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所有
【识谜十辩】(之五)大小之辩:技巧与境界(顽石斋)
发表日期:2017-10-16 9:17:52 阅读人数:51添加收藏
  有道是“无巧不成谜”,技巧是灯谜成立之基础。故谢会心在《评注灯虎辨类》中说“制谜有法门,犹作文之有题法”。这里的“法门”就是技巧。


追溯灯谜之源流,隐语也罢、廋词也好,文义谜也罢、事物谜也好,欲“回互其词,使昏迷”,一定离不开语言文字的技巧。“黄绢、幼妇、外孙、齑臼”,这是离合转义之技巧;“一人一口酥”,这是字形变幻之技巧;“子在,回何敢死”,这是谐音代指之技巧;“画时圆,写时方,冬时短,夏时长”,这是描形说理之技巧;“不提起倒也罢了,一提起泪洒江河”,这是寓物比事之技巧。


同时,灯谜的技巧也是不断发展的。在前人所谓“会意、象形、谐声、增损、离合、假借”诸体的基础上,柯国臻先生总结出灯谜法门100种,可谓洋洋大观、包罗万有。但检视今日之谜坛,新底材、新思路日益增多,又出现了许多新方法、新技巧。“秋叶半落,渔歌互答,闻有声霍起,此何声也?似鹤鸣,又若狐音(字)和”,这是多扣夹击之技巧;“枇杷花底校书人(古国)巴比伦”,这是成句离合之技巧;“他日登金榜,须臾天下闻(十字沟通致歉语)未来得及第一时间通知”,这是造底顿读之技巧;“几笔丹青几瓣雪(电脑用语)486”,这是计画取数之技巧;“互帮互助拆字谜(网络小说)《一二一》”,这是标点离合之技巧;“甩开双臂向东奔(常见姓氏)方”,这是整字象形之技巧;“玉垒浮云变古今(唐诗目,遗珠)琴台”,这是加注别解之技巧。正是有了这些新的技巧,灯谜之圃才变得愈加缤纷多彩、锦簇花团。


好的技巧也是佳谜鉴赏的重要因素。有时候,仅仅技巧出众一条理由,就撑得起一条佳谜。比如的“瘦下来穿什么都百搭,没瘦下来穿什么都白搭(字)一”,所用不过常见抵消之法,却因作者胆识过人、笔力雄奇而显得格外打眼;又如“久未晤面(畅销书清点语,含书名二)有《日子》、没《看见》”,作者一反常规,另辟蹊径,通过造目技巧对底材重新改造,竟谋得佳构如斯。


当然,大部分时候光有技巧是不够的,要成其为佳谜,技巧之外,总还需要些别的东西。有人觉得要有文采,有人觉得要有意境,有人觉得要有谜味,我觉得都对,但文采、意境、谜味,似乎还是说不尽我在猜谜读谜赏谜中感受到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呢,又似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有时候,我读到的好谜是有情绪的。读到“念你,悲你,惜你,你影踪儿全无,心俱碎,残花相依(成语)今非昔比”,我会黯然神伤;读到“众人都哄然叫妙(军旅作家连作品,卷帘)高玉宝《高玉宝》”,我也会哄然叫妙;读到“手握刀绳劝公死(五字常言)要钱不要命”,我会扼腕兴嗟;读到“奸人何事乾坤里,一日雷霆十二时(中药二)景天、地不容”,我会怒不可遏;读到“月光娟娟,参差满砌(诗经句)如切如磋”,我会心静如水。


有时候,我读到的好谜是有性格的。读到“众皆出手,悉败于布(建筑材料冠数量)一块石头”,我能看到活泼狡黠;读到“白首不改吞吴志(毛泽东词句)天知否”,我能看到豪迈老成;读到“闲中立品淡为先(字)澡”,我能看到平和随性;读到“每晚都憋醒,气得直骂娘(八字歌词)夜夜想起妈妈的话”,我能看到幽默风趣;读到“解析棋局,一如人生(世界史人名)斯大林”,我能看到坦荡通达。


有时候,我读到的好谜是有温度的。读到“谁愿意做奴隶?谁愿意做马牛?(五字排球教练布阵用语)自由人人选”,我会感受到鲜血的炽热;读到“远行之际,多少叮咛,多少泪水(字)睆”,我能体味到亲情的暖流;读到“岂有愁如海而可存乎?(八字成语半句,卷帘)亡秦必楚”,我会感伤于绝望的冰冷;读到“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苏武传》句)终不得归汉”,我会唏嘘于历史的悲凉;读到“那草、那木、那竹、那门、那一人,那逍遥旧时分(宋词句)莫等闲”,我会忍不住咀嚼起回忆的温馨。


有时候,我读到的好谜是有情怀的。读到“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五字围棋名词)迷你中国流”,我会记起民族的苦难;读到“邓稼先,一生苦心造两弹(字)释”,我会追随先贤的脚步;读到“心化磁石,每指南方(称谓)慈母”,我会感慨母爱的深沉;读到“石作枕头草作床,受苦她也不在乎(食物)蘑菇”,我会明白等待的凄怆;读到“嵇康虽死,嵇绍不孤(六字外登山家名言)因为山在那里”,我会洞悉友谊的力量。


有时候,我读到的好谜是有呼吸的。读到“这丝丝隐约缭绕,淡淡如水的流光(成语)火烧火燎”,我会随时光品味人生;读到“那日春光如水,你着了新裁的花衣,十分迷人(外已故作家)泰戈尔”,我会随镜头定格思绪;读到“一声钟响一念空(五字梁凤仪小说名)当时已惘然”,我会随钟声遁入禅境;读到“生,似一线悬空;亡,如烛火幻灭(外名著)牛虻”,我会随烛火洞透生死;读到“人生如品茶,心清情自逸(19笔字)藻”,我会随茶香物我两忘。


王国维说,“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这些情绪、性格、温度、情怀、呼吸,其实就是灯谜的境界。凯文凯利在《失控》一书中阐释过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涌现”。这是一个复杂性科学的名词,意思是个体遵循简单的规则构成整体的时候,一些新的属性或规律会突然在系统层面诞生。譬如不同的音阶组合在一起竟能产生旋律,许多的交易组合在一起竟能成为市场,大量的神经元组合在一起竟能产生思维。灯谜也如此。不同的文字和技巧组合在一起,就会产生这些情绪、性格、温度、情怀、呼吸,就会让灯谜有境界,让灯谜有魂。


技巧本小,境界则大;技巧是体,境界是魂。没有技巧,不成灯谜;没有境界,难成佳谜。要成就一条好谜,要懂技巧,更要有境界。


做谜如此,做人又何尝不是呢?

 


有道是“无巧不成谜”,技巧是灯谜成立之基础。故谢会心在《评注灯虎辨类》中说“制谜有法门,犹作文之有题法”。这里的“法门”就是技巧。


追溯灯谜之源流,隐语也罢、廋词也好,文义谜也罢、事物谜也好,欲“回互其词,使昏迷”,一定离不开语言文字的技巧。“黄绢、幼妇、外孙、齑臼”,这是离合转义之技巧;“一人一口酥”,这是字形变幻之技巧;“子在,回何敢死”,这是谐音代指之技巧;“画时圆,写时方,冬时短,夏时长”,这是描形说理之技巧;“不提起倒也罢了,一提起泪洒江河”,这是寓物比事之技巧。


同时,灯谜的技巧也是不断发展的。在前人所谓“会意、象形、谐声、增损、离合、假借”诸体的基础上,柯国臻先生总结出灯谜法门100种,可谓洋洋大观、包罗万有。但检视今日之谜坛,新底材、新思路日益增多,又出现了许多新方法、新技巧。“秋叶半落,渔歌互答,闻有声霍起,此何声也?似鹤鸣,又若狐音(字)和”,这是多扣夹击之技巧;“枇杷花底校书人(古国)巴比伦”,这是成句离合之技巧;“他日登金榜,须臾天下闻(十字沟通致歉语)未来得及第一时间通知”,这是造底顿读之技巧;“几笔丹青几瓣雪(电脑用语)486”,这是计画取数之技巧;“互帮互助拆字谜(网络小说)《一二一》”,这是标点离合之技巧;“甩开双臂向东奔(常见姓氏)方”,这是整字象形之技巧;“玉垒浮云变古今(唐诗目,遗珠)琴台”,这是加注别解之技巧。正是有了这些新的技巧,灯谜之圃才变得愈加缤纷多彩、锦簇花团。


好的技巧也是佳谜鉴赏的重要因素。有时候,仅仅技巧出众一条理由,就撑得起一条佳谜。比如的“瘦下来穿什么都百搭,没瘦下来穿什么都白搭(字)一”,所用不过常见抵消之法,却因作者胆识过人、笔力雄奇而显得格外打眼;又如“久未晤面(畅销书清点语,含书名二)有《日子》、没《看见》”,作者一反常规,另辟蹊径,通过造目技巧对底材重新改造,竟谋得佳构如斯。


当然,大部分时候光有技巧是不够的,要成其为佳谜,技巧之外,总还需要些别的东西。有人觉得要有文采,有人觉得要有意境,有人觉得要有谜味,我觉得都对,但文采、意境、谜味,似乎还是说不尽我在猜谜读谜赏谜中感受到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呢,又似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有时候,我读到的好谜是有情绪的。读到“念你,悲你,惜你,你影踪儿全无,心俱碎,残花相依(成语)今非昔比”,我会黯然神伤;读到“众人都哄然叫妙(军旅作家连作品,卷帘)高玉宝《高玉宝》”,我也会哄然叫妙;读到“手握刀绳劝公死(五字常言)要钱不要命”,我会扼腕兴嗟;读到“奸人何事乾坤里,一日雷霆十二时(中药二)景天、地不容”,我会怒不可遏;读到“月光娟娟,参差满砌(诗经句)如切如磋”,我会心静如水。


有时候,我读到的好谜是有性格的。读到“众皆出手,悉败于布(建筑材料冠数量)一块石头”,我能看到活泼狡黠;读到“白首不改吞吴志(毛泽东词句)天知否”,我能看到豪迈老成;读到“闲中立品淡为先(字)澡”,我能看到平和随性;读到“每晚都憋醒,气得直骂娘(八字歌词)夜夜想起妈妈的话”,我能看到幽默风趣;读到“解析棋局,一如人生(世界史人名)斯大林”,我能看到坦荡通达。


有时候,我读到的好谜是有温度的。读到“谁愿意做奴隶?谁愿意做马牛?(五字排球教练布阵用语)自由人人选”,我会感受到鲜血的炽热;读到“远行之际,多少叮咛,多少泪水(字)睆”,我能体味到亲情的暖流;读到“岂有愁如海而可存乎?(八字成语半句,卷帘)亡秦必楚”,我会感伤于绝望的冰冷;读到“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苏武传》句)终不得归汉”,我会唏嘘于历史的悲凉;读到“那草、那木、那竹、那门、那一人,那逍遥旧时分(宋词句)莫等闲”,我会忍不住咀嚼起回忆的温馨。


有时候,我读到的好谜是有情怀的。读到“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五字围棋名词)迷你中国流”,我会记起民族的苦难;读到“邓稼先,一生苦心造两弹(字)释”,我会追随先贤的脚步;读到“心化磁石,每指南方(称谓)慈母”,我会感慨母爱的深沉;读到“石作枕头草作床,受苦她也不在乎(食物)蘑菇”,我会明白等待的凄怆;读到“嵇康虽死,嵇绍不孤(六字外登山家名言)因为山在那里”,我会洞悉友谊的力量。


有时候,我读到的好谜是有呼吸的。读到“这丝丝隐约缭绕,淡淡如水的流光(成语)火烧火燎”,我会随时光品味人生;读到“那日春光如水,你着了新裁的花衣,十分迷人(外已故作家)泰戈尔”,我会随镜头定格思绪;读到“一声钟响一念空(五字梁凤仪小说名)当时已惘然”,我会随钟声遁入禅境;读到“生,似一线悬空;亡,如烛火幻灭(外名著)牛虻”,我会随烛火洞透生死;读到“人生如品茶,心清情自逸(19笔字)藻”,我会随茶香物我两忘。


王国维说,“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这些情绪、性格、温度、情怀、呼吸,其实就是灯谜的境界。凯文凯利在《失控》一书中阐释过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涌现”。这是一个复杂性科学的名词,意思是个体遵循简单的规则构成整体的时候,一些新的属性或规律会突然在系统层面诞生。譬如不同的音阶组合在一起竟能产生旋律,许多的交易组合在一起竟能成为市场,大量的神经元组合在一起竟能产生思维。灯谜也如此。不同的文字和技巧组合在一起,就会产生这些情绪、性格、温度、情怀、呼吸,就会让灯谜有境界,让灯谜有魂。


技巧本小,境界则大;技巧是体,境界是魂。没有技巧,不成灯谜;没有境界,难成佳谜。要成就一条好谜,要懂技巧,更要有境界。


做谜如此,做人又何尝不是呢?

 

 

原文地址

网友评论

更多

友情链接

闽ICP备13010859号
Copyright © dengmi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灯谜文化网 版权所有
Email:963694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