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所有
花人神笔打造谜会人物特写
发表日期:2013-7-30 10:14:03 阅读人数:271添加收藏

两地谜会谜人谜事之----李德生会长

    6月7日,当花人在漳州开往苏州的动车上,大约是中午时分,花人正和身边的帅哥聊得起劲,手机响了,是深圳谜协李德生会长打来的,李会长说得风趣:“我听江湖传言,小道消息说,你要提前到苏州?”我说是的,机会难得,趁着常熟谜会的契机,刚好到苏州看看,也算是圆了一个心愿。李会长说,他刚好也要到江南一带走走,可能会在明天到苏州,同行的还有司机和深圳谜协的另一名女谜友,如果可以,让我和他们一起,也好有个伴,互相照应一下,他们自己开车来的,也可以带我。花人一时间,内心真的非常地感动。自己难得出一次远门,老早就在微博上广播自己要到江南一带游玩,也不知平常不见上网的李会长是从什么渠道听说的,特意地给了我这个电话。李会长问了我今晚住宿的地点,我说就寒山寺附近。李会长“委托”我代为考证一下张继的那首流传千古的名诗,为何是月落乌啼霜满天,霜明明就是在地下,“疑是地上霜”呀,怎么张继的霜就到了天上了?夜半钟声到客船,寺庙里半夜是不能有钟声的,晨钟暮鼓,那张继半夜听到的钟声又是何处传来的呢?花人深有同感。。。

    然而因为我们路线不同,李会长先是到了同里和乌镇,再取道苏州,再去常熟报到,而我则是要到太湖和几个园林看看,九号中午再与湖南的纤仙会合,一起到苏州的渭塘珍珠城,再去常熟报到,和李会长终是未能同行。而常熟谜会期间,竟是没有机会与李会长合个影,说声谢谢。想想真是此次谜会的一大憾事。。。借此短文,感谢李会长的关心与厚爱,希望将来有机会,可以同游江南。

两地谜会谜人谜事之----宋大嘴

    大嘴是苏州谜友宋国荣的昵称,平常和花人在线上谈理想谈人生谈灯谜无所不谈,两人早已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自从接到常熟主办方邀请后,因为花人早早就向医院多请了两天的假,可以到苏州走走玩玩,大嘴便开始热心地替花人计划,安排路线,拍胸脯保证:“你放心,一切有我呢。你就尽管吃好玩好就是。”并不时地发一些苏州的景点图片来让花人流口水,以致于离米会还有几个月时间,花人就已经做梦玩了几次苏州了。

    大嘴习惯报喜不报忧,花人出发前还问他,苏州天气如何,大嘴说得比唱还好听:“那叫一个阳光明媚呀,万里无云。。”于是花人一身清凉夏装地出发了,行李箱里全是裙子。哪知动车出了福建,一路越走越冷,到了温州,开始下雨;至临海宁波嘉兴海宁,雨越下越大。到上海时,花人打电话问大嘴苏州这时天气如何,大嘴支支吾吾地:“呃,阳光。。。”我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阳光你个头,说真话~ 别忽悠我了,上海可是下暴雨呀。”大嘴才不好意思地承认:“苏州现在雨也大极了,不过,江南下点雨好呀,你没有听过一首歌吗,江南的雨呀,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天教独立百花前,他现在还有心情唱曲儿,花人现在死的心都有了~

    由于大嘴谎报军情,导致我在苏州期间,一直处于哆嗦的状态,(苏州的温度是23度,又有小雨,当地人是毛衣夹克的,本来就比一般人都怕冷的我,穿的是雪纺连衣裙)每次我一下车,就是下意识地做一个摩擦手臂取暖的动作。大嘴因此深感不安。不过,这不能抹杀大嘴是个好同志的事实。在寒山寺时,看到木桶装的米酒,大嘴一口气买了几瓶,我为此还有些不高兴,认为他拎着酒,不方便为我拍照什么的。大嘴解释说,到了常熟后,和哥们几个好好喝几杯,鸟枪什么的,也好这一口,大家聚一次不容易,趁机喝个高兴。花人惭愧了好久。。。瞧瞧人家这个境界~

    回福建后,想起苏州之行,除了冷一点外,还是比较完满的,这一切归功于大嘴的热情招待。花人还尝到了不少江南名菜,太湖三白,醉虾,酒酿圆子,腌笃鲜,东坡肉什么的。大嘴还细心地在车上为我备了当地的东山特产枇杷,味甜汁多,感觉比闽南的枇杷还要好吃。那几天在苏州美食,全让我发上了微信,从我一离开家便关注我微信的同事们,一个个羡慕嫉妒恨的。

    大嘴待人热情谦和,猜谜也很不错,猜离合谜有一定的功力,平时我和他两人有时在网上刷谜互猜,感觉猜得比我还要好一些。希望大嘴能多些比赛的锻炼机会,相信会有一天,可以看到大嘴在电控场上大展英姿。

两地谜会谜人谜事之----天涯

    天涯极有一代掌门的风范,这是他们谜界公认的。九号常熟报到那天晚上,天涯带着我等,纤仙波波鸟枪骆大哥刀客一行,浩浩荡荡地出去宵夜。花人在背后花痴地想:“风云教教主天涯带领教中女护法纤仙,长老骆文胜,红头船帮帮众花人,长安派新秀波波,关外大侠刀客,及谜踪门的堂主鸟枪等人。。。。呃,出去觅食。”

    在常熟谜会期间,好几次吃饭时,我都积极地帮天涯留了位置,可天涯总是在半路上被叫走了,总有德高望重的谜家前辈们亲切地说:“继耿,来,坐这边。。。。”然后天涯留给我们的,是一脸歉意的笑。纤仙说:“天涯马上也是德高望重的人了,你以后就别给他留位置了。”想想也是,我还是和波波弟两互相留位置来得靠谱一些。

    天涯此行,“艳福不浅”,怎么说呢?话说我等十名二中全会灯谜积极分子,从上海飞往晋江,当时我们十人也没有互相看对方的座位,上了飞机后,我和纤仙坐在一起,我挨着窗户坐,我和她中间还空了一个位子。当时看到鸟枪一脸别扭地和两个不认识的在一块儿,我便好心地要鸟枪过来我们这坐,等坐我们中间这人来了后,再让他坐鸟枪的位置。鸟枪犹犹豫豫的,就在这时,天涯也上来了,手拿着机票,看了看,又看了看我们;再次又看了一次,确定了一下,一脸抑制不住的笑意:“我太幸福了,我坐两美女中间,这下,谁和我换,我也不干了。”我和纤仙笑不可抑,一旁的鸟枪,估计肠子都悔青了,他要是早些过来坐,天涯上了机后,还好意思赶他不成?

    我们是石狮谜会最晚报到的几个,到了石狮,已经十点多了,阿雅为我们安排房间时,一时口误:“花人和天涯住807。。。(她是想说花人和纤仙的)”我和天涯当场笑倒。。。我们刚同过机,难不成还要同居吗?哈哈哈。。后来在吃宵夜时,说给沙子米粒她们听,一个个笑得不行,天涯故作严肃地说:“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你怎么能轻易就说出去了呢?”

    参加的好几次谜会,都有天涯,可没有一次谜会是能和天涯好好地道个别的。这次两人同为二中全会的成员,千里奔波跋涉,我本是打定主意,这次一定要和所有的成员好好地告别的,尤其是天涯。可事与愿违,十四号一大早,我和纤仙鸟枪刀客赶着去厦门,我还是没有机会和天涯说声一再见。其实,我更想握着他的手,深情地对他说的是:“天涯,下次谜会出去吃宵夜,一定还要再记得叫上花人我呀~ ”

两地谜会谜人谜事之----老鹰

    由于常熟和石狮两地谜会的时间是紧挨着的,因此便产生了天涯、老鹰、骆大哥,鸟枪、刀客、波波、大嘴、大脸猫、纤仙和花人我的二中全会灯谜积极分子。我们十人在线上建了一名为从常熟到石狮讨论小组,说是讨论小组,其规格也就相当于一生产队,老鹰俨然是我们的生产队队长。从决定班机时间到和常熟联系车辆接送再与石狮方面联系接机事宜。全是老鹰一手包办,象花人这种超级不爱操心的,能与老鹰同行,实在是最幸福不过的事情。

    在笔猜前,选手们还在楼下拍照的拍照,闲聊的闲聊,我见杯杯手上有几颗红红的李子煞是好看就眼馋,鸟枪便帮我也摘了几颗,我把其中最红最大的一颗送给了老鹰,(其实还有一颗更红更大的,被我给偷吃了)美其名曰幸运果。我当时铁口神算,这颗果子能让你在常熟谜会哪怕是情形不利的情况下也能反败为胜一举夺魁。老鹰也半真半假地信了我,郑重地收下了幸运果。有了这幸运果,老鹰果然在抢猜时神勇非凡。然而,老天可能看不得老鹰得意,硬是给安排了一“躺枪事件”。话说在精英赛半决赛时,有一题“以售其奸”,二字口语,灯火答了卖刁被扣十分。这时,我身边的章镳老师按铃报底,而章老师的底更不靠谱,估计章老师自己也感觉到了,小声地答卖淫。结果主持人阿诺一时没有听清,又问了一遍,章老师又回答了一次,被扣十分,而正底是卖乖。半决赛结束后,杯杯得意地告诉我,:“我刚才用手机直播你们比赛,大家一听说老鹰卖淫被扣十分,全群都笑倒了。”我又惊又笑,说:“晕死了玲珑,回答卖淫被扣的是章镳老师,不是老鹰呀。”杯杯一脸无辜:“可我以为是老鹰,现在播也播出去了,没办法了。”老鹰差点吐血,于是我当场宣布,老鹰卖淫被扣十分是本次比赛的最大冤案。我将会在米会花絮文章里为他进行平反。幸好有我的幸运果庇佑着,经过这一小插曲后,老鹰在常熟可谓是满载而归,论文一等奖,笔猜第一,个人抢猜也是第一,囊括了个人项目的所有第一。老鹰在比赛后,从口袋里真的掏出了红果果,对我说:“花人你知道吗,我在决赛前,还深情地摸了摸这幸运果。它果真给我带来了好运。”我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收了回来,开玩笑,到了石狮,我还指望它呢~

    其实给老鹰带来幸运的不是幸运果,我们大家都知道,是老鹰的实力,及对比赛的认真对待。说真的,两个晚上我们出去宵夜,老鹰都没有和我们出去,而是早早就休息了,或是熟悉谜材,第二天以最好的精神面貌出现在赛场上。机会是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人。

    11号晚上,在机场换过登机牌后,老鹰请了大家一顿丰盛的晚餐。那些菜很合我的胃口,于致于大家吃饱了都出去餐厅外吹风透气了,我和猫猫还在埋头苦吃。

    老鹰说常熟是他的福地,这话我信,常熟著名的旅游宣传口号是:江南福地,常来常熟。建议老鹰可改成:老鹰福地,常来常熟。

两地谜会谜人谜事之----大脸猫

    大脸猫我一直叫他猫猫,因为我家人给我叫的小名里有个猫字,所以和猫猫也比别人亲近些。所有谜友里,我想得最多的不是和我亲如姐妹的纤仙,而是猫猫,有时一天要想起很多次,原因无他,只因为他们生产的药,他设计的药品包装的药,我们科一天不知要用多少,什么泮托拉唑奥美拉唑甲环酸左氧沙星的。光拆那外包装就烦死人~拆一次我骂一次猫猫~

    猫猫和我一直交情不错,经常刷些米给我猜,每次开始猜时我总是头脑短路,有时一连几题都不中,这时,猫猫就会发猫脾气:“这题再不会就不刷了~”说来也怪,这话一出,我又总是有如神助,连中几题事后我再看谜面却也不会的难题。在常熟笔猜前,在往比赛场地的车上,我和猫猫分坐不同的车辆,一路上,猫猫通过短信,发了好多条谜让我猜,也算是让我提前热身了。

    在常熟时,每餐饭几乎都是和猫猫坐一起吃的,猫猫特别喜欢叫我多吃一些,也不管我能不能吃得下,七七八八地在我面前的小碗里夹一大堆的菜堆得小山似的高,弄得每次别人经过我们这桌时,我都会不好意思,生怕别人误会那是我自己夹的,把我当成难民处理。在上海虹桥机场时,老鹰请的晚餐,我明明是和大家一起已经吃饱了,可是猫猫又左一句:“猫琼这个不错多吃点。”右一句:“猫琼这个吃了美容,也多吃点。”我实在是已经吃不下了,可是,总觉猫猫对我太好了,我不能辜负他的一番好意,所以,我吃我吃我吃吃吃。。。到了石狮以后,由于我和仙的赖床,猫猫在吃早餐时看不到我们,便会短信通知:“吃饭了,懒猫。”我早餐一向根本没法吃多,可是,猫猫一口气在我的小碟子上放了两个蛋,几根油条,我在艰难吞咽的同时,心中暗暗唉气。这时,猫猫用他那比女孩子还要白嫩的小手,托着下巴,心满意足一脸慈爱地看着我埋案大嚼,然后,无意中喃喃自语泄露天机:“吃吧,多吃点,我胖人就喜欢看人家多吃,这样,别人也有机会和我一样胖了~”花人一时之间大脑一片空白:“好你个猫猫,亏我一直以为是你对我太好了,原来你是见不得我体型正常呀,如此险恶的用心,叔可忍婶不可忍~”于是在接下来的几餐,我都尽量躲着猫猫。可是,总有凑巧坐在一起的时候,这时,我也被整得没有脾气了,以至于到了六月十三号的欢送晚宴,和猫猫紧挨着坐着,当猫猫又为我夹这个夹那个时,我已经没有了常熟时的反抗精神,一脸逆来顺受地,沉默地与碗里那永远如小山一样的各式菜色做不朽的斗争。而我只不过是在晚宴之间出去和各桌的谜友们聊个天,中间再领个奖什么的,就这么一个不留神,在晚宴结束后,下楼梯时,我打开包包,却在包里发现了一个小面包。。。今晚餐桌上的甜点。当时正在下楼的谜友们一个个哈哈大笑的,都说哪个对你这么好,还把点心放你包里了。这时猫猫在楼梯的拐角处一脸做贼心虚地看了我一眼。切~就是没那此地无银的一眼,我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得出,只有猫猫才会做这样的事,让人吃不了还兜着走。。。

    十四号一大早,猫猫就坐动车走了,连见面道个别也没有~只给了一条告别短信,感慨一下我们一起为两地谜会的千里奔波。十四号下午,我在送纤仙和鸟枪刀客去厦门机场的路上,猫猫打了我的手机,原来他刚刚送猫嫂上机,问我人现在还有没有在厦门,他要送我回家。因为我哥哥已经安排了接我回去的车辆,所以,猫猫的好意只有心领了。还是很感动的,至于原本对他要把我改造成一个胖子的不良动机,我也就不再“计较”了。

    回家后,照照镜子,感觉自己胖了一圈,双下巴都要出来了。不过,猫猫,下次如果还有我们一起参加的谜会,我还是很愿意和你坐一起,继续忍受你“荼毒”,别说是双下巴,就是胖得没有下巴,我也认了~

两地谜会谜人谜事之----骆大哥

    骆大哥是广东名侠骆文胜,江人称幸运星的便是,我一直跟着纤仙叫骆大哥。骆大哥给我最深印象的不是他高超的谜艺,而是他的超级不敢吃辣,据说当年去新津时,是相当地受了点苦。可是这次常熟,我发现他居然敢吃点辣了,而且比鸟枪还敢吃辣~(这鸟枪吃辣不提也罢,没见过东北银不吃辣的,BS之)不过,除了发现骆大哥敢吃辣了之外,我还发现了他当唐僧的潜质~

    话说我在从漳州来苏州的动车上,与邻座的帅哥相谈甚欢,当时我带了荔枝提子莲雾的一大堆水果在车上吃,那帅哥是北方人,不知莲雾,就问这是什么,我于是就请了他品尝。这本也没什么,所以,就在九号晚的晚餐桌上,我随口说给他天涯老鹰他们听。只是闲话家常而已,哪知,在常熟谜会的那几天,以骆大哥为首恶、天涯老鹰为帮凶的三人帮,开始对我进行了无休止的精神摧残。哪怕是谜会比赛的休息空档,餐桌上,晚上串门聊天时,出去宵夜时,只要我一和他们一起闲聊,他们必会重来一次:“这是什么?”“这是莲雾。” 然后,骆大哥就会学着我的语气说:‘你没吃过吧,请你吃哦。还有提子,这提子真甜~”三人你唱我和,视我如无物,我恨死了我自己嘴贱,为什么要和这三个看似成熟稳重其实就三个大嘴公的男人说这些。。。这时骆大哥看我气得跳脚,就赶紧打圆场,说莲雾不是太好吃,淡淡的没什么味道,这时,我再次犯错,又说了一句:“i不会呀,要买台湾的黑金刚,那很好吃也很清甜。”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我又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跳下去。后来,当我发火说:“谁也不许再提提子,再说莲雾,哪个再说莲雾,我和哪个急。”骆大哥便幽幽地说:“我们以后不提莲雾了。。。”花人正要高兴,骆大哥又紧接了一句:“我们就说黑金刚~”唐僧啊。。。此时此刻,我突然理解了大话西游里那被唐僧唠叨得去自杀的小妖~此时花人真想拿根面条把自己吊死算了~

    从九号晚上到十一号晚上,骆大哥不停地提醒着我,一会莲雾,后来改黑金刚,一会提子,一会樱桃地提醒我,我曾在动车上,用水果泡过帅哥~

    后来的精英赛上,我以一题之差,没有进入决赛。我向骆大哥和纤仙提出了要求,要求在石狮期间,他们两分别得请我莲雾和樱桃,以示安慰。两人都很爽快地答应了,也很爽快地在石狮只字不提地失约了~突然间就想起常熟的电控比赛题“当年表的决心,如今矢口不提(四字电视剧)誓言无声”。

    借此文提醒骆大哥,在下次再见的谜会,能主动提着水果来履行当年常熟的承诺,别再誓言无声了。更希望不要假装没有看到此文。

两地谜会谜事谜人之----王楷波

    波波是我在QQ上聊得最多的谜友,只要我们都有上线,几乎没有不聊的,哪怕是几个表情也好。我们的交情可以说是流水的谜会,铁打的交情。常熟谜会前,他一直担心自己去不了,或是无法常熟石狮两场谜会兼顾。以至于我只要一上线,看到他的:花人姐姐姐姐姐~~~的,我就胆战心惊,生怕他怎么着又去不了的。常熟谜会前,此波信誓旦旦:“花人姐,不管在常熟还是在石狮,咱们吃饭都要一桌啊,最好住的也离得近一点,方便聊天八卦。”也是,在常熟期间,他是一餐不落地和我们坐一块了,哪怕就是没有挨在一起坐,也是同一桌。住的也近,就和我和纤仙的房间是对门住着的。在常熟的那几天,他是一步不落地跟着我们,小跟屁虫似的~可是,一到了石狮,此波重色轻姐的本性表露无遗,在石狮的那么多天里,没有一餐饭是和我坐一起的,连早餐也没有!成天就是看他跟着小女友,鞍前马后端茶倒水,眼里哪还有我这个当姐姐的~

    波波不仅重色轻姐,而且相当败家~他参加红头船的有奖群猜,得了年度第一,奖品是一画家的画作,在石狮谜会期间,由张哲源师公亲自为他颁奖了。颁奖时的照片我看了,那画是真心不错,据说那画市场价值达到一万多了。这二波得了这么好的奖品,不交给我帮忙保管也就算了,居然随手放在宿舍里,被舍友当垃圾扫掉了~事后无论他在线上如何地对我哭诉,我愣是一句也没有安慰他,极尽打压之能事,火上加油雪上加霜。。。而且,我还做梦梦到他回家后,他妈妈听说画丢了,拿着擀面杆胖揍了他一顿,我就这样在梦里嘎嘎笑醒了~

    波波这两年体重与谜艺齐飞,奖金共奖牌一色。在常熟得了个人第三,紧接着在石狮,苦战老鹰见月等一流高手,勇夺第一;而且,再创谜坛神话,以他为首的全九零后的揭阳队,战胜了赛前夺冠呼声最高的澄海队,再夺团体冠军,成为本次石狮谜会最大最肥的一匹黑马。灯谜史上最年轻的双冠王称号沉得让二波一下子直不起腰来。此后,在线上,我戏称他为:贵界最年轻的双冠王。而他现在上线找我,也由从前的:花人姐在不在?改成了:贵界最年轻的双冠王他姐在不在?

    在台下观看石狮团体决赛的花人,看着台上的二波那舍我取谁的气势,很难把台下的,那在常熟的小跟屁虫联想在一起。。。花人只想感慨一句:他们谜界啊,人才辈出,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高一浪的~就拿波波来说吧,波波乍看之下,就和张无忌长大初出场那样,是清风明月般无害的小道童,结果一出手,横扫整个光明顶~”

两地谜会谜人谜事之----纤仙

    和纤仙几乎是同时接到常熟谜会的邀请的,当时和她还在微信上用语音聊了一下,大约就是说该怎么走,怎么安排路线的。四月份时两人又一起决定要去石狮参加巾帼团体比赛。本以为就我们俩个要在十一号晚上赶飞机,后来,波波也加入了,理所当然地要和我们一起,宋大嘴是顺理成章地得和我们一起;接下来是鸟枪,哭天抢地地要和我们一起;再后来,发现同时参加常熟和石狮两地谜会的人越来越多,于是便成立了二中全会的小生产队。

    我和波波,还有骆大哥都是委托纤仙买的机票,所以纤仙俨然成为常熟谜会上最大的“债主”。印象深刻的是我在苏州动车站接她时,曾帮她拿过手提包,感觉还轻轻的,常熟谜会过后,至石狮谜会结束,在厦门时,我再替她拿下包,发觉重了好多。一问她,她想了想,说:“你和骆大哥给我的机票钱,还有波波的来回机票钱,再加上常熟的笔猜电控奖金有上千元,石狮的个人笔猜奖金,个人电控奖金,巾帼团体奖金。。。可能是钱太多了,包包一下子就重了吧。”咳咳,俺这个没有得到什么奖金的酱油党无声地路过~

    纤仙是我固定的同居谜友,我常说我参加谜会的主要目的是和她同居的,猜谜是其次的。纤仙本来猜谜就牛,而且不是一般的牛,自从去年在深圳不知是第几次夺得了女子个人冠军后,越发地不可收拾。端午那天,本就下着雨,她非得和米粒沙子她们一起去海上泼水节当泼妇不可,回来时,脸都冻青了,话都说不出来。被我狠狠地埋怨数落了一顿,怕她影响到第二天的比赛。结果呢,人家第二天没事人似的,该拿的奖项一项不落地拿了。从常熟至石狮,她是拿奖拿到手软,人家说近朱者赤,我每次谜会和她几乎是形影不离的,怎么也没沾上她的些许灵气,这点让花人每每想起就很是沮丧。

    在石狮的欢送晚宴上,沙子家的小梦儿,对纤仙做了一个正确的评价:“你好象是仙女下凡~”把纤仙给高兴的~

    纤仙是坐十四号晚十点多厦门飞广州的飞机,鸟枪他们是六点半的飞机回沈阳。送他们送到了机场,突然间意识到,这场我们几个几个月前就开始兴致勃勃地计划讨论的两地谜会,终是到了结束的时候了。当时真不敢掉泪,怕她自己一个人候机时会伤心。强自欢笑地对她说:“好啦,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我就送你们到这,你自己一个人要当心啊~”抱了抱她,心里一时间,极是不舍。终是不敢再多说,也不敢多看他们一眼,回头便上车走了~

     在车上,司机几次问我话,我都不敢回答,整个嗓子眼堵堵的。想起几天前十人浩浩荡荡地从常熟组团来到石狮,终有分飞各天涯的那一刻。。。感谢这一路,有你陪伴~

两地谜会谜人谜事之----花人

    这篇是要写写花人自己的。

    话说实在没有想到,苏州的天气会冷得这个德性,一下动车,一阵风刮过,我差点被风刮倒,几乎是立即地打了个喷嚏~出了动车站,那个风雨交加啊,冷得我上下两排牙齿直打架,眼泪直打转。当大嘴来接我时,问我晚饭想吃什么,我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辣的,我现在就想吃辣的,越辣越好,最好是还能喝上两杯烧刀子二锅头什么的~”

    第二天要出门去玩时,天仍是阴阴的,斜风细雨的,当地人都穿毛衣,我一身夏装美丽冻人,这时,老妈打我手机:“孩子,出去玩要注意防晒呀,天很热,多喝点水,别中暑了,这几天热死。。。”我当时几乎哭出声来,妈。。。你女儿我没有在闽南热死却要快冻死在江南了~

    在狮子园时,我正一边欣赏美景,一边与寒流做垂死挣扎,这时,我看到了一群外地的游客,哈,穿得比我还清凉。不过,她们一个个,人手一件披肩,把自己的脖子和双手围得严严实实的,我和大嘴互看一眼:“俺有救了。。。”我以流星赶月之势,追上前头的一位美女:“你们这披肩是哪买的?”美女边打哆嗦边回答:“我们一下车就买了,这里冷死了~外面的景区特产店里,象这样的披肩有好多。”十几分钟后,花人我的身上也多了一条紫色的披肩,虽说还是冷,可是,也改善了好多。

    出了狮子林,我决定坐船游河,我称之为苏州河,在常熟时被天涯反驳:“苏州河在上海怎么跑去苏州了?”切~俺这苏州河是苏州的小河,和上海那没有一点关系。坐在小船上,看河边的一树一树的白花,一座座的小桥,真正地感受着江南的气息。当时雨细如丝,我披着披肩,欣赏着岸上的风景。你在看风景,也许,看杀风景的人在看你,也觉得你是风景一道。。。就在我沉浸在这如梦似幻的景色当中恍恍惚惚时,突然岸上有位阿姨大声说道:“太美了,烟雨朦朦,小桥流水,江南美女坐在船头,这真是琼瑶笔下的情景重现啊。”那阿姨手拿着相机,看那架势是在我不知不觉时,给我偷拍了不少张照片了。我一时间,又是高兴又是不好意思的,冲着她喊了一声:“谢谢阿姨。”上了岸后,我在人群中找那阿姨,想看看相机里的照片,再和她讨论一下美学什么的~可是,再没找着。问大嘴,那阿姨的口音象是苏州的吗,大嘴说,不是苏州的口音,肯定也是外地了游客。佛说前世的千百次回眸,才换来今世的一次擦肩而过。我想我和那位阿姨,前世定也是有花过一定的时间去专门练习回眸的,才换来了今生的船里岸上的片刻神交。

    我们这群二中全会成员,都在十号那天接到了上海机场安检升级的短信通知,当时大家还互相提醒要早点出发。可我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安检升级的试刀石。话说在过安检时,我们十人分成两组分别进行,他们九个都顺顺利利地通过了,轮到我时,那个安检小姐,又重新把我的提包打开来看,里面的各一小部件逐一检查,我随身带着的包包,给我翻了个底朝天。我的那些用来洗护的瓶瓶鑵鑵,我的DHC我的贝玲妃,我的菲诗小铺,被她是看了再看,我心中已经做好了再检查下去我就不要这些东西了,全让她没收好了的准备。这时,天涯他们也意识到了我可能出了什么问题,因为原本排在我后面的乘客一个个都过了安检,就我还在那可怜巴巴地接受检查。我本来还假装若无其事,可看到他们九个,一个个担忧地,眼光齐刷刷地看着我,原本心中无鬼的我一下子也心中有鬼起来,脸立刻红了~

    终于,我也过了安检,他们九个一下子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大嘴说:“呀,你看你,汗都出来了。”波波:“花人姐,我还以为你早过了安检,还一直在前方的人群里找你。”纤仙:“怎么了怎么了,检查那么久。”鸟枪:“你不会是真的带兴奋剂被抓了吧?”(因为在去常熟前,曾和鸟枪开玩笑说要带兴奋剂去吃,这样上台抢猜时可以神勇些,其实兴奋剂具体是哪些药,花人自己也不知)。我一边大声和纤仙天涯老鹰他们诉说我的委屈,一边心中暗骂那安检小姐:“切~什么眼神,我长得这么善良可爱,象是恐怖分子吗?”

    参加过的谜会到目前为止也不算少了,最难忘的就是这次二中全会了,因为自己从来没有这样连续地赶场子参加谜会,去年参加了三场,其间也是有间隔的。又因为从三月份开始就在和纤仙波波鸟枪等讨论去常熟的事,到了四月份,连石狮谜会也一起讨论,好长一段时间来,这两大谜会占据了自己很大的精神空间。感觉好象昨天还在讨论谜会的事,行程如何安排,一转眼我们已经各自分别,在千里万里之外。回想常熟到石狮,千里茫茫若梦~

两地谜会谜人谜事之----鸟枪

    和鸟枪从2010年深圳谜会时就认识了,两人的交情一直处于:“你吃了没?”“今天天气挺风和日丽的~”的废话阶段。去年蚶江谜会,有天早晨,我和纤仙起晚了,吃早餐时,我匆忙中差点被蛋糕给噎死,鸟枪及时地帮俺倒了一杯豆浆,算是救了俺一条小命。因此,整个谜会期间,这厮一直和我,纤仙,波波,左江泡在一起,随时无声地向我提醒他的救命之恩。

    自从接到常熟米会邀请到决定也参加石狮谜会后,我和鸟枪三天两头在线上讨论谜会的事,越发地熟捻起来。蒙蒙说他对待MM最是绅士不过,可是,估计全谜坛所有的MM,鸟枪也就只敢对我动不动地使小性子吧?总是倚熟卖熟地,时不时地冲我发脾气:“不理你了~”“不和你好了~”幼稚得不行。。。我也由开始的暴跳如雷到后来的淡然处之。反正他说不理,过不了多久,不到二十四小时,他又会没事人似的厚颜无耻地来问你:“花人,你和仙子机票定了木有~我要和你们一起。。。”我也总是宽宏大量地假装忘记他不久前才说过不理我的~

    鸟枪能喝,这大家都知道。可我没有想到他那么能喝。记得六月九号晚,常熟的第一个晚上,我和纤仙波波等在天涯房里聊天,说起一会出去喝酒,鸟枪就说了:“如果要喝酒,就不要出去喝了,我去扛一箱上来喝就是。”我一直等他的下文,比如说,再买点下酒的菜什么的,哪知他说扛一箱上来后便打住了。我忍不住问:“然后呢,就这样?”鸟枪一脸好笑地反问我:“那然后你想怎么样?”我只好摸摸鼻子做罢了~心中却暗骂东北银小气,喝个酒连个菜也不让吃~

    估计天涯也觉得鸟枪的建议根本无法采纳,当机立断地把大部队带到了我们下榻宾馆对面的酒店,大家该吃吃该喝喝,鸟枪看到酒比看到爹还亲。因为他是挨着我坐的,我惊讶地发现,等所有的菜上齐了而且也快被我们消灭了的时候,这家伙的一双筷子还是干净的,也就是说,鸟枪只顾着喝酒了,一口菜也没有下筷~ 原来他不是小气不让我们吃菜呀,在他的脑袋瓜子里,喝酒根本就不用下酒菜的~

    纤仙向我告密,在上海虹桥机场时,他们都吃饱了出去餐厅外面吹风透气了,就我和猫猫还在吃,鸟枪这家伙等得不耐烦,在外面直骂我是吃货~切~他还好意思说我,除了睡觉说话,他不是喝酒就是抽烟,整张嘴也没见得闲着~五十步笑百步的~BS死他。

    骂了我是吃货还不算,这厮还有变本加利的时候。在石狮时,十二号早上吧,我正委委屈屈地沉默地吃着猫猫强行放在我碗里碟子里的食物,这时,吃饱了撑着的鸟枪,慢慢地踱了过来,看了看我,“深情款款”又无比“恶毒”地损了我一句:“您,还是一如既往地那么能吃。。。”天教独立百花前!花人我一脚踹死你。。。当时嘴里全是东西,没法骂他,只好用鼻子哼了一声,再用几个白眼表达我强烈的不满~

    在石狮的两个晚上,鸟枪都有来找我聊一会儿天。说起这两次的谜会,鸟枪大失水准,因为,他的水平还是相当不错的,常熟笔猜只取前九名,他没有上榜还情有可原;石狮取笔猜前二十四名的选手进入半决赛,连我这种笔猜不怎么样的也进了,他居然没进。他一直说是自己水平不行,可我替他分析主要原因,就是喝酒喝多的~当时我是夹枪带棒地说了他,回来后,在线上,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对他进行了说教,这厮只会哦哦哦,也不知听进去了没有。。。

    十四号傍晚,在机场送别时,看着他们行色匆匆地离去,心中还是有点舍不得的~

    有这样的一种朋友,你可以和他谈天谈地无所不谈,哪怕只是废话,不着边际的,有一搭没一搭的,你也不会厌倦,鸟枪就是这样的朋友。

 

网友评论

更多

友情链接

闽ICP备13010859号
Copyright © dengmi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灯谜文化网 版权所有
Email:963694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