是自行结撰,一般称之为“自撰面”或“自拟面”。


前人制谜谋面,多以成句为佳,取其典雅浑成、天衣无缝,“字字皆有来历”,认为自行结撰总是低了一等。张起南说,“面贵成语,不啻昔人代为效劳,以供我此时之用者。”孙笃山说:“面用成语为佳,惟佳面多被前人用尽,不得不出于结撰。”谢云声还不同意,认为“夫四书五经、百家诸子,可为谜面者何止亿万,诚如风月之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亦何患乎少天衣无缝之佳制耳。”但随着时代发展,一方面谜人与谜作越来越多,容易有“雷同之弊”,另一方面文艺不断向普罗大众普及,灯谜理论体系和创作手法也不断丰富,不但有北派之七言律句,更有海派之浅语白话,自撰面越来越多,逐渐与成句面分庭抗礼,各占得半壁江山。


但关于成句面与自撰面孰优孰劣,时至今日仍有各种观点和争论。有人认为成句更自然、更文雅,更“能体现‘含蓄、婉转’的中华传统审美观”;有人认为“谜的好坏讲的是巧思和扣合技巧”,“用唐诗宋词为谜面的‘雅’,也只是李太白雅、苏东坡雅”,盲目追求成句无异于“买椟还珠”。本文无意争辩成句与自拟之短长,其实二者不过是不同的成谜手段,本无所谓孰优孰劣,而是各自中都有优有劣谜人的审美追求,应该是能够辨析好的成句好在哪里,佳的自撰佳在何处,并在此基础上努力制出有美感的谜面。


试分论之。


先说成句面。以前人成句为面,其妙有三。一曰典实之妙。二曰白描之妙。三曰伪装之妙。


所谓典实之妙是指面为成句,运典入谜者。典谜乃灯谜的一个重要类别,往往以成句挂面,亦是所谓“南宗”谜的主流,张起南谓之“以故实扣题,兼用成语,有天造地设之妙。”在扣合水平相当的情况下,仅看面句及用典,窃以为自高而低可分为五等。一等是名句熟典。如“‘零丁洋里叹零丁’(社会现象)文山会海”、“‘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四字象棋名词)楚河汉界”、“‘欲破曹公,宜用火攻,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词牌二)十六字令、满江红”等,面句皆耳熟能详,典故亦妇孺皆知。二等是僻句熟典。譬如“‘手握刀绳劝公死’(五字常言)要钱不要命”,谜面虽然出自相对生僻的袁枚《题柳如是画像》诗,但毕竟钱谦益柳如是之典故为人熟知,底面扣合又好,所以就算不是玉盒子盖,也足以观瞻把玩。三等是僻句生典。如“‘生而娉婷娟好,肌肤玉雪,既含睇兮又宜笑’(明星连娱乐节目类型)李湘真人秀”,谜底中的李十娘(李湘真)不算出名,谜面所引《板桥杂记》也谈不上经典,无论是猜射还是欣赏总有一种距离感,严重影响美的发现与传递,因此扣合虽好,也很难归入上品。


话说回来,所谓的“生典”与“熟典”、“名句”与“僻句”也是相对的。典故到底生僻还是熟稔,文句到底知名还是偏僻,因制谜者、猜射者、欣赏者的学识储备不同而不同,与时代也有密切的关系。特别是随着互联网和搜索引擎的出现,知识储备问题很大程度上得到了解决,面句生僻的问题也就没有那么不可接受了。当然,可以接受只是最低要求,是否具有审美价值又另当别论。


同样是僻句,有的谜需要百度才能明白典故和含义,比如“‘如何你也胡说!他那里有好心,必是来捉我!’(通信产品连质量评价语)飞信不过关”,就算是标注了“面出《三国演义》第二十八回”,也无法从谜面上直接理解出张飞信不过关羽这个典故;有的却无需知道出处,可从面句中直接理解并猜射,如“‘之推言避世,山火遂焚身’(六字口语)说不出所以然”,谜面所引卢象《寒食》诗虽然也很生僻,但读到谜面自然就能理解到介子推之典并猜射出谜底。二者相比,显然后者更优。相较直接理解带来的即时愉悦,互联网还是为成句谜的审美增加了一重障碍。


当然,无论是“生典”还是“熟典”,“名句”还是“僻句”,首先必须是典故、是成句。如今网络谜坛还颇多一种“成句谜”,谜面虽然也加引号,却是引自如三流小说、新闻报道、冷僻歌词等莫名其妙的地方,所谓典故也是虚构且闻所未闻,读之令人哭笑不得,只能称之为伪句假典,置之最末一等。


第二种妙处,我称之为白描之妙”。薛凤昌说,“画家之不用颜色,谓之白描法”,“其后评诗文者,以其清空而不含典实者,亦曰白描。”有的成句谜,虽然谜面引自成句,却属“无典可用,纯用白描者”。如“‘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诗品句、卷帘)落花无言”,“‘左牵黄,右擎苍(成语)’行同禽兽”,“‘到黄昏点点滴滴’(成语)下落不明”,“‘飞流直下三千尺’(民族四)高山、水、景颇、壮”等。此类谜长在扣合,面引成句,主要取其浑成天然,同时也能从谜面文字中获得美感享受和情感共鸣。从这个角度上说,成句白描之妙,名句强过僻句,诗词强过文章。当然,也有的谜,所引成句面虽然生僻,却是以文字本身的情感取胜,譬如“‘谁愿意做奴隶?谁愿意做马牛?’(五字排球教练布阵用语)自由人人选”,“‘一声钟响一念空’(五字梁凤仪小说名)当时已惘然”,前者谜面出自电影《夜半歌声》的主题歌,后者也是出自一首不太知名的流行歌曲,但因为不必搜索即可猜出谜底,所以出处问题也就显得不那么要紧了。


成句面的最后一种妙处,是伪装之妙”。也就是“谜面举出典事,谜底不以典解”的所谓“有典化无典”之谜。大部分时候,这种“伪装”都是成句离合谜。如“‘多少工夫织得成’(聊目)王大”,“‘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书目)明殇”等等。我在《二十四谜品》中说过,“成句离合,妙就妙在自然,难也难在自然。”所谓自然,无非面句经典、离合干净,最好还能是个天然熟底。只有如此,才能得其妙处,否则就是伪装失败,容易沦为四不像。


说完成句面,再来说说自撰面。成句面有三妙,自撰面亦有三美。一曰通达之美。二曰锦绣之美。三曰锤炼之美。


所谓“通达之美”,首先在“通”。自撰谜面,文字通顺乃是第一要义,“面不成文”乃是制谜大忌。其次在“达”。“达”和“通”本无太大差别,此处分开论述,是想说在通顺的基础上,还应做到流畅。如果说“巨轮出港”和“两个胖子结婚”叫做“通”,那么“读新书,读好书”和“终生习武,只会使棒”这样的谜面才能算是“达”。所谓“通达”,总而言之就是“说人话”。切莫以为这个要求过于简单,打开谜库,不合语法、不合逻辑、不合语言习惯的谜面比比皆是。有人看习惯了,觉得这是所谓的“谜人语言”,但老百姓可不吃这一套,看到那些似是而非的谜面,还以为灯谜都是这样的“蛤蟆跳水”——“不通不通”呢!


通顺的基础上,最好要有文采,这就是锦绣之美”。张起南说,“谜面之纯由结撰者,但能词旨圆融,亦见工緻。”七言、合律的北派谜正是谜人追求谜面锦绣之美的一种系统性尝试。从前辈谜家的“风雨空中雁阵斜”“柳眼半舒卿见否”“残雨翻飞入眼来”,到冬妮娅的“秦淮月里棹西来”“烟消日出草芊芊”“榆柳屋前牛过水”等,都是北派谜的佳作。北派之外,亦有以对联入面,如“听箫趁月清光下,唤客邀兄田舍边(中共党史人物)肖克”;有以散文诗句入面,如“那日春光如水,你着了新裁的花衣,十分迷人(外已故作家)泰戈尔”,“那草、那木、那竹、那门、那一人,那逍遥旧时分(宋词一句)莫等闲”;或有以仿词体、自度曲入面,如“念你、悲你、惜你,你影踪儿全无,心俱碎,残花相依(成语)今非昔比”;甚至于仿名著文体入面,如“但索面上做个肉铺,莫要打死了这厮(六字常言)只开花不结果”;更多的则是不拘形式、不拘文体,如“人生如品茶,心清情自逸(19笔字)藻”,“这丝丝隐约缭绕,淡淡如水的流光(成语)火烧火燎”,“生,似一线悬空;亡,如烛火幻灭(外名著)牛虻”,“石作枕头草作床,受苦她也不在乎(食物)蘑菇”,“怀一点琴心,绘一卷幽兰(江苏地名)太仓”,“创机会为改革出力,让人生少一点平凡(漫画家)几米”,等等。这些谜面,或清丽隽永、文采斐然,或章句偶对、音律谐靡,让人在猜射灯谜时,既能得到脑力燃烧带来的快感,又能得到文字吟哦带来的美感,端的是至高享受。


但是,创作水平是一道连续光谱,有高必有低,有良必有莠。也有相当多的自撰面,粗看上去七七对仗、有模有样,细看文字却不文不白、似通非通,我称之为“为求锦绣,无视通达”;还有的谜面总体尚可,但用字造句不够讲究,失之粗疏随意。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有的是因为作者的文字水平和文学修养不够,“故非胸中稍有积蓄者,不能制谜,制亦不佳,偶佳矣,亦不能多”;也有的是作者缺乏追求,不肯反复修改、不愿字斟句酌所至。


这就引出了自撰面的另一美感来源——“锤炼之美”。诗词创作有所谓“炼字”,即根据内容和意境的需要,精心挑选最贴切、最富有表现力的字词来表情达意,所以才有“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之说。王安石之“春风又绿江南岸”,贾岛之“推敲”,皆属于此。灯谜谜面作为一种文学创作,自然也有这种要求。前述那些文采飞扬、意蕴优美的自撰面,都是谜作者精心锤炼的结果。但灯谜的文字组织不同于诗词对联的创作,是有完成扣合这样严格的边界条件的,炼字的难度更胜一筹。所以,有人在除枝去蔓、精约简省上下功夫,如“立碑纪败(五字评书常用语)此树是我栽”,“耕读世家(学科冠数量)一门人种地理学”,武骝先生更有名作“捧杀(《醉翁亭记》句)行者休于树”,以区区两字面扣五字底,极尽变化与洗炼之能事;有人在创造衍字、虚实相消上下功夫,如“人生本是一出戏,有相聚,又有分离(诗经篇目)伐木”,“书蛀晒书待日出,酒空沽酒邀月来(杭州名胜)西湖”,“尘土飞扬,大江东去,多少英雄。唉!俱往矣,且看英雄何在?(香港地名)尖沙咀”;有人在创新抱合、险中求胜上下功夫,如“北征壮行路,月染衣上霜(服饰)露背装”,“淡墨半匀犹执卷,红袖舒起更添香(水果品种)垫江白柚”,以“征”“行”“染”“卷”“半匀”“舒起”等险字为抱合,颇见功力与勇气;有人在润色修改、打磨文字上下功夫,如“他日登金榜,须臾天下闻(十字沟通致歉语)未来得及第一时间通知”,作者曾与几位谜友一起花了几个小时的功夫推敲、打磨谜面,光一个“须臾”就经历了七八稿的修改,最终由最初的白话长句减少到了两句五言,不但文辞更优美,扣合也更妥帖,可谓“文谜俱切、语意两工”。


总之,谜面之美学价值,不在于形式,而在于内容。成句也好,自撰也罢,要谋得一个成功的谜面,必须做一个饱读之人,腹有诗书、胸藏文墨;必须有一双识美之眼,善于发现、懂得欣赏;必须擎一杆生花之笔,操翰成章,璧坐玑驰;必须怀一颗匠人之心,百炼千锤,精益求精。


 

原文地址

网友评论

更多

友情链接

闽ICP备13010859号
Copyright © dengmi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灯谜文化网 版权所有
Email:963694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