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所有
汪寿林:简论“谜”字和“谜语”的出生处
发表日期:2016-8-26 7:48:00 阅读人数:143添加收藏


汪寿林先生(中)与陈志强(右)、龚海波(左)师徒三代合影

  最近一个阶段,有些谜界人士对“谜”字和“谜语”出生处、发源地展开了争论和研讨。有的说:“谜”字的第一个出现,即谜字的起源地是江苏苏州吴江,因由顾野王写《玉篇》时,把“谜”字已载入其中;有的说:“谜”字在我国史上第一部字典,东汉许慎著写的《说文解字》已经载入,谜字发起者应为许慎;有的说:《说文解字》汉许慎原著早已流失,现存版大多是清代翻刻本、复原本,恐在漫长历史,几经校勘中,有人将谜字补入;也有人说:《玉篇》也非原著,顾野王手稿早已荡然无存,现只有寥寥残篇,还在日本,现在所看到的《玉篇》也是复原翻刻本,最早是宋代的。源于年代,应《玉篇》的谜字是最早出现的。
  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前一阶段,有人对笔者说:“顾野王的《玉篇》是我国第一个把”谜“字载入,因此苏州是谜字的起源地,这个结论,据说还是某人的研究成果呢?对于上述种种说法,有些因无切实佐证,笔者难以苟同。据此,笔者翻了不少资料,并和几个谜家、谜友互相交流,聊以探讨,千方百计地寻找确实佐证,才初步断定:我国第一部篆文字典——《说文解字》才是”谜“字的起源者,而刘勰的《文心雕龙》则是从廋词、隐语转化为”谜语“一词的原创者。至于苏州的顾野王,仅是将谜字编入《玉篇》的楷书字典,并增补了部份字进书。”谜“字和”谜语“是许慎和刘勰两人原创,与顾野王无关。其考证理由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许慎,字叔重(约公元58—约147年),东汉时期汝南郡召陵县(今属河南省漯河市召陵区)人,由郡功曹举孝廉,后为太尉南閤祭酒。饱受古学,博通经籍,时人为之语曰”五经无双许叔重“。
  许慎著《说文解字》,创稿于汉和帝永元十二年(公元100年),至汉安帝建光元年(公元121年),历时20余年方成篆书字典。而后经数百年之辗转传抄,有所违失本真。至宋太宗雍熙三年(公元986年),徐铉等校定勘误,付于雕版,始得流传于世。现传之刻本,大多为清嘉庆、同治之重版雕本。其在《说文解字》(同治本)第58页,开头第一字即”谜“字(篆文),并附有注解为:隐语也。从言从迷,米亦声,莫计切(读音)。此书载之”谜“字其读音、释义,解析得清清楚楚。

  二、顾野王,字希冯(公元519—581年),南朝梁陈间吴郡(今苏州)人,为文字训诂学家,也是诗人、画家,曾居光福(现苏州市吴中区光福镇)、吴江北门外三里桥东(今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三里桥东)和浙江海盐亭林(今上海市金山区亭林镇)等地。
  其著书颇多,其最大成就是撰写《玉篇》卅卷,成书于南朝梁大同九年(公元543年),此书历经几百年沧桑,原本仅存残篇,而在日本国立图书馆。今存之《玉篇》也为宋大中祥符六年,由陈彭年、吴锐、邱雍等人校勘重修,对原本已有增补。据唐代封演《闻见记》所载,《玉篇》共16917字,现存本则为22561字,大约是孙强等后人陆续增加的。
  与《说文》对照,《玉篇》原本多出7564字,今本多13208字,合乎字书收字增多,以更适应时代要求的规律。当然,《玉篇》与《说文》价值不同,各当其用:若追寻本义,仍当以《说文》为宗;但许慎不可能预见四百年后的新词新义,所以从一般的用途上看,《玉篇》的价值更高些。《玉篇》列部首542部,比《说文解字》多出13部。它与《说文解字》不同的是:《玉篇》为楷书书写(《说文》乃篆书所撰),是我国第一部楷书附注释的字典。该书收进”谜“字,但很难说是”谜“字为顾野王所起源和原创。


  三、刘勰(约公元465—520年),字彦和,南朝齐梁间人,祖籍山东莒县,出生在江苏京口(今镇江市),乃中国历史上的文学理论家、文学批评家,曾任县令、步兵校尉、宫中通事舍人等。其创办了定林寺,今纪念馆设在山东莒县浮莱山定林寺内。
  他在毕生生涯中,写作颇多,最有名的著作为《文心雕龙》,成书于公元501—502年,此书共十卷,50篇,后经整理,装订成上下两册,各25篇。其中15篇为《文心雕龙?谐隐篇》,书中评云:”汉世《隐书》,十有八篇,歆、固编文,录之赋末。昔楚庄、齐威,性好隐语,至东方曼倩,尤巧辞述,但谬辞诋戏,无益规补。自魏代以来,颇非俳优,而君子嘲隐,化为谜语。谜也者,回互其辞,使昏迷也。或体目文字,或图象品物,纤巧以寻思,浅察以炫辞,义欲婉而正,辞欲隐而显。荀卿(荀子)《蚕赋》,又非其体。至魏文(曹丕)、陈思(曹植),约而密之。高贵乡公(曹髦),博举品物,虽有小巧,用乖远大。观夫古之为隐,搏髀而抃笑哉!“
  上述为《谐隐篇》中之原文,将”谜“和”谜语“有理有节地分析,刻划得淋漓尽致,也把从隐语转化为谜语(包括实物谜、画谜)评析得合情合理。《谐隐篇》的诞生,虽亦1500多年,但它不象上述字典,随着历史的演变,有较大修改增补,此乃刘勰对隐语之评论篇,后人无从也非必为其改撰。


  综上所述,不管许慎的《说文》也罢,顾野王的《玉篇》也罢,两篇都是我国文学宝库历史中的字典巨著,一为篆文篇,一为楷书篇,两篇时间相隔400年左右。其《说文解字》根据现有清翻刻善本,已有”谜“字载入;而《玉篇》同样有”谜“字载入。两书皆经历史沧桑,原版本早已荡然无存,故只得据今书佐证断定:”谜“字乃《说文解字》先载,《玉篇》后入。随着历史文字的演变,汉字甲骨、金文、籀书、汉隶、魏碑、正楷乃至行草,各体均由历史而转化,不可有所偏颇。
  其次,刘勰著《文心雕龙》为公元502年,其时顾野王(519—581年),尚未出生,写成《玉篇》为公元543年。两书相距41年,顾成书时,刘已亡故。其时,《文心雕龙﹒谐隐篇》不但已有”谜“字出现,而且”谜语“一词相继诞生。由此可见,”谜“字乃刘勰据《说文解字》而来,因他是文学理论家、批评家,无须发明文字来撰写其文章。
  第三 ,据《文心雕龙﹒谐隐篇》所述,”谜“字虽非刘勰发明,但”谜语“一词,乃由廋词、隐语演化而成,刘勰即是”谜语“之词的创始人,有谜友与余聊称:”镇江倒可以成为‘谜语’之发源地“,我言之:”刘勰祖籍山东莒县,若争名人,山东也可来争个‘谜语’创始地呢。“
  至于有闻某人曾云顾野王的《玉篇》系为我国第一部载入”谜“字的字典,并言为其研究成果,亦不能成立,难道可以推翻刘勰的《文心雕龙》这本谜界一致公认的巨著吗?任何虚证、臆想都是学术研究之大敌,研究、稽考谜史,要重事实,讲道理,举实证,一点也不能马虎。不过,许慎、刘勰、顾野王都是我国文学宝库历史上的巨匠,其三人除了上述著作外,还有不少名著,在此不再一一赘述,本篇仅对”谜“字和”谜语“作一简论而已。


  余为苏州老谜人,不能因地域观念而讲无稽之说。苏州乃历来文人荟萃之处,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就谈谈”灯谜“和”谜语“,仅以苏州市区和吴江来说吧,近代吴江同里薛凤昌著有《邃汉斋谜话》,与张起南的《橐园春灯话》被誉为谜话史上之”双璧“。
  吴江平望灯谜从2007年起先后被列为吴江市、苏州市和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当今在谜坛上颇为活跃的龚海波则为该项目的传承人,2015年《平望灯谜》一书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
  中央电视台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举办数次”全国灯谜比赛“,余和费之雄先生被邀为评委、顾问;吴江也于1989年和1992年举办两届以电控抢猜形式举行的灯谜擂台赛,余与费之雄先生先后前往担任评委,费之雄先生还在《知识窗》杂志上撰文作专题介绍。
  1989年,时任吴江县民间文艺工作者协会副理事长的陈志强前往吴江老干部局向老干部作灯谜讲座,随之成立青松谜社,社员最多时达40多人,十多年间出月刊《青松谜苑》147期,出年辑《鲈乡晚风》12本,青松谜社社长陈士良近年来著有两本《银汉灯火》。
  苏州邱景衡著有《中华灯谜鉴赏》(1988年),余和常熟韦梁臣等谜家合著《开启谜宫的钥匙》(1997年)(此二书均由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苏州费之雄著有《雄虎》;吴江陈志强的散文、随笔体谜话《莺湖谜话》于1992年由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等等,都是对我国谜史上的点滴贡献,也是苏州谜人的闪光点。


  再说顾野王,他出生和长期生活在苏州光福、吴江等地,在南朝梁陈两朝历任太学博士、国子博士、黄门侍郎、光禄卿等职,博通经史,擅长丹青,著书颇多,确是一位历史上了不起的人物,因此,名列苏州沧浪亭”五百贤“之中,实为苏州人引以为傲,他编纂楷书字典《玉篇》,较《说文解字》增补了不少字。至于”谜“字,对于他来说,是他将该字载入了我国第一部楷书字典,而不能说是他将”谜“字载入我国第一部字典,更不能信口开河,说什么是”谜字起源在吴江“云云。
  上述简论当否?还待诸家佐证,作进一步探讨、研究。 2016年盛夏写于万隐楼。


图一:92年,吴江第二届灯谜擂台赛,汪寿林先生与时任吴江市文联主席钱雁萍合影


图二:汪寿林与王能父、柯国臻、费之雄、苏纳戈”五虎将“合影;

图三:汪寿林与刘雁云、王能父、费之雄、邱景衡、沈家麟、张国义、俞涌、王进、陈志强等在1988年上虞”曹娥谜会“上合影;

图四:汪寿林在”双星杯“谜赛上与各地谜家合影;

图五:汪寿林与韦荣先、吴仁泰等各地谜家合影;

图六:汪寿林在中央电视台留影;

图七:汪寿林与赵忠祥及各地谜家合影。

原文地址


  

网友评论

更多

友情链接

闽ICP备13010859号
Copyright © dengmi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灯谜文化网 版权所有
Email:963694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