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所有
“二十世纪百佳谜人”方炳良 谜痴痴谜50载
发表日期:2015-4-7 16:41:06 阅读人数:238添加收藏

 

    方炳良在灯谜赛事上即席创作谜语
  方炳良是许多全国性谜会内定的命题老师。5月15日下午,我们如约来到涵江区涵西街道保尾社区,见到了这位灯谜大师。
  方炳良是涵江人,今年68岁。他温文尔雅,皮肤稍黑,但双目炯炯有神。寒暄后我们得知,他将在两天后应邀前往新加坡,为新加坡灯谜学会作题为《谜眼与谜魂》的讲座。方炳良先生原是莆田六中语文教师。1998年从教坛退休后,他担任了中华灯谜学术委员会协调部部长,近年来频频往返各地参加谜坛学术交流,筹划国内外各项灯谜赛事。
  方炳良的作品散布国内外70余家报刊,历年来制谜万余条,著文600篇,评谜400条,得奖百余次。他还编纂出版了不少谜学专著,2000年入选为“20世纪百佳谜人”。
  在涵江区涵西街道保尾社区,主人方炳良热情地将我们引进他潜心钻研灯谜的书房。我们见到,在这间不足20平方米的陋室里,墙壁上挂满了教书育人和历届灯谜赛事的奖状。橱窗里,书桌上,甚至衣柜里,都堆满了形形色色的古今谜著、谜刊。打开几本厚厚的相册,浏览大小谜会的场景,我们仿佛置身于艺术世界之中。
  我们在书架上看到了一本厚达1600余页的《中华当代谜海》。这是方炳良花费了5年心血,收集中外近3000名谜人创作的文义谜5万余条编撰而成,后来,该《谜海》被评为“20世纪十大谜书”。


  方炳良的“从谜”经历深深地影响着他的家人,他的女儿方芳(右)如今也是一位谜坛新秀。


  方炳良在为学生讲解灯谜知识。
  本报记者 郑金铸 摄
  谈到如何与谜结缘,方炳良说,那是在莆田六中读初中时,涵江工人俱乐部举办猜谜活动,他和几名同窗前去参加。当时他猜中了一条好谜,谜面为“春雨绵绵妻独处”,“雨绵绵”即无“日”,“妻独处”即无“夫”,谜底是“一”字。就是这一次猜谜,让他喜欢上了猜谜。每猜出个好谜,他常常能“乐得一宿睡不着觉”。
  凡有成就者,往往都是由“趣”入“迷”,由“迷”而“痴”,方炳良就是这样一位“谜痴”。他每当看到一条新闻或一件事,都忍不住要制作一条灯谜。例如,在阅览室看到亚运会体育新闻《朱艳闯关记》,他随口吟诵出“一枝红杏出墙来”,致使旁观者疑为书呆子。他不但白天想谜、编谜,就连睡梦中也在考虑灯谜。有次梦见自己被人投入深井中,醒来就将梦中历险编了一条成语谜:“被投深井”,谜底“害人不浅”。
  方炳良对灯谜的酷爱到了如醉如痴的地步,甚至开饭时,也常不知不觉地端着空碗走进书房,误把案台当灶台。说到这,方炳良诙谐地补充一句:“这正是谜痴的生活乐趣。”
  酷爱灯谜艺术的方炳良,同样与中国古典文学有着不解之缘。方炳良告诉我们,他的灯谜更偏重文化和艺术味道,谜面多取材自文学典故和诗词歌赋,如“宴桃园豪杰三结义”,打一外交名词为“备忘录”;又如“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打一外国文学名词为“莫里哀剧作”。
  20岁习谜,50载钻研和积累,造就了方炳良精深的谜学造诣。他表示可以在5分钟内,以某一名称作为谜底,制作一谜面。我当即以自己姓名作实验,结果方炳良脱口就说出了谜面为“三藏乃人杰也”,其中“三藏”是大唐高僧,“人杰”解释为伟人,令我们惊叹不已。
  方炳良的“从谜”经历也深深影响着他的家人。他的弟弟方炳荣、女儿方芳都是莆田灯谜协会的骨干成员。他们家还经常举办家庭谜会,一家人共聚一堂切磋谜艺。尤其是女儿方芳深具天赋,多次在国家级灯谜赛事中获奖。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方炳良还一直致力于培养青少年灯谜人才。1986年由他一手创建的莆田六中青璜谜社是国内第一个中学生灯谜组织。十几年过去了,他培养了近千名青少年谜手。青璜谜社社员获省级以上各种谜奖132人次,163篇作品被谜界行家撰文赏析。正如著名谜家吴仁泰在贺词中所说,“拼却老红一万点,换得新绿百千重。”方炳良也被业界赞为“中国谜坛良师”。
  方炳良说:“我年逾古稀,唯一的愿望就是尽有生之年为中华谜学留下一些珍贵资料,对后人特别是我的学生有所交代。”是啊,灯谜事业要薪火相传,中华国粹应发扬光大,这就需要更多的灯谜艺术家和谜坛良师!(来源:湄洲日报:唐伟)

网友评论

更多

友情链接

闽ICP备13010859号
Copyright © dengmi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灯谜文化网 版权所有
Email:963694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