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所有
姗姗来迟石狮行
发表日期:2018-1-2 15:13:47 阅读人数:41添加收藏

  石狮,是一块神奇的灯谜热土,堪称是谜界的圣城麦加;在这块土地上,每年中隔三岔五就有一场谜会,或大型或小众、或现场或网络,形式各异,花样翻新,红红火火从未间断过,吸引着海内外谜界的玩家们。活跃在谜圈里的新老达人,很少有没到过石狮、没参加过石狮谜会的。
  然而,没有人相信今年的“美江杯”竟然是我的石狮谜会处女秀——玩了近二十年的谜,怎么可能会如此的out?
  但这是真的。2001年国庆长假,我和敖老师还有炜哥,曾“打着灯谜去福建”参加晋江“施琅杯”谜会,谜途上转悠了近十天,其中就到了石狮以谜会友。当时的其乐融融至今犹历历在目。自那以后再没踏入过石狮。虽然这块热土上谜会不断,也每每有心去“朝圣”,只是由于诸多原因,机会最终一个个都擦肩而过。
  知道石狮即将办谜会,还是在十月中旬左右。先是纤仙说有巾帼赛,邀请了湖南美眉组队,要我发动一下女同胞们。后来敖老师顺德开了常委会后,又告知我们还可以组一支省队参加团体赛。纤仙表示粤闽等地的高手这次都没获邀,相对而言是出成绩拿名次的好机会,不能错过。位于衡阳的湖南省职工谜联协会对这次赛事也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和支持,决定组队参加。
  原以为有了纤仙坐镇头号种子,再拉两人入伙并不费事,但没想到组队工作竟极其艰难。最开始湖南中医药大学的肖飞扬、湖南第一师范的谢晓虹两位女大学生也确实表现了参赛意向,结果只有肖飞扬完全敲定。女队成了三缺一,而湖南省队方面,除了纤仙、除了要圆梦的我,也还是三缺一。为凑齐少的这个“一”,我们多方游说费劲了周折。和我有心赴会、无隙成行多次与石狮谜会失之交臂一样,好些我看好有实力有潜力的人选,男的也好,女的也罢,都去不了。万般无奈之下,将在湖南科技大学求学的石狮籍美女蔡琼鹏拉上了谜船,总算达到了三人成虎的标准。巾帼队好歹完成组队,省队成员也就可以在其中产生了。有段夏青和我两人的以老带新,兼顾搏击成绩和锻炼选手,成绩应该不会太难看。
  组队的麻纱刚扯清,赴会问题又摆到了面前。因单位要开教材培训会,时间虽未最终敲定,但十有八九正好与“美江杯”冲突。这种全省性的会议是不好缺席的,也就意味着谜会我不能按时报到,而且日程安排上大部分活动也无法参加。三天谜会,我恐将错过一半的内容,成为赴会的高级吃瓜群众,成为谜友们戏称的“颁奖嘉宾”。
  要命的是,节骨眼上我还感冒了,“孩子咳嗽老不好”;甚至,一直贯穿了我福建之行的始终。烦,而且难!
  正因如此,我的往返机票一直到十一月中旬“两会”(谜会、教材会)完全落实才买好。展猜错过、笔试错过、盛大的开幕式也错过、精彩的巾帼赛更是错过了。留给我的只有勇者无畏争霸和团体赛两块难啃的骨头。传说中的“颁奖嘉宾”自然是戏言,领奖倒还可以博一博。
  11月24日傍晚,我登上飞往晋江的厦航班机。
  石狮,我来了!
  我的石狮谜会,由此迟到了整整一十六年;
  我的“美江杯”之旅,也随之迟到了整整一天。
  而我的谜会第一顿晚饭,也迟到了将近四个小时。
  因为,受气流干扰,飞机巡航一直不平稳;于是乎,机上餐食直到下机才匆忙一人发一盒,吃不了就兜着走呗。本来就已晚点了,我也是心急火燎打车要赶往酒店准备去争霸,哪有时间和心情吃。办完入住手续赶紧乘电梯赶往泉冠十一楼,争霸赛马上就要开始。我便替换小蔡同学坐上了赛场。
  争霸战偏重于娱乐,赌的成分居多,这在石狮也是一个全新的尝试。我们运气还不错,初赛顺利闯进了前六,最终取得第四的成绩。肖飞扬第一次参加这种全国性的现场赛事,对她是难得的锻炼机会。有个“功守道”的谜,就还是她猜出来的。
  争霸之后是内部联谊会猜,团体队出五条,个人名义参会的出两条。联谊谜和50条展猜谜都是我创作和组稿的,并设计制作谜笺和打印;当时考虑到不能按时与会,直接就将谜笺快递寄到了组委会。湖南被安排在较后面的位置上场,由我主持,衡阳文化宫的罗主任发奖。整场会猜,也弄了几份奖品。更有趣的是,河北队居然做了条谜,底是我的姓加“大大”两字,巧合的是其时我已站到一旁,正准备湖南队的候场,众人遂都笑“大大”要上了。
  等到联谊结束,时间都已十点半;我也实在是肚子饿了,跑到酒店斜对面的小馆子,要了一碗排骨面和一盘饺子对付着。
  第二天是个人电控和团体赛。段夏青作为此前产生的笔猜冠军顺利入围电控决赛,男女混合同台竞技,规则颇有出新之处,场面亦相当精彩激烈。随后的团体赛,段夏青、肖飞扬和我再度登台。各队好一番你争我夺,最终湖南以第三名的成绩,荣获团体一等奖。其中段夏青在个人笔猜环节,一人独得满分50分,惊艳全场。肖飞扬初生牛犊不怕虎,敢抢敢拼,得到了很好的锻炼,也结识了众多谜友。
  姗姗来迟的石狮谜会之行,收获满满,有个人的也有团体的。算上满载而归的保定谜会、平望谜会,我即将过去的2017灯谜活动划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特别应该鸣谢的是我在石狮的同居好友,台湾高武煌先生。高先生已年届七旬,画乐谜诸法皆工。因看到我咳嗽有点厉害,他专门为我去到外面了买了蜜炼川贝枇杷膏(此处好像有植入广告的嫌疑),并嘱咐我按方服用。先生对我辈后学的拳拳关爱着实令人感动和难忘。
  梦圆石狮,感谢石狮!

 

原文地址

网友评论

更多

友情链接

闽ICP备13010859号
Copyright © dengmi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灯谜文化网 版权所有
Email:963694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