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所有
【识谜十辩】(之四)动静之辩:成底与造底(顽石斋)
发表日期:2017-10-11 9:32:07 阅读人数:61添加收藏
 


新世纪以降,谜坛最热闹也最持久的争议恐怕就是对“造底谜”的看法了。这也是我早就想讨论的话题。


要谈这个问题,先得对“造底”的内涵与外延做一个清晰的界定。在灯谜中,“造底”最早是“改造底材”的意思,《中国谜语大辞典》有此条目,指通过别解、异读、顿读、拆字、用格等方法对谜底进行改造,是一种灯谜创作的方法。2001年,郭少敏发表《由“造底”现象谈灯谜的创新》,对“造底”提出了全新的定义,即“谜底并非使用一般现成的谜材,而是明显地带有由数个底材‘制造’而成的痕迹”。其后,谜人在谈到“造底”一词时,基本上都是取“不使用现成谜材”这一意思。其间,也有谜人将类似情况称作“底材延伸”“底材边缘化”“连带式灯谜”等,但都不及“造底”一词概括得准、传播得广、使用得多。


为此,本文沿用“造底”一词,并基于此,将灯谜的谜底分为“成底”与“造底”两大类。


所谓“成底”,也即固定谜底,包括“单一谜底”和“同目集底”两种情况。“单一谜底”无需多做解释,就是“字”“成语一”“七言唐诗”等;“同目集底”是指相同谜目的多个底材组合成为谜底,如“电影三”“红楼梦人物二”等。“成底”的特点是静态、规范、可查。所谓静态,是指谜底可以用固定的谜目标注;所谓规范,是指谜目不但固定,而且是统一、规范、标准化的;所谓可查,是指谜底可以在射虎必备或网络谜材库里查到。


所谓“造底”,也即非固定谜底,包括“延伸造底”和“完全造底”两种情况。“延伸造底”,顾名思义就是以固定底材为基础进行延伸得出的谜底,如“赞成王大治”“上肯德基去”“去过成都青城山”“美男排行期待定”等等;“完全造底”则是指纯粹由作者创造的谜底,如“未来得及第一时间通知”“不想当头一棒”“才两三拨生意”“读上去平平”等等。与“成底”相反,“造底”的特点是动态、个性、不可查。所谓动态,是指谜底本身不能用固定的谜目标注;所谓个性,是指这些谜目不但不固定,而且很少相同,谜作者会针对每一条造底谜单独创造出一个谜目,以便实现谜目准确标识、有效猜射的功能;当然,这样的谜底是不可能通过射虎必备或者谜材库直接查到的。正因为如此,也有人也将“造底”称为“造目”。


还有一种情况介于“成底”和“造底”之间,即不同类别但具有联系的两个或两个以上固定底材连缀在一起组成的谜底,我称之为“连带集底”,如“食品冠量”“泊人连泊号”“作家连作品”等等。有时,“连带集底”更类似于“成底”,如“一听可乐(饮料冠量)”“固原地图集(地名连出版物)”“那英好美时(品牌冠形象代言人)”等;有时候,其创作思路和方法又与“造底”更加接近,如“一丈青色的确良(纺织品冠颜色冠量)”“布罗林冲入禁区(外球星连动作)”“大众系高尔基本色(按厂商分类词连汽车品牌连颜色类)”等。为简化起见,在本文中,我将后一种情况视同“造底”一并进行讨论。


说是“动静之辩”,其实“成底”是灯谜的传统,无需一辩,真正有争议的还是“造底”。对此,谜刊上、谜文中、谜群里,充斥着各种争论和批评的声音。誉之者,称之“反映了当代灯谜创作追求意境营造的创新理念,体现了当代灯谜创作不忘继承推陈出新的思维模式”;毁之者,称之属于“剑走偏锋”的“末技”,不但“会使自己的创作走入死胡同”,更“破坏了灯谜创作固有的审美志趣和所承载的文化使命”。正如郑天伦所说,“爱者爱之入骨,无造不欢;恨者却恨之入骨,逢造必拍。就在这样的争议声中,造底谜一路加速前行,其创作实践如雨后春笋般增长,不但没有如有些人预言的那般昙花一现、“自然消亡”,反而已成为当今谜坛特别是网络谜坛最重要、最常见的创作方法。以2017年华清杯为例,全部200条谜题中竟有122条是造底谜,超过60%。2016年度中华灯谜金虎奖22条佳谜中,也有一半是造底谜。


这实在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从这个现象也能看出,“造底”的确是个很复杂的事情,简单地批评或肯定都是没有意义的。对其批评,要分析批评的到底是什么?是造底这一方法还是造底泛滥这一现象?是所有的造底谜还是部分质量低下的谜作?是谜底生编滥造还是谜目指向不清?是背离传统的态度还是脱离大众的结果?对其肯定,也要看肯定的又到底是什么?是造底作为一种制谜方法的合理性?是造底反映出的创新精神?是造底谜独特的艺术取向和审美趣味?甚至是网络灯谜这一创作流派的意义和价值?


这里,我鲜明地亮出自己的观点:


首先,造底作为一种创作灯谜的手段方法,是正常的、成立的、可取的。《中华灯谜教程》对“谜底”的解释是“谜目所隐射的、要人猜射的内容”,“也可以说是谜面和谜目所提问的答案”;对“谜目”的解释是“卸载谜面后提示所要猜射事物的属性、分类范围和数量的语句。”没人规定过谜底必须要固定可查,也没人规定过谜目一定要规范、统一、标准化,就算有此规定,也不是不能打破。张起南在《橐园春灯话》中说过,“谜虽小道,然扩而充之,宇宙间一名一物,无所不包。”既然“包在我身上”标目“口语”没人有意见,“坐车上等人”作为谜底为什么就不行呢?既然“塞上司空图”作为“连带集底”可以成立,在演员和作品中间加个“的”,“从头越的卢奇”为什么就不行呢?既然企业用语“定额先进”是合理谜底,语文教学用语“分不清的地得用法”为什么就不行呢?


其次,造底是一次值得肯定的创新实践。与其他文艺形式一样,灯谜也是在不断的继承和创新中走过了一千年。拿今天的灯谜与一百年前相比,无论是谜面构造、底材选择还是猜射手法,也都有了非常大的创新和突破。海派灯谜更是以“三新”(即“谜面内容新”、“谜底材料新”和“扣合手法新”)的风格,在谜坛独树一帜。“造底”作为追求和创造新底材的一种新思路、新方法,是网络谜人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对灯谜理论的一次重要创新和发展。


第三,造底对于扩充底材、繁荣灯谜,是一条有效的途径。谜人们为什么会越来越多地选择造底、青睐造底?我以为,一是发掘底材的需要,二是避免撞车的无奈,三是创造顿读的方便。扩充底材的需求不是今天才有,从单一谜底到集底、连带,这样的实践一直在进行着。但如今,网络上和现实中的谜事活动越来越频繁,灯谜也越做越多,固定底材显得特别不够用,再加上网络时代查重的方便,用固定底材制谜不但难出好谜,而且太容易撞车。造底方法一出,立刻重新定义了底材的概念,再加上造底与顿读天作之合般的关系,如同打开了一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为灯谜创作开辟出了一条十分有效的途径。


第四,谜人们制出的造底谜良莠不齐,既有不少精品佳构,也充斥着大量的平庸之作甚至垃圾废品。如前所言,由于创造顿读的方便,造底成了一条大量产出灯谜的捷径,产量一大,自然泥沙俱下、鱼龙混杂。但这并非不是造底谜的专利,成底谜也是一样,只是由于造底谜天然具有形式上的怪异感,一旦有问题,更容易被人诟病。


总之,我认为,对造底谜既不能全盘否定,也不能一味肯定,要辩证地看、去粗求精。只要不走极端,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会同意我这个中庸的观点。但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大的争议呢?我想,关键在于对第四点“良莠不齐”的具体认识。哪些谜是“良”?哪些谜是“莠”?谜人的认识各不相同。不少人认为,造底必须合情合理,不能生编硬造。比如,郑天伦提出“造的底要符合生活实际,合情合理,或是实际生活中人们常说的、常做的”黄宜耀提出造底谜“必须符合日常生活的口头或书面语言习惯”,“必须符合逻辑关系”,“必须符合现实或者现实中可能发生”;我本人也在《二十四谜品》中说过,“好的造底谜,应当是制造、建造、构造、塑造,而不是生造、滥造、编造甚至伪造。所造之底,应当是成立的,是常用的,是合乎逻辑、合乎事实、合乎习惯、合乎语言文字规范的。”但这些也都是定性的泛泛之谈,一旦具体到某一条具体的造底谜,仍然有很大差异。在各种比赛的评佳实践中,这一点体现得极为明显。


那么,有没有可能建立起一种相对统一、可量化、可操作的造底谜判断标准呢?陈继耿在《灯谜新语》“当造底遇到顿读”一章中提出了一个“谜底强弱论”,给我很大的启发。他说,“我认为谜底有强弱之分,谜底著名的强于偏僻的,固定搭配的强于临时拼凑的。”“造底的制谜手法历来都备受争议,究其原因,就是造底谜作的底材太弱,也就是说谜底的科学性和合理性不如固定底材,有些谜作的谜底甚至‘弱’到突破了底线。因此在判断谜作优劣的要素中,灯谜界也越来越注重底材的强弱问题。


在上述观点的基础上,我尝试提出一条判断造底谜优劣的全新思路:如果先不考虑扣合,仅就造底谜的谜底来看,谜底是否成立、是否可取、是否称佳,取决于其强弱程度。而判断强弱不是判断是非,不是简单地“非0即1”,或者笼统地估个大概,说两句“我觉得不行”“我觉得其实还OK”,不妨对其进行参数分解,再针对不同参数进行量化打分,并通过具体的公式计算谜底的强度。强度越大,谜底越优;强度越小,谜底越劣。


具体公式可以表示为:

Q = f(t,h,c,w,m)


Q代表谜底强弱程度,t,h,c,w,m是计算谜底强度的五个参数,分别代表通顺度、合理度、常用度、完整度、美目度,谜底的强弱程度与这五个参数有关。至于五个参数的权重分别是多少,我有我的看法,每个人也可能有不同看法,此处暂且不做讨论。


五个参数的具体解释是:


通顺度(t):是指是否合乎语法、是否合乎语感、是否合乎习惯。如果将该参数按1-5分取整数分值,5分是完美,4分是不错,3分是过得去,2分是问题比较大,1分是糟糕。我们可以看通过几个具体谜例来分析。“我们快活不下去了”完全符合语法、语感和习惯,我认为可得5分。“去过成都青城山”符合语法,语感上也很通顺,但习惯上我们更可能说“去过青城山”或“去过四川青城山”,原底稍显滞涩,可得4分。“魔术二人转会热火”语法没问题,但语感上还是差点意思,“二人”显得比较生硬,习惯上也不大说“二人转会”,一般更可能指名道姓,所以得3分。“人过分天真”语法存在问题,语感上也显得别扭,更不是正常的说话习惯,生造感太强,只能得2分。而象“高教真全信不过”这样的谜底,既不符合语法,更不符合语言习惯,就只能给1分了。


合理度(h):是指事实是否成立、内容是否合理、逻辑是否严谨。仍然看几个例子。“人多好下手”就是事实成立、内容合理、逻辑严谨的典范,可得5分。“路经西藏三回”逻辑没问题,发生的可能性也存在,但毕竟只是一种想象而不是既成的事实,可得4分。“接二连三排长的话”当然也算合理,但事实不免过于生造,也就是3分的水平。至于“杜绝路人要下水”这种胡乱杜撰商家心态的谜底,或是“欠扁鹊一个人情”这种拿古人想当然的谜底,最多只能给到2分;而象“三十一块存活期死期都行”这样的谜底,既无事实也无逻辑,不管语句是否通顺,合理度这里,我是只能给1分的。我本人曾做过“越南平武汉”的底,虽然卷帘后“汉武平南越”非常通顺自然,但彻底不符合事实,逻辑上发生的可能性同样极低,也只能是1分水平。


常用度(c):是指语言是否常用、内容是否常见、用法是否常规。无论是制谜还是评佳,大家时对底造得是否通顺、是否合理相对比较关心,却往往忽略是否常用的问题。不客气地说,近几年华清杯、风云杯的许多佳谜,在这一点上都存在比较大的问题。这其实也是造底谜之所以引发大量争议、被许多传统谜人不接受的重要原因之一。按我的观点,最理想的谜底是“你放心,有我”“准备动手术”“坐车上等人”“一个接一个送”这类极为常见的说法,可以给5分。如果要带上人名地名,最好就是“布罗林冲入禁区”“官至少保”这样内容和表达都确实常见的,可给4分。而与“布罗林冲入禁区”相比,“胡人天下轮不上”虽然既通顺也合理,却不常见得多,也就是2-3分的样子,与此相类的还有“周报应该来了”“几米开外挂了”“经常山中转”“成天在佳木斯”“话李要卖相好的”“不要跟班长相好”等等。至于“宁国公演之后”“辽大对面好不”“人参果结果后”“从前边走,边老”“打倒戈大师”这样的底,在常用度这点上,我是只能给到1分的。


完整度(w):是指表达是否完整、意思是否全面、是否独立成底。这也是容易被忽略的一项指标。大部分造底谜这个问题不大,象“都是小生的不是”“一块和田玉碎了”“正在下载更新”“喝敌敌畏”等,都可以给4-5分。而有些佳谜虽然名声很大、评价很高,从完整度上说,我只能给2-3分。这些谜,有的是表达不完整,如“焦处长起草”“在安阀门”等等;有的是意思不完整,如“赞成王大治”“比喻佳丽多”等等。还有些完全不通的谜底如“王天林心头”,或是不看谜目根本不知道什么意思,如“要下四兆”“就将不死”等,那也只能是1分的水准了。


美目度(m):是指谜目不长不乱、范围不宽不窄、谜底可猜可中。谜目怪异捏造、指向不清、可能多底,也是对造底谜的集中批评意见之一。应该说,这样的批评是有道理的。由于造底谜动态、不可查的特点,要让别人猜到,必须自行创造谜目,而且永远无法做到成底谜那样简洁干净、规范统一,但我想,作为灯谜的创作者和欣赏者,至少要把谜目的简洁、准确和能猜作为追求的目标。比如,“一个接一个送”这样的谜底,用“小孩上学家庭分工”做谜目,我认为就可以得5分,类似的还有“打到你服气为止”标目“七字打架口语”,“服务特别差”标目“五字客服评价语”。而“未来得及第一时间通知”标目“十字沟通致歉语”,“正在下载更新”标目“网络操作提醒语”,“喝敌敌畏”标目“四字过激行为”,我认为可以得4分。有的谜底可别解性不错,但却不易标目,要么会为了准确牺牲简洁,如“一块和田玉碎了”标目“冠量贵重品连损坏状况”,“大众系高尔基本色”标目“按厂商分类词连汽车品牌连颜色类,3+2+3”;要么会为了简洁牺牲准确,如“一号入围作品”标目“比赛用语”,“没吃透精神”标目“文件学习用语”,我只能给3分。更多的造底谜在“美目”这一维度上也就是2分的水平,比如“近期酒类销售情况说明语,含酒名”“7字国产武器装备情况描述,卷帘”“6字家禽饲养检视语”等。至于“6字对旧社会某阶层人士人权状况询问语”“5字影视评委荐优描述,含金像奖获奖曲目,末字少笔”“6字说错台湾歌手籍贯描述”这样匪夷所思的谜目,也只能起到“堕人于五里雾中”“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功效,我只能给1分。


好了,详细说完了这个量化的工具,我终于可以说出我对造底谜的另外两条观点了:


第五,目前造底谜的评佳尺度过宽,许多“佳谜”的质量其实是要打个问号的。主要原因在于,大家在制谜和评佳时,只考虑了扣合的精彩、谜味的浓淡,而严重忽略了谜底的强弱问题。基于上面的公式,我对2001-2015年的报刊网络灯谜双十佳(二十佳、五十佳)以及2016-2017年的华清杯、风云杯佳谜进行了分析,对其中145条造底谜进行了量化打分和计算。为简便计,五个参数的权重均取0.2,强度公式简化为Q=(t+h+c+w+m)/5。打分过程略去,直接报上结果:按照我的标准和尺度,145条造底谜中,强度得分在4分及以上的57条,占40%左右。这部分谜,我认为评佳是合理的、实至名归的。强度得分在3-4分,且单项得分在2分及以上的49条,约占1/3。这部分谜,我认为可以成立,但称作佳谜还是差了点意思。还有39条得分在3分以下,或有单项得分为1分,谜底弱成这样,我认为即使扣合非常好,也基本不可取了。年度双十佳和风云华清的佳谜尚且如此,更不用说迎春杯、赏秋杯以及各种谜群谜擂里出现的谜作了。


为了不被人说成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同时也对自己的谜做了做统计分析。我虽然已久不制谜,当年也曾是造底谜的积极实践者,有不少造底谜在各类比赛中获过佳谜。于是,我用相同的尺度,对我26条获过各类佳谜的造底谜进行了量化打分和计算,4分以上的11条,3-4分的7条,3分以下的8条,比例与前述佳谜的分析大体一致。


第六,造底如此风行甚至泛滥,在网络上大有一统天下之势,绝非良性和健康的发展环境。之所以形成这一现象,有灯谜产出过大的客观原因,有谜人偷懒跟风的主观原因,也有比赛打分评佳的导向问题。如前所述,我曾积极投身与造底谜的创制实践,方炳良先生还将我称为“积极推动连带式灯谜艺术发展的代表性人物之一”,但如今久疏谜坛,猛一回望,的确有一种“路走歪了”的感觉。网络谜人身在局中,对此感受或许不深;传统谜人本就排斥,也只能够徒然兴叹;我作为一个半圈内半圈外之人,觉得有必要对这种愈演愈烈的造底之风泼一瓢冷水、踩一脚刹车。


当然,不能光破不立,泼冷水、踩刹车的同时,也给谜人们特别是网络谜人们提几点不成熟的小建议:


一是创作上更加用心,尝试不同的创作风格、追求更高的质量标准,不生造谜目谜底、不简单批量生产


二是审美上不忘初心,跳出灯谜看灯谜、跳出造底看造底,以一个初学者乃至门外汉的眼光重新审读自己或别人创作的造底谜,接受或发扬美的地方、拒绝或改进不美的部分


三是谜赛上跟随本心在杯赛选谜、评佳、打分时,不慕潮流、不追风向、不预设立场,仅从灯谜本身出发选谜评佳,努力改变造底顿读一家独大的局面,让杯赛佳谜更加多元丰富,让网络谜坛重现五彩缤纷。



写在后面


这是一个很热议也敏感的话题,但我还是想触及一下,所以利用国庆长假开始着手写。花了差不多整两天的时间,从原来预计的2000字写到了快7000字才打住,实在是大出所料。需要补充说明几点:其一,文章的核心在于提出量化的思路与方法,至于参数选取、权重设定、谜例判断,本是见仁见智的事情,绝不追求一致,只是希望大家注意到“谜底强弱”这个问题,注意到通顺、合理之外,常见和完整也是需要考量的两个方面。其二,通篇所论,只是针对谜底的强弱,没有涉及扣合本身,主要是考虑那个部分大家早就分析得足够了,也不会有太多分歧。其三,文中选择了许多谜例,大部分还是各类佳谜,许多出自谜家大腕,有的还是我多年好友,我只是陈述个人观点,对谜不对人,选择时也多是顺手拿来,未过多考虑其他,如有得罪,万请海涵。

 


新世纪以降,谜坛最热闹也最持久的争议恐怕就是对“造底谜”的看法了。这也是我早就想讨论的话题。


要谈这个问题,先得对“造底”的内涵与外延做一个清晰的界定。在灯谜中,“造底”最早是“改造底材”的意思,《中国谜语大辞典》有此条目,指通过别解、异读、顿读、拆字、用格等方法对谜底进行改造,是一种灯谜创作的方法。2001年,郭少敏发表《由“造底”现象谈灯谜的创新》,对“造底”提出了全新的定义,即“谜底并非使用一般现成的谜材,而是明显地带有由数个底材‘制造’而成的痕迹”。其后,谜人在谈到“造底”一词时,基本上都是取“不使用现成谜材”这一意思。其间,也有谜人将类似情况称作“底材延伸”“底材边缘化”“连带式灯谜”等,但都不及“造底”一词概括得准、传播得广、使用得多。


为此,本文沿用“造底”一词,并基于此,将灯谜的谜底分为“成底”与“造底”两大类。


所谓“成底”,也即固定谜底,包括“单一谜底”和“同目集底”两种情况。“单一谜底”无需多做解释,就是“字”“成语一”“七言唐诗”等;“同目集底”是指相同谜目的多个底材组合成为谜底,如“电影三”“红楼梦人物二”等。“成底”的特点是静态、规范、可查。所谓静态,是指谜底可以用固定的谜目标注;所谓规范,是指谜目不但固定,而且是统一、规范、标准化的;所谓可查,是指谜底可以在射虎必备或网络谜材库里查到。


所谓“造底”,也即非固定谜底,包括“延伸造底”和“完全造底”两种情况。“延伸造底”,顾名思义就是以固定底材为基础进行延伸得出的谜底,如“赞成王大治”“上肯德基去”“去过成都青城山”“美男排行期待定”等等;“完全造底”则是指纯粹由作者创造的谜底,如“未来得及第一时间通知”“不想当头一棒”“才两三拨生意”“读上去平平”等等。与“成底”相反,“造底”的特点是动态、个性、不可查。所谓动态,是指谜底本身不能用固定的谜目标注;所谓个性,是指这些谜目不但不固定,而且很少相同,谜作者会针对每一条造底谜单独创造出一个谜目,以便实现谜目准确标识、有效猜射的功能;当然,这样的谜底是不可能通过射虎必备或者谜材库直接查到的。正因为如此,也有人也将“造底”称为“造目”。


还有一种情况介于“成底”和“造底”之间,即不同类别但具有联系的两个或两个以上固定底材连缀在一起组成的谜底,我称之为“连带集底”,如“食品冠量”“泊人连泊号”“作家连作品”等等。有时,“连带集底”更类似于“成底”,如“一听可乐(饮料冠量)”“固原地图集(地名连出版物)”“那英好美时(品牌冠形象代言人)”等;有时候,其创作思路和方法又与“造底”更加接近,如“一丈青色的确良(纺织品冠颜色冠量)”“布罗林冲入禁区(外球星连动作)”“大众系高尔基本色(按厂商分类词连汽车品牌连颜色类)”等。为简化起见,在本文中,我将后一种情况视同“造底”一并进行讨论。


说是“动静之辩”,其实“成底”是灯谜的传统,无需一辩,真正有争议的还是“造底”。对此,谜刊上、谜文中、谜群里,充斥着各种争论和批评的声音。誉之者,称之“反映了当代灯谜创作追求意境营造的创新理念,体现了当代灯谜创作不忘继承推陈出新的思维模式”;毁之者,称之属于“剑走偏锋”的“末技”,不但“会使自己的创作走入死胡同”,更“破坏了灯谜创作固有的审美志趣和所承载的文化使命”。正如郑天伦所说,“爱者爱之入骨,无造不欢;恨者却恨之入骨,逢造必拍。就在这样的争议声中,造底谜一路加速前行,其创作实践如雨后春笋般增长,不但没有如有些人预言的那般昙花一现、“自然消亡”,反而已成为当今谜坛特别是网络谜坛最重要、最常见的创作方法。以2017年华清杯为例,全部200条谜题中竟有122条是造底谜,超过60%。2016年度中华灯谜金虎奖22条佳谜中,也有一半是造底谜。


这实在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从这个现象也能看出,“造底”的确是个很复杂的事情,简单地批评或肯定都是没有意义的。对其批评,要分析批评的到底是什么?是造底这一方法还是造底泛滥这一现象?是所有的造底谜还是部分质量低下的谜作?是谜底生编滥造还是谜目指向不清?是背离传统的态度还是脱离大众的结果?对其肯定,也要看肯定的又到底是什么?是造底作为一种制谜方法的合理性?是造底反映出的创新精神?是造底谜独特的艺术取向和审美趣味?甚至是网络灯谜这一创作流派的意义和价值?


这里,我鲜明地亮出自己的观点:


首先,造底作为一种创作灯谜的手段方法,是正常的、成立的、可取的。《中华灯谜教程》对“谜底”的解释是“谜目所隐射的、要人猜射的内容”,“也可以说是谜面和谜目所提问的答案”;对“谜目”的解释是“卸载谜面后提示所要猜射事物的属性、分类范围和数量的语句。”没人规定过谜底必须要固定可查,也没人规定过谜目一定要规范、统一、标准化,就算有此规定,也不是不能打破。张起南在《橐园春灯话》中说过,“谜虽小道,然扩而充之,宇宙间一名一物,无所不包。”既然“包在我身上”标目“口语”没人有意见,“坐车上等人”作为谜底为什么就不行呢?既然“塞上司空图”作为“连带集底”可以成立,在演员和作品中间加个“的”,“从头越的卢奇”为什么就不行呢?既然企业用语“定额先进”是合理谜底,语文教学用语“分不清的地得用法”为什么就不行呢?


其次,造底是一次值得肯定的创新实践。与其他文艺形式一样,灯谜也是在不断的继承和创新中走过了一千年。拿今天的灯谜与一百年前相比,无论是谜面构造、底材选择还是猜射手法,也都有了非常大的创新和突破。海派灯谜更是以“三新”(即“谜面内容新”、“谜底材料新”和“扣合手法新”)的风格,在谜坛独树一帜。“造底”作为追求和创造新底材的一种新思路、新方法,是网络谜人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对灯谜理论的一次重要创新和发展。


第三,造底对于扩充底材、繁荣灯谜,是一条有效的途径。谜人们为什么会越来越多地选择造底、青睐造底?我以为,一是发掘底材的需要,二是避免撞车的无奈,三是创造顿读的方便。扩充底材的需求不是今天才有,从单一谜底到集底、连带,这样的实践一直在进行着。但如今,网络上和现实中的谜事活动越来越频繁,灯谜也越做越多,固定底材显得特别不够用,再加上网络时代查重的方便,用固定底材制谜不但难出好谜,而且太容易撞车。造底方法一出,立刻重新定义了底材的概念,再加上造底与顿读天作之合般的关系,如同打开了一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为灯谜创作开辟出了一条十分有效的途径。


第四,谜人们制出的造底谜良莠不齐,既有不少精品佳构,也充斥着大量的平庸之作甚至垃圾废品。如前所言,由于创造顿读的方便,造底成了一条大量产出灯谜的捷径,产量一大,自然泥沙俱下、鱼龙混杂。但这并非不是造底谜的专利,成底谜也是一样,只是由于造底谜天然具有形式上的怪异感,一旦有问题,更容易被人诟病。


总之,我认为,对造底谜既不能全盘否定,也不能一味肯定,要辩证地看、去粗求精。只要不走极端,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会同意我这个中庸的观点。但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大的争议呢?我想,关键在于对第四点“良莠不齐”的具体认识。哪些谜是“良”?哪些谜是“莠”?谜人的认识各不相同。不少人认为,造底必须合情合理,不能生编硬造。比如,郑天伦提出“造的底要符合生活实际,合情合理,或是实际生活中人们常说的、常做的”黄宜耀提出造底谜“必须符合日常生活的口头或书面语言习惯”,“必须符合逻辑关系”,“必须符合现实或者现实中可能发生”;我本人也在《二十四谜品》中说过,“好的造底谜,应当是制造、建造、构造、塑造,而不是生造、滥造、编造甚至伪造。所造之底,应当是成立的,是常用的,是合乎逻辑、合乎事实、合乎习惯、合乎语言文字规范的。”但这些也都是定性的泛泛之谈,一旦具体到某一条具体的造底谜,仍然有很大差异。在各种比赛的评佳实践中,这一点体现得极为明显。


那么,有没有可能建立起一种相对统一、可量化、可操作的造底谜判断标准呢?陈继耿在《灯谜新语》“当造底遇到顿读”一章中提出了一个“谜底强弱论”,给我很大的启发。他说,“我认为谜底有强弱之分,谜底著名的强于偏僻的,固定搭配的强于临时拼凑的。”“造底的制谜手法历来都备受争议,究其原因,就是造底谜作的底材太弱,也就是说谜底的科学性和合理性不如固定底材,有些谜作的谜底甚至‘弱’到突破了底线。因此在判断谜作优劣的要素中,灯谜界也越来越注重底材的强弱问题。


在上述观点的基础上,我尝试提出一条判断造底谜优劣的全新思路:如果先不考虑扣合,仅就造底谜的谜底来看,谜底是否成立、是否可取、是否称佳,取决于其强弱程度。而判断强弱不是判断是非,不是简单地“非0即1”,或者笼统地估个大概,说两句“我觉得不行”“我觉得其实还OK”,不妨对其进行参数分解,再针对不同参数进行量化打分,并通过具体的公式计算谜底的强度。强度越大,谜底越优;强度越小,谜底越劣。


具体公式可以表示为:

 

Q = f(t,h,c,w,m)


Q代表谜底强弱程度,t,h,c,w,m是计算谜底强度的五个参数,分别代表通顺度、合理度、常用度、完整度、美目度,谜底的强弱程度与这五个参数有关。至于五个参数的权重分别是多少,我有我的看法,每个人也可能有不同看法,此处暂且不做讨论。


五个参数的具体解释是:


通顺度(t):是指是否合乎语法、是否合乎语感、是否合乎习惯。如果将该参数按1-5分取整数分值,5分是完美,4分是不错,3分是过得去,2分是问题比较大,1分是糟糕。我们可以看通过几个具体谜例来分析。“我们快活不下去了”完全符合语法、语感和习惯,我认为可得5分。“去过成都青城山”符合语法,语感上也很通顺,但习惯上我们更可能说“去过青城山”或“去过四川青城山”,原底稍显滞涩,可得4分。“魔术二人转会热火”语法没问题,但语感上还是差点意思,“二人”显得比较生硬,习惯上也不大说“二人转会”,一般更可能指名道姓,所以得3分。“人过分天真”语法存在问题,语感上也显得别扭,更不是正常的说话习惯,生造感太强,只能得2分。而象“高教真全信不过”这样的谜底,既不符合语法,更不符合语言习惯,就只能给1分了。


合理度(h):是指事实是否成立、内容是否合理、逻辑是否严谨。仍然看几个例子。“人多好下手”就是事实成立、内容合理、逻辑严谨的典范,可得5分。“路经西藏三回”逻辑没问题,发生的可能性也存在,但毕竟只是一种想象而不是既成的事实,可得4分。“接二连三排长的话”当然也算合理,但事实不免过于生造,也就是3分的水平。至于“杜绝路人要下水”这种胡乱杜撰商家心态的谜底,或是“欠扁鹊一个人情”这种拿古人想当然的谜底,最多只能给到2分;而象“三十一块存活期死期都行”这样的谜底,既无事实也无逻辑,不管语句是否通顺,合理度这里,我是只能给1分的。我本人曾做过“越南平武汉”的底,虽然卷帘后“汉武平南越”非常通顺自然,但彻底不符合事实,逻辑上发生的可能性同样极低,也只能是1分水平。


常用度(c):是指语言是否常用、内容是否常见、用法是否常规。无论是制谜还是评佳,大家时对底造得是否通顺、是否合理相对比较关心,却往往忽略是否常用的问题。不客气地说,近几年华清杯、风云杯的许多佳谜,在这一点上都存在比较大的问题。这其实也是造底谜之所以引发大量争议、被许多传统谜人不接受的重要原因之一。按我的观点,最理想的谜底是“你放心,有我”“准备动手术”“坐车上等人”“一个接一个送”这类极为常见的说法,可以给5分。如果要带上人名地名,最好就是“布罗林冲入禁区”“官至少保”这样内容和表达都确实常见的,可给4分。而与“布罗林冲入禁区”相比,“胡人天下轮不上”虽然既通顺也合理,却不常见得多,也就是2-3分的样子,与此相类的还有“周报应该来了”“几米开外挂了”“经常山中转”“成天在佳木斯”“话李要卖相好的”“不要跟班长相好”等等。至于“宁国公演之后”“辽大对面好不”“人参果结果后”“从前边走,边老”“打倒戈大师”这样的底,在常用度这点上,我是只能给到1分的。


完整度(w):是指表达是否完整、意思是否全面、是否独立成底。这也是容易被忽略的一项指标。大部分造底谜这个问题不大,象“都是小生的不是”“一块和田玉碎了”“正在下载更新”“喝敌敌畏”等,都可以给4-5分。而有些佳谜虽然名声很大、评价很高,从完整度上说,我只能给2-3分。这些谜,有的是表达不完整,如“焦处长起草”“在安阀门”等等;有的是意思不完整,如“赞成王大治”“比喻佳丽多”等等。还有些完全不通的谜底如“王天林心头”,或是不看谜目根本不知道什么意思,如“要下四兆”“就将不死”等,那也只能是1分的水准了。


美目度(m):是指谜目不长不乱、范围不宽不窄、谜底可猜可中。谜目怪异捏造、指向不清、可能多底,也是对造底谜的集中批评意见之一。应该说,这样的批评是有道理的。由于造底谜动态、不可查的特点,要让别人猜到,必须自行创造谜目,而且永远无法做到成底谜那样简洁干净、规范统一,但我想,作为灯谜的创作者和欣赏者,至少要把谜目的简洁、准确和能猜作为追求的目标。比如,“一个接一个送”这样的谜底,用“小孩上学家庭分工”做谜目,我认为就可以得5分,类似的还有“打到你服气为止”标目“七字打架口语”,“服务特别差”标目“五字客服评价语”。而“未来得及第一时间通知”标目“十字沟通致歉语”,“正在下载更新”标目“网络操作提醒语”,“喝敌敌畏”标目“四字过激行为”,我认为可以得4分。有的谜底可别解性不错,但却不易标目,要么会为了准确牺牲简洁,如“一块和田玉碎了”标目“冠量贵重品连损坏状况”,“大众系高尔基本色”标目“按厂商分类词连汽车品牌连颜色类,3+2+3”;要么会为了简洁牺牲准确,如“一号入围作品”标目“比赛用语”,“没吃透精神”标目“文件学习用语”,我只能给3分。更多的造底谜在“美目”这一维度上也就是2分的水平,比如“近期酒类销售情况说明语,含酒名”“7字国产武器装备情况描述,卷帘”“6字家禽饲养检视语”等。至于“6字对旧社会某阶层人士人权状况询问语”“5字影视评委荐优描述,含金像奖获奖曲目,末字少笔”“6字说错台湾歌手籍贯描述”这样匪夷所思的谜目,也只能起到“堕人于五里雾中”“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功效,我只能给1分。


好了,详细说完了这个量化的工具,我终于可以说出我对造底谜的另外两条观点了:


第五,目前造底谜的评佳尺度过宽,许多“佳谜”的质量其实是要打个问号的。主要原因在于,大家在制谜和评佳时,只考虑了扣合的精彩、谜味的浓淡,而严重忽略了谜底的强弱问题。基于上面的公式,我对2001-2015年的报刊网络灯谜双十佳(二十佳、五十佳)以及2016-2017年的华清杯、风云杯佳谜进行了分析,对其中145条造底谜进行了量化打分和计算。为简便计,五个参数的权重均取0.2,强度公式简化为Q=(t+h+c+w+m)/5。打分过程略去,直接报上结果:按照我的标准和尺度,145条造底谜中,强度得分在4分及以上的57条,占40%左右。这部分谜,我认为评佳是合理的、实至名归的。强度得分在3-4分,且单项得分在2分及以上的49条,约占1/3。这部分谜,我认为可以成立,但称作佳谜还是差了点意思。还有39条得分在3分以下,或有单项得分为1分,谜底弱成这样,我认为即使扣合非常好,也基本不可取了。年度双十佳和风云华清的佳谜尚且如此,更不用说迎春杯、赏秋杯以及各种谜群谜擂里出现的谜作了。


为了不被人说成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同时也对自己的谜做了做统计分析。我虽然已久不制谜,当年也曾是造底谜的积极实践者,有不少造底谜在各类比赛中获过佳谜。于是,我用相同的尺度,对我26条获过各类佳谜的造底谜进行了量化打分和计算,4分以上的11条,3-4分的7条,3分以下的8条,比例与前述佳谜的分析大体一致。


第六,造底如此风行甚至泛滥,在网络上大有一统天下之势,绝非良性和健康的发展环境。之所以形成这一现象,有灯谜产出过大的客观原因,有谜人偷懒跟风的主观原因,也有比赛打分评佳的导向问题。如前所述,我曾积极投身与造底谜的创制实践,方炳良先生还将我称为“积极推动连带式灯谜艺术发展的代表性人物之一”,但如今久疏谜坛,猛一回望,的确有一种“路走歪了”的感觉。网络谜人身在局中,对此感受或许不深;传统谜人本就排斥,也只能够徒然兴叹;我作为一个半圈内半圈外之人,觉得有必要对这种愈演愈烈的造底之风泼一瓢冷水、踩一脚刹车。


当然,不能光破不立,泼冷水、踩刹车的同时,也给谜人们特别是网络谜人们提几点不成熟的小建议:


一是创作上更加用心,尝试不同的创作风格、追求更高的质量标准,不生造谜目谜底、不简单批量生产


二是审美上不忘初心,跳出灯谜看灯谜、跳出造底看造底,以一个初学者乃至门外汉的眼光重新审读自己或别人创作的造底谜,接受或发扬美的地方、拒绝或改进不美的部分


三是谜赛上跟随本心在杯赛选谜、评佳、打分时,不慕潮流、不追风向、不预设立场,仅从灯谜本身出发选谜评佳,努力改变造底顿读一家独大的局面,让杯赛佳谜更加多元丰富,让网络谜坛重现五彩缤纷。




写在后面:

这是一个很热议也敏感的话题,但我还是想触及一下,所以利用国庆长假开始着手写。花了差不多整两天的时间,从原来预计的2000字写到了快7000字才打住,实在是大出所料。需要补充说明几点:其一,文章的核心在于提出量化的思路与方法,至于参数选取、权重设定、谜例判断,本是见仁见智的事情,绝不追求一致,只是希望大家注意到“谜底强弱”这个问题,注意到通顺、合理之外,常见和完整也是需要考量的两个方面。其二,通篇所论,只是针对谜底的强弱,没有涉及扣合本身,主要是考虑那个部分大家早就分析得足够了,也不会有太多分歧。其三,文中选择了许多谜例,大部分还是各类佳谜,许多出自谜家大腕,有的还是我多年好友,我只是陈述个人观点,对谜不对人,选择时也多是顺手拿来,未过多考虑其他,如有得罪,万请海涵。

 

 

原文地址

网友评论

更多

友情链接

闽ICP备13010859号
Copyright © dengmi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灯谜文化网 版权所有
Email:963694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