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所有
灯谜GG在深圳(蒙蒙)
发表日期:2013-5-17 16:45:53 阅读人数:153添加收藏

灯谜GG在深圳一鸟枪

鸟枪是俺队友,沈阳队主力,别名喀秋莎,这名字妖娆吧,其实是纯得不能再纯的纯爷儿们儿。

鸟枪好酒众人皆知,此君生得面如重枣,眼如红豆, 时时一副醉眼朦胧的样子,据说他一日无酒即无法安睡,在深期间更是夜夜呼朋唤友,推杯换盏。此君酒品上佳,酒桌上从不推三阻四扭捏做态,长鲸豪饮颇有爷们儿之风。那晚俺跟阿灰旋律出去玩,鸟枪见了说:“二姐明天有比赛,记得少喝酒”。去去,你个酒鬼居然来管我~

鸟枪素有鼾名,记得前年东三省谜会期间,我们夜归刚进旅店大门,忽闻雷声大作,由远及近滚地而来,时而宛转低迴,时而吭哧吭哧,间有断续尖利的哨音,忽高忽低杂于其间,正纳闷间,猛地一声霹雳在头顶炸裂开来,震得俺脑袋嗡嗡作响,俺的娘哎可要了亲命了~老板娘突奔而出:“打雷了下雨啦快收衣服啊!”胡扯,这朗朗乾坤哪来的雷雨,定是鸟枪又喝醉了,大家拥进他房间一看,果然这厮四仰八叉摆在床上,嘴巴大张鼾声大作,房内气味类似WC……那一夜整个店两层楼几十个谜友集体失眠,没一个睡得好,当然,鸟枪除外。

鸟枪健谈,和他在一起不愁没话说,这哥们儿参加现场谜会多年,大多数谜友都认识,说起谜界往事佚事如数家珍,俺也是经他忽悠开始参加现场谜会,着实从他嘴里恶补了些谜事。鸟枪曾说:“我参加谜会图的就是会朋友见哥们儿。”看,咱东北银就是哥们义气!

鸟枪有泡妞的良好习惯,故此相好众多,一见面就大呼相好的想死我啦,极尽肉麻之能事,他的相好之一是俺三妹,以此与俺扯上了亲戚关系,每天二姐二姐叫得亲切,日子长了,不免也生出些亲戚情分。此次来深与鸟叔同行,俺暗自琢磨着,这下箱子有人扛了嘿嘿,话说这厮对姐姐还蛮孝顺,专门打车不顺路来接我,俺大咧咧地指挥他拎箱子,他接过手刚一发力,突然扔下箱子,弯下腰来双手捂胸,咋啦咋啦?原来这家伙前晚喝酒夜归,不知怎么撞到电线杆子受了伤,真新鲜!俺只听过母猪撞树,没想到鸟枪同志……

二号晚大家K歌,你方唱罢我登场,玩得不亦乐乎,只有鸟枪好好的包房不呆,专在门外晃悠,一会儿大姐累了走出门去,忽见一人影从黑暗处蹭地窜出来,大姐吓了一跳,定晴一看,原来是鸟枪:“大姐累了,想回酒店是吧,我送你嘿嘿,那啥......今晚的月亮真圆哪~”于是大姐和鸟枪深夜漫步深圳街头,此处省略八千字……送过大姐这哥们儿又回来继续埋伏,等开心唱累了出门,鸟枪又蹭地窜出:“那啥……今晚的月亮真圆哪~……然后继续漫步,此处继续省略……那晚的月亮圆了又圆,那晚的街灯闪了又闪,不知何处传来甜美的歌声:“一送里个大姐,盖之个出了门,冬天里个冷风,吹得咱心里暖……叫一声亲人,大姐啊,几时里个咱俩,盖之个再见面,二送里个开心……

好了好了,其实鸟枪就是一绅士,不厌其烦地将各美女一一送回,只是原来说好的和我们去香港,然后一起回沈,结果这小子自己跑到台湾去,扔下姐姐孤零零一个人回家,姐表示生气,回家告诉俺三妹去!

附图一张,歪诗一首,以飨读者:

 

鸟枪终日醉梦间,

不泡美女终不还,

莫愁前路无岳父,

人生处处有泰山。

灯谜GG在深圳二扑克

    俺喜欢扑克,不是因为他牛猜,而是这小子有点随我,他身上哪些地方有俺的影子,让俺倍感亲切,让俺时不时想起自己的二楞子时代(扑克会不会说:你们全小区都二楞子)。扑克有童心有童趣有想法没心眼,这些俺也有,只是大部分埋藏在久经历练的理性外表之下,而未经世事的扑克,就这么天然、坦白地显露在世人面前,毫不做作,真实到有些另类。

    扑克爱笑,他笑得那么天真那么灿烂,典型的孩子式的欢笑,由内而外的绝对的开心,富有强烈的感染力,让俺见了也不禁婉尔。至于笑声嘛,嗯嗯有点花腔女高音的意思~

    扑克是著名的犀利哥,不仅猜谜犀利,说话也是犀利无比,俺经常见他在网上和人辩论,亢奋得跟个小公鸡似的,浑身都是鸡血,顶着通红的小鸡冠在那掐架斗嘴,到底年轻人精力充沛反应敏捷兄弟啊累不累歇歇吧~

    扑克的歌声同样犀利,擅唱女高音女中音等各种女音,拿手曲目“亲一个”,貌似还唱过儿歌是吧,说实话我很少听他唱男声。这哥唱歌那是“吴家溜溜的大兄弟,人才溜溜的好哟,唱起溜溜的歌来,就是溜溜的不着调哟……”听扑克嚎歌,冷就一个字,老天不公啊,偏偏让他娶到个嗓音甜美的老婆,前几天他们夫妻二人到呱呱献唱,扑克把男声部女声部全包了,急得大伙在台下起哄:“扑克下去,让你老婆来!”常言道娶美女而不得瑟,犹买貂皮而反穿,浪费资源!谁料这厮嚎得兴起,竟自在麦上狂笑,带着回声的哈哈怪异无比~

    大家和扑克现场K过歌没有,那是相当痛苦啊,扑克有不把你带跑誓不罢休的大无畏精神,只要有人开唱,他必定拿另一麦从头到尾跟唱,而且保证一句都不在调上,尤如一只蚊子在你耳边不断哼哼,直到最后你也找不着调,尤其奇怪的是他男女通跟,每首都唱,你以为你是度娘啊!你到底会不会啊兄弟?

    那天在笔试赛场见到扑克,俺兴奋地招呼:“扑克来握个手!”谁料这小子笑眯眯地瞅着俺,一个劲地往后躲,把俺的手生生地撂在那,咋滴咋滴,娶了媳妇忘了姐是吧,我追!谁说女追男一层纸来着,我看至少八千层——牛皮纸,追了一大圈,俺终于握到扑克的手,抬头仔细瞅瞅,这小子貌似下巴上钻出了些胡子,嗯嗯成了家有点爷儿们儿样了。扑克嘻嘻地笑着调侃我:“啥时候大妈变了萝莉?”俺啥时大妈过啥时又萝莉了?不就剪了个蘑菇头嘛~

    这次来深和扑克接触甚少,主要是看他在场上得瑟,这家伙此番满载而归,再次包揽个人、团体冠军,你说你疲劳不疲劳不?广大谜友都看不下去了,烦就一个字!

    贴图一张,歪诗一首,继续飨读者:


 

扑克卷猪帘,

呆坐竖鹅眉,

但见白眼闪,

不知在电谁?

 

网友评论

更多

友情链接

闽ICP备13010859号
Copyright © dengmi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灯谜文化网 版权所有
Email:963694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