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所有
浅论汉语方位字在灯谜中的意指延伸(邱景衡)
发表日期:2017-12-22 9:55:17 阅读人数:0添加收藏

  灯谜创作中以汉字结构的“方位”指示来做谜,无论是在字谜或词语谜中比比皆是。这种手法技巧被大量采用,谜人无不顺势而为。方位谜古自有之,南朝宋·鲍照作品“龜”(龟)字谜:“头如刀,尾如钩,中央横广,四角六抽,右面负两刃,左边双属牛”。明·李开先《诗禅》作品:“外十口,内十口”猜县名:古田。清·又一村居士作品:“吴头楚尾”猜“足”字;“春末夏初”猜“旦”字。不胜枚举。今天的“方位谜”其“方位指向”已被大大拓展,近几年来,灯谜在方位字、词的指向指代上有着不断地强势延伸,上下左右首、东南西北中、心后外里前、起始末间终,等等等等。似乎已经满足不了现代灯谜的发展需要,它们或主动或被动拼命在寻求突破,作为方位指示文字与往时已不可同日而语。
  《现代汉语》中,方位字词表示的方向、位置,在单音节字有:上、下、前、后、左、右、东、西、南、北、中、内、外、里、间、边等,其数量虽然少在灯谜表现中能量却很大。合成方位词也一样,东南、西南、东北、西北、上下、前后、左右、内外等等,都是灯谜创作中最常用的。要说明的是,灯谜中所讨论研究的方位字词,仅仅是指向汉字本身以及由此而产生的谜底构成的重组再造,完全是一种文字游戏,不存在做为句法成分的能力和作用,它是制作、构成方位谜结构的参照字,仅此而已。
  单音节方位词在灯谜中的示向,如:“上(北↑)、下(南↓)、前(西←北↑)、后(?↓东→)、左(前、西←)、右(后、东→)、东(?→后)、西(?←前)、南(?↓后)、北(?↑)、中(?)、内(?东→)、外(北、西↑←)、里(?东→)、间(?)、旁(西←东→)等,以及合成方位词”东南(右下↘)、西南(左下↙、东北(右上↗)、西北(↖左上)、左上(西北↖)、右上(东北↗)、左下(西南↙)、右下(东南↘)“等。都是一种直指、明指,而且有些方位可以互指互换,这里且称作”笔指“,即这些方位都明确地指向文字的笔划所在。这一类的灯谜很多,如,王能父作品:”前头加一个“,猜”伞“字;汪寿林作品:”齐璜即白石,继承中国画“猜收藏品二,谜底”碧玉、田黄“。央视《中国谜语大会》一等奖吴建伟作品:”出警后一心除恶“猜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词”敬业“。江更生作品:”孔雀东南飞“猜”孙“字,面为汉乐府诗。邱中尧作品:”鸿飞那复计东西“猜”工“字,面为苏轼《和子由渑池怀旧》句。再如”中堂还需配对联“猜”品“字;以合成方位词”东北“入谜,杨耀学作品:”东北抗联“猜字一:谜底:”立“。谜中”抗、联“的东北方分别指”亠、?“,然后组成谜底”立“。同样指向”东北“方位,王一洲作品:”率军挥师东北“猜”帅“字,作者为中学生。以苏轼诗句”我行西北隅“为谜面,猜”找“字,意指将”我“字去掉方位西北(左上)的一撇扣底。等等都是以”笔指“方位入谜。凡此以外,还有方位离合字谜,不是本文讨论的范围。这里要研究的,是汉字方位的”意指“(方位”意指“字符在后文中列出),也就是汉字方位指向的种种延伸。这种”方位延伸“极大的拓展了方位指向的空间,在制谜实践中被广泛应用,为灯谜提供了非常广阔的创作天地。例如”早“”晚“现在也进入了方位指向,”早“可以指上、指前,”晚“可以指下、指后或者”末“。典型的一例,”春晚“原来会意去掉”日“,现在以方位留下”日“。中国谜语大会征谜的获奖佳谜,王进作品:”直达春晚迎猴年“猜”申“字,就是此种扣法。方位”意指“谜的早期作品:”八“。猜战国人名二,谜底为:白起、黄歇。谜底中的”起“、”歇“,就是一种方位”意指“,像这种方位”意指“出现在谜底的并不多见。清·俞樾作品:”人“。猜《礼记》一句,谜底:先立春三日”,其方位字“先”就出现在谜底。无独有偶,俞曲园还有一谜以“意”射《礼记》二句,谜底为:“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亦是如此。一般来说,方位意指绝大部分用在谜面。1982年6月4日《北京晚报》特别刊登了一组以“方位字谜”为标题的谜作:1.以辛弃疾词“日月自西东”为面,打“明”字;2.怀古西江月。打“湖”字;3、从上至下,广为团结。打“座”字;4.向前一直去。打“句”字。此外,查坤林先生35年前,别开生面创造性地,以“新选唐诗三百首”猜“产”字(刊登于《北京晚报》)。谜面上的“首”提示了“新选唐诗三百”的方位笔画:“丶 丿 丶 丶 一 一 ”,然后由这六个笔画组合出谜底“产”字。再说“首”字的意指,第二届华素杯优秀奖谜作:“牛顿首先发现万有引力”。猜字一,谜底:“励”。这一条谜中出现了两个“方位意指”字“首”和“先”,分别指向“牛”和“顿”,“意指”方位落实两个笔画“丿、一”,与发现“万”、有引“力”,再造出谜底:“励”。
  灯谜中,笔画的方位“意指”,其基础来源于汉字的结构,这对方位字在灯谜中的指向非常有意义。方位指向与汉字结构配合得是否合理、准确,谜面造句是否通顺可读无佶屈聱牙,能决定一条谜的成败。独体字外,汉字有左右结构?,如:挣、伟、休、妲;上下结构?,如:志、苗、字、胃;左中右结构?,如:湖,脚,溅,谢;上中下结构?,如:奚、髻、禀、亵;半包围结构中有:右上包围结构?,如:句、可、司、式;左上包围结构?,如:庙、病、房、尼;左下包围结构?,如:建、连、毯、尴;上包围结构?,如:同、问、闹、周;下包围结构?,如:击、凶、函、画;左包围结构?,如:区、巨、匝、匣、臣;全包围结构?,如:囚、团、因、囹、圆;镶嵌结构?,如:坐、爽、夹、噩。等等。所有汉字的部件组合都可以归类到上述的某一形体结构。也有人将上下结构中形如“品、晶、森”的汉字的结构称为“品字结构”,把形如“?、燚”的汉字结构称为“田字形结构”。汉字的多种多样结构形态为灯谜创作引导出了形形色色、虚虚实实、欲盖弥彰的“方位”指向。在此基础上,用方位“意指”加以纵横交叉组合排列,则谜之千变万化将无穷尽。这几年,方位字“意指”,经过灯谜爱好者不断的开拓创新,发现了相当多的字素含有方位“意指”内涵,并且在制谜过程中不断筛选、淘汰、刷新,使得方位“意指”字、词的指向属性越来越明晰。虽然看法不尽一致,然还是不断有约定俗成的方位“意指”字加入到制谜行列中来。譬如“始、终”在制谜实践中,赵首成作品:“始燃灯烛终荧荧”。打小苹果歌词一句,谜底:火火火火火。若能与其他谜法一起扣合,则可使作品更显丰满,苏州市民间文艺“金桂奖”金奖,沈人安作品:“对贪贿始终说不,犯案子一个字抓”。打字一,谜底:樱。还有如:“齐鲁始终青未了”猜常用词“文明”。这两条谜的“始、终”一指前(上)后,二指上下。“始终”二字本身并不表示方位,但它的含意却是指开头和结尾,到了灯谜里,“贪、贿”之“始、终”被会意指向“今、有”;“齐鲁”字之“始、终”被会意指向“文、日”,而方位意指字“了”则指向“青”字的下方“月”。其“意指”就都有了明确方向。再来说说“头”、“顶”、“峰”、“心”,如以“创业万事在开头”猜海南地名“三亚”;“角色顶刮刮,不用张口先拍手”猜“挹”字;“上学高峰人挤人”猜“炎”字。苏剑作品:“苦心三迁见品行”猜西北地名“昌吉”。这几条谜,谜面中的“头”、“顶”、“峰”、“心”都是方位意指字在灯谜之演绎。2017年京津冀谜赛佳谜榜首韩新作品:“为人端正获高誉”猜北京地名:大兴。谜面里的“端”、“高”分别指向“正、誉”的“一、兴”作为向上的意指。再如,和世芹作品:“中国梦,梦飞扬,冀南北,齐腾飞”猜河北省地名:玉田。薛道达作品:“苦心终究为天下”,猜新名词“十九大”。 这些佳作,都在方位意指上下足了功夫。
  为了方便大家将它们运用于制谜,笔者整理出了一份不完全的灯谜常用汉字方位“意指”字,供各位同好参考并补充。根据汉字由上而下、由里而外、从左到右的书写习惯,对随机排列的意指字在括号里用箭头及符号注以示向:
  里(?→)、外(↑←□)、起(←↑)、止(↓→)、始(↑←)、开(↑)、头(↑←)、尾(↓→)、早(←↑)、晚(↓→)、尽(↓)、歇(↓)、偏(←→)、才(←↑)、完(↓)、前(←↑)、后(↓→)、结(↓)、了(↓)、浮(↑)、沉(↓)、梢(↓→)、眉(↑↖↗)、心(?)、间(?)、首(↑)、先(↑←)、方(↑←)、端(↑)、高(↑)、低(↓)、底(↓)、尖(↑)、顶(↑)、侧(←→)、础(↓)、基(↓)启(↑)、根(↓)、帽(↑)、末(↓)、角(↖↗)、肇(↑←)、深(?)、浅(↑)、终(↓→)、(冒↑)、初(↑←)、冠(↑)、尾(↓→)、边(←→)、天(↑)、地(↓)、面(↑)、脚(↓)、表(↑)、缘(↑↓←→)、足(↓↙↘)、央(?)、内(?→)、峰(↑)、巅(↑)、初(↑←)、锋(↑←)、际(□)、沿(←→)、周(□)、领(↑←)、旁(←→)、蒂(↓)、毕(↓→)、口(↑←)、皮(↑□)、绪(↑)仰(↑)、隅(↑←↓→)、陲(↑←↓→)极(↑↓)、封(↓↑)、收(↓→)、核(?)、篷(↑)、圈(□)、环(□)、框(□凵)、刚(←↑)、启(↑)、讫(↓→)、浮(↑)、沉(↓)、空(↑)、半(↓↑←→)、至(↓→)昂(↑)畔(←→)。东南(↘)、西南(↙)、东北(↗)、西北(↖)……
  虽然有这么多的“意指”字,归根结底还是要一个个落实到“笔指”的方位“东南西北中上下左右”等原始指向中去,只有这样,“意指”的方位字才能起到“实指”的作用。上面例举的一些字,绝大部分本身并不表示方向,而括号内的指向要在一定的语言环境中才能起到“方位意指”的作用。所以,在制谜时万万不可生搬硬套将它们当作方位实指字孤零的单独的使用,谋面时一定要为之创造自然适当的情节、语境。如,武骝作品:“雾霾终于散尽,冀中重见蓝天”。打作曲家:“雷蕾”。谜面有意有境,用了三个方位意指字“终、尽、天、”一个方位“笔指”字“中”。前句指向扣出了“雨雨”,后句“冀中重见”扣出了“田田”,“蓝天”之“天”则作为意指字指向“蓝”的上方“卄”字头,可谓把方位指向发挥到了极至。再来为“开”和“结”设计一个谜面:“开花结果在人间”。猜字一,谜底:茶。意指字“开”和“结”在这样的意境里则可以当作方位“上”、“下”用。
  上文说到,汉字结构有上下、左右、上中下、左中右、包围、半包围等多种多样形式,如包围结构,王能父作品:围起篱笆,好种庄稼“。”十“字;”因“字打电视系列片《大国外交》。汉字里,其他的结构指向都比较清楚,唯独”半包围“有点分不清”家“,就拿”谜“字来说,其结构有点像”左中右“,但里面还掺杂有”半包围“,那么”谜“的”心“能不能扣”辶“呢?回答是不肯定的。”随“心也一样,曾见有评出的佳谜,任建明作品:”西湖奇云随心游“。射文物古迹一。谜底:大运河。这是一条拆字谜,别的且不论,单看”随心“怎么扣?作者将”随心“扣”辶“,其与”谜心“扣”辶“同样以”心“作为方位指向字,将随之”心“的”辶“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还看到一条谜,以”并居高位,努力配合“猜新词:屏奴。”居“是半包围结构,”高“为方位”意指“字,”居“字之”高“却拖着一个长长的尾巴,然它是一个”半包围“整体不可分割。汪寿林作品”得了偏头痛,定要请郎中。有了后遗症,还要找医生。“猜”疗“字,一条谜要在两个半包围字”痛“、”症“上找方位颇不容易,谜面上的”偏头、后“就意指”“痛”字的“疒”和“症”字的“正”。“有了”二字直击主题,双扣谜底“疗”。尤其难得的是“偏头”二字,将“痛”字的方位“疒”指示得准确无误。长三角谜赛佳谜王栋臣作品:“夕卧东床上,坦腹肚尽露”。猜高校简称:“广外、复旦”。就是将“床”之“半包围”部分的“广”当作方位“上”的指向,而按笔画来说“床”的“上”最多是“亠”,然它又是一个“半包围”结构。可见方位意指在灯谜中要看扣合环境而定,可以不拘一格。像这样的情况,制谜中经常会遇到,好在灯谜中有“形扣从宽”一说。此外,方位指向的“量”,在制谜者的想象中也可根据离合造字的需要而截取,这个比原来任性多了。比如对“起”、“始”“首”、“初”等的指向,可以是一个笔划也可以是半个字甚至一个少笔单元字。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值得注意,就是笔画取舍的统一。某次谜赛中有一道笔答题,谜面为:“美丽人生德为先”打字一。谜底:彦。谜面紧扣比赛主题非常好,但是扣合上有问题,“先”字作方位意指,“美丽人生德为”6个字的第一笔应该是“丶 一 丿 丿 丿 丶”,然谜底“彦”9笔,多了3个笔画,原来,问题出在方位指向的笔画提取有多有少不统一,谜面中“美”字/?,“德”字/丿丿,各提取两个笔画,而其余的都是提取一个笔画,谜面落实谜底所指笔画有多有少,这就违反了扣合惯例,难怪没有一个人答出来。对左右结构、上下结构、左中右结构、包围、半包围结构甚至单体结构,虽然都可以据作谜拆字离合需要对其“掏心掏肺”,但是一定不要有勃于灯谜扣合规律。如黄远新获奖作品:“大国之中,首推唐宋”,打湖南省地名邵阳的古称:宝庆。这条谜用了“中、首”两个方位字,其“首”字分别指向“宀”、“广”,统一是三笔,是为适当。互联网时代电脑汉字输入联想链接的字、词对人们的视觉冲击,常常会使人的思维产生多元化的善意“误导”,有时候甚至会改变你遣词造句之初衷。灯谜,就是在这样完全颠覆传统的、全新的语言环境中,甚至跳过了潜移默化的过程抢先更新思维方式,以适应当今快节奏以自媒体为直播平台的新灯谜时代。
  中华传统文化博大精深,“方位文化”遗产丰富。一、“八卦”方位,古代按八卦各卦性质而配以方位:天乾为南,地坤为北,东方为离,西方为坎,西北为艮,东南为兑,西南为巽,东北为震。二、“五行”方位,金木水火土,分别代表五个方位:东方为木,南方为火,西方为金,北方为水,中央为土。三、“天干地支”方位,其中,十“天干”所对应方位:甲乙为东方木;丙丁属南方火;戊己为中央土;庚辛为西方金;壬癸为北方水。十二“地支”所对应方位:亥子对应北方水;寅卯对应东方木;巳午对应南方火;申酉对应西方金;辰、戌、丑、未分别对应东南、西北、东北、西南。灯谜中创作中,五行八卦天干地支所对应的方位,一般用于“借代”比较多,如“南南合作”猜“炎”字;“中东和会方散会”猜唐代诗人“杜甫”;“茅舍东边八卦山”猜中草药“芦根”;“红太阳初升东方”猜时事地名“朱日和”。但这些谜中的方位字与方向没有关系,因此不能称为“方位谜”。因为缺乏这方面的语言环境,目前很少见到以它们作为方位指代的灯谜作品。2017年邵阳谜赛中,贺国辰等人获奖作品:以主办方命题的“湘中湘西南经济文化中心”为谜面,打传统易卜常用词。谜底:木水火金土。清·乾隆《玉荷隐语》费源作品:“兄”猜《正蒙》一句,谜底:兑上缺。上面今古二谜似可称为五行八卦方位谜,诚为难得。相信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出现更多的以五行八卦之方位用作为方位指向的谜作。
  这么多的方位意指字,由于汉字的一字多义,遂使人看得眼花缭乱。例如“高足”二字,本意不表示方位,介入灯谜使它们的含意由简单变得复杂,“高足”之高可以指足字的上面“口”,“高足”之足又可以可以指高字的下面“冋”。方位指示看似复杂,然而仔细分析一下,实际上的方位指向也就是上中下、左中右、东南西北、四面八方而已。也是因为灯谜,使得复杂的方位“意指”又回归简单。
  原载《文虎摘锦》2017年冬季刊。

 

原文地址

网友评论

更多

友情链接

闽ICP备13010859号
Copyright © dengmi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灯谜文化网 版权所有
Email:963694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