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所有
灯谜MM在深圳(蒙蒙)
发表日期:2013-5-17 16:27:59 阅读人数:110添加收藏

灯谜MM在深圳(一)阿灰

把阿灰放到第一位来写,一是出于对她的偏爱;二是因为我俩是亲戚,俺是舅妈,她是外甥女。这孩子品行敦厚(这点随舅妈)、重感情(这点也随舅妈)、聪明(随舅妈)、有思想(随舅妈)……优点太多不及赘述,总结起来两点,一、阿灰很可爱;二、舅妈基因很强大~

阿灰是矛盾的阿灰,每天叫嚣着八卦八卦,一八到关键的她就成了没嘴葫芦;每天吵着三俗三俗,等有人稍一响应,这老妹就开始三贞九烈:“受不了你们了,恶俗!”;她总是吵着自己没文化,聊天时却老冒出句唐诗宋词啥的来吓人,只是里面时不时夹杂个错字(两个黄鹂说成两个黄鸟之类)。

虽然在网上聊得热火朝天,深圳之行前我们却从未谋面,第一次见面来得很突然,我和大姐、旋律坐电梯去大堂,电梯门一开,只听哇的一声惊呼(吓俺一激灵),一个大个子大眼睛的大妞扑了进来,烧成灰也认得你是阿灰!这丫头眼睛亮亮的,笑盈盈地和我们打招呼,整出一副爽朗样儿,不过看得出有点小紧张嘿嘿,据阿灰后来讲当时三双眼睛刷地一下盯住她,尤其是大姐眼光跟探照灯似的,彻底把咱妞吓到了。事实证明阿灰很害羞,俺刚对上她眼神一秒钟不到,这妞就笑着躲了,小样的不是说好对看五秒么,还要说:“妞,你的小辫子好好漂亮哟!”俺台词都准备好了~

当时已是晚上十一点,阿灰刚到酒店,我们仨赶紧伺候着,拎包的拎包,拉箱子的拉箱子,灰老大走在最前面,边走边打电话,撂给咱一个雄纠纠气昂昂的背影,瞧人家这范儿!这位范儿爷走到907门口,悠闲地掏出房卡来刷,一下没开两下没开,正刷不开反刷不开,好吧去他的范儿,卡刷不开用脚踹!一阵拳打脚踢过后,一个老爷们儿睡眼惺松地开了门,看到阿灰顿时两眼放光,哟喜!这酒店服务太到位了,半夜送妞上门啊!

阿灰抱头鼠窜落荒而逃,该!谁让你糊涂,709楞给记成907

我们相处的头两天是假正经的两天,主要怪俺不合时宜地内向发作。更郁闷地是阿灰旋律这些妞时刻都在玩手机,现场没人理俺太伤自尊鸟,好吧好吧以后见面就这样:大家一起拿出手机,让我们上线聊天吧!记得那次在展猜现场,我们几个在摆pose照相,只有阿灰一人坐在桌子角上埋头玩手机,俺刚刚挤出一副笑脸说 西瓜甜~~~只听身后轰隆声夹杂着一声惊呼,杯具啊~我们的灰妞把桌子坐塌了!看她狼狈地坐在地上,俺以共产党员钢铁般的意志强忍住笑,让你玩让你玩报应啊~

后来我们开始出去喝酒K歌夜生活,终于混出了些哥们意思,阿灰也逐渐放开手脚,和一帮小正太打得火热,小偷饺子迎春花宣宣,哪个是弟弟哪个是侄子来着?就记得那张全家福,阿灰慈祥地坐在椅子上,后面站着几个小摔锅,哎哟我们灰妞幸福的呀,看得舅妈酸死了~

这妞场下玩得开心,场上也很强大,巾帼赛一度有夺冠机会,最后拿到第二名,比赛中她全不念亲戚情份,居然抢舅妈包子吃…..好吧好吧我认栽~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转眼到了活动结束那天,阿灰抓紧最后半天时间,对深圳市区的交通状况进行了一次全方位巡视,早九点乘一小时大巴去博物馆,花五秒钟极其仔细地视察了下博物馆大门;接着调头直奔地铁站进行考察,坐半小时到了个啥啥站,正太一拟在C口接驾,正太二正在D口候着,把我们灰太后激动的在两个出站口之间狼奔豕突;跑了几个来回后如愿会齐两个小摔锅,一行三人亲切访问了啥啥老街,然后两帅护驾,太后于12点钟返回酒店,这时距其飞机起飞尚有两小时许,手忙脚乱地收拾好那破烂箱子,阿灰还在淡定地给正太一二号推荐谜书:“这本喜不喜欢,喜欢拿去哦,哦这本你喜欢啊,那送你好啦......”老妹!回家要紧!

月亮走我也走我去阿灰到门口,敬个礼握握手下巴让舅妈扭一扭,这妞回头瞅了一眼,让人真心舍不得,是否 应验了你曾说的那句话 俺也是个多情蒙......over

灯谜MM在深圳(二)云导

云导排在第二位实至名归,此妞绰号二不说、二果,灯谜界二风自此妞起,因其是首位将某无辜、善良、聪慧、大方之谜友以二冠名加以打击报复之人,自那之后二律、二桃、二灰、二板之流花名如青春期的痘痘一样冒之不绝……

第一次见云导是在笔试赛场,当时俺正埋头答题,蓦地一阵阴风刮过,俺身边多了个美女,云导!活的!她冲俺牵了下嘴角(上有未舔净的饭粒一枚,YY~),这算不算是一个笑容?俺抬手打个招呼,毫无征兆地,云导突然伸手亲切地摸摸俺的头:“你没穿我们的赛服哦……”。晕死,四十岁的阿姨居然被个小妞拍头,严重感觉被宠物化~

云导的亮相颠覆了俺几年来对她的网上印象,俺见过她PP无数,此妞在其中都是一个表情:面无表情,呆若木猪~以致于在俺的想象中,她必是个严肃的人,一本正经有点小古板的样子,也许相熟后才会暴露出她原有的灵动和机锋。木想到啊,云导一出场就这么亲切,此妞居然会笑,还摸头….后来云导的表现更加颠覆,俺违心地评论下:此妞虽二,还是蛮招人稀罕的~

镜头一,地点:开幕式会场。云导笑脸绽放,一下扑在俺肩膀上:“来来我和二蒙合个影!”小样小样,就你那海拔,还非要搂俺这东北大妈的肩膀,够得着么你?俺边栽楞个膀子过去配合她边想:“云导这条长裤,夏天给俺当短裤穿穿倒也不赖~”

镜头二,赛前:“二蒙加油,我看好你哦!”赛后:“二蒙啊,怎么上场就哑炮了,你还真是上不得台面!”瞧瞧这人多势利,你说你在场上不好好主持,偏要到处乱飞眼,整得大家心里乱七八糟的,哪有心思猜谜;再说了,俺哑炮还不都是因为你谜烂……

镜头三,地点:云导房间。“来来大家喝茶喝茶!”您看那小茶杯,俺东北银用来喝烧刀子都嫌小,这帮广东佬居然用来请人喝茶,小气巴拉的。由此可见南北差异巨大啊,东北银喝酒用碗,广东佬喝茶用盅……喝过茶群猪照了张相,穿着统一的双色条子圈服,俺和二不说衣服特配,典型的情侣装~

镜头四,地点餐厅。云导正和左边摔锅亲切交谈,突然猛地向右一甩头,冲着正用手乱抓东西吃的火球大吼:“不可以!”此动作一顿饭内重复N次(云导的探戈一定跳得很棒)。小火球被吼急了,干脆扯开嘴巴大哭起来,鼻涕与眼泪齐下水景颇壮,惹得二不说一阵手忙脚乱。严重怀疑火球是球爸安排的卧底,有火球在,云导想泡摔门都没有。

镜头五,地点:联欢会场。云导是开场节目――美女与野兽的女主角,在场上与野兽搂搂抱抱,到了场下又和玲珑美女卿卿我我,看得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晚会很有气氛,云导看得兴起,两手笼住嘴巴冲场上一阵狂嚎:“欧~~~~~~”美女?野兽?

旋律象个祥林嫂,有句话总是挂在嘴边:“云导比照片上好看多啦!”(二律的眼光就是差!)现实中的云导非常鲜活,比PP生动太多,她不仅会咧嘴笑,还会大笑狂笑甚至嚎叫,(笑时咧开嘴巴露出满口虎牙――母老虎的虎),云导说话语气亲切,有时会有些小女生的亲昵动作,让人不知不觉地感到亲近。她清亮的眼睛注视着你,那么大方那么自然,让俺这生性拘谨的人也不自觉地放松下来,云导在网上发言是犀利的,现实中也时不时露些峥嵘。总之,一个非常具有亲和力的气质妞~

二不说是俺很想一起混下的谜友之一,可惜她太忙,不仅酒没喝歌没唱,连俺带去的毽子也忘了踢,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虽然最后一天此妞坚持请客吃饭,但俺坚决地没给面子,律和汉子代表了东北银喝酒的最高水平,俺充分相信他们,灌倒云导没问题!

灯谜MM在深圳(三)旋律

旋律我见过三次,网上更是天天见,还曾经几次电话骚扰过她,总之我俩太熟了,以至于俺一直在犹豫需不需要把她略过,算了,还是写几笔吧。

旋律从外表到声音到内心,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清纯!时光在她身上失了作用,我怀疑等律80岁时会不会出落成另一个天山童姥。

旋律那么瘦小,以至于和她合影成了一件鸭梨山大的事儿,任何MM站她旁边都成了女金刚,云导也不例外,不过她顶多是个小金刚。

俺对旋律有强烈的保护欲,见到她俺就母爱泛滥,貌似她也对我有些许的依赖,这次深圳之行更是揪住俺不放:“我要和蒙蒙同居,不住一起不行!”也难怪,这小妞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第一次见这么多谜友……放心吧,姐罩着你,象照顾你弟一样照顾你。

大姐说律没有棱角,她错了,律相当有主见,律的棱角在心里,只是她太善良,个性又有些小憋屈,所有的棱角只会伤害到自己~~对她的小敏感小脾气小主意,俺多少了解些,不过没想到这次在深圳,俺又大大地见识了一下旋律的鼻涕功~

话说笔猜后律很郁闷,坐在椅子上开始祥林嫂:“我笔猜太差了,影响了我们队的成绩,我我我,我拖了他俩的后腿,呜呜呜~~~”在以后的两天,旋律把这话挂在了嘴边,一张口就是“我笔猜太#¥%*#¥%……呜呜呜~~~”开头结尾都一样,中间有时自由发挥下,每次小有差别,然后二律掏出纸巾揩鼻涕,(请捂住耳朵) “哭哧,稀里哗啦·#¥%*#¥%.......”

俺在旁边也就没事递个纸巾啥的,哄也不好使,逗也不好使,偶尔逗笑一下,马上那张小笑脸又被泪水淹没。有时她会突然停止哭泣,抬起泪水婆娑的眼睛看着俺:“我眼睛红了没?肿了没?”俺实话实说:“红了肿了,快别哭了。”她点点头“哦”,然后嘴角在俺眼前慢慢咧开,如电视里慢镜头开放的喇叭花,等嘴巴张成扁O型:“我拖了他俩后腿#¥%*#¥%…….呜呜呜~~~”晕死又来了!

律啊这要是你弟,俺早就吼开了:“闭嘴,再哭打你屁股!”可律是女孩子要温柔对待不是?实际上那次饭桌上俺只不耐烦的说了句“还有完没完了,快吃饭!”旋律就小嘴巴一撅“哼!不吃了。”一扭头回房间继续哭去了,哎呀这些女孩子太难搞了塞!还好阿灰有经验:“哭吧哭吧哭透了就好了”。果然当她哭够了也就好了。后来去深圳市区玩去香港玩旋律的小脸一直笑得跟朵花似的。

在她偶尔不哭的时候,旋律说话是一说一笑的,声音甜美笑脸如花,听多了看多了有患糖尿病可能,大家一定要慎重!

旋律不喜别人发他的PP,总是说难看难看,说实在的,舅妈这么大俩板牙儿那PP照样满天飞,小偷顶那么大一对耳朵,也到处有人夸摔锅,咱们律虽然不是啥美女,也绝对当得可爱两个字,大家说呢?

灯谜MM在深圳(四)花人

花人是网上曝光率颇高的一个MM,从PP上来看,貌似此妞直立有困难,她总是七扭八歪地靠在别人身上,满脸幸福满足地笑,俺一直担心如果她身边的人突然闪开的话,花人会不会就此倒掉……

早就听说该妞是话唠,深圳一见果不其然,一和她打过招呼,就好象点着了八千响挂鞭的引信,你眼睁睁地看着她劈里啪啦火花乱溅,就再也休想近身去掐断,只能直楞着俩眼儿等到这一挂放完为止(注:不能捂耳朵)。花人讲话主要工具是嘴,嘴巴里叽里呱拉的同时,她忽尔猛挥双手,忽尔紧蹙双眉,忽尔乜斜两眼,忽尔纵声大笑,其情绪也时而欢欣时而沉痛时而激昂时而愤慨。听妞一席话,如历四季景,俺感觉身上忽冷忽热,天上阴晴变换,漫天的花露水伴随此妞不断开合的美国大樱桃口,一丝丝、一缕缕,飘洒而下,饿尔语散云收,花人方圆一米之内空气湿度达到250%

此妞一番话据俺耳测大概万八千字左右,中间不用换气,充分显示出其超大的肺活量和超强的身体素质,花人讲话声情并茂,具有极其巨大的感染力,俺经常被她的情绪所带动,不由自主地亢奋起来。

那天寒暄过后,花人带着满脸的神秘和强忍的严肃盯着我们:“蒙蒙,我要主动交待一件事,我就是观音!”看着我们惊愕的表情,她就象小孩子终于骗倒一群大人,极其得意地放声大笑,白净圆润的脸庞一阵阵地绽出花来,笑声持续若干分钟,在俺想紧急呼叫人工呼吸的时候,花人终于忍住笑,说实话这消息太意外太震惊了,俺一时还反应不过来。

此事说来话长,话说我们几个姐妹闲极无聊(俺和大姐无名二板二律二灰二然二默,特别指出还有二刀妹妹),组团马甲去国粹灯谜网校踢场子,其实也就是玩玩谜扯扯淡调戏调戏老师,我班老师是知名美女踏雪鸿泥,几天过后老师蒙了:俺这是初学者的班,怎么混进来一大帮成手?这都哪条道上的啊?老师暗暗展开调查,有一晚突然冲着俺大喊:“经过调查,我现在知道了,你就是大侠―――无――名!”我了个去!后来全班几乎都被她怀疑成无名,号称无名一号无名二号无名七八号。前一阵班里新来个高手名叫观音,虽出手如电却自称灯谜新手,说话阴阳怪气拿腔捏调,每天装萌卖傻:“舅妈和外甥女好厉害哟,是不是灯谜世家啊?”“俺就在俺村猜过灯谜,从没去过什么现场。”自她来之后,老师再不喊无名几号了,有一天居然直呼俺蒙蒙。我说呢,原来班里来了奸细,花人是老师请来的卧底!

玩鹰的被鹰啄了眼,玩马甲的被卧底揭了底牌,这事太戏剧化太好玩了!当晚我们一起乐翻了天,后来我们二班还照了张合影,回家后俺跟踏雪老师大秀特秀了一番。

三十号灯谜节开幕式,俺在场子里乱晃,突然花人恶狠狠地走过来问我:“看到110了没有?”“木有啊咋了咋了?”花人咬牙切齿:“他偷拍了我和沙子坐着睡觉的照片,要传到网上去,据说我大张着嘴巴,还牛了口水(注:牛通流),哎哟气死我了,他敢传上去,我我我-—我就跟他拼了!”花人猛挥了下右手,一拧身气冲冲地走了。后来110终于被她抓到,花人和沙子追着他喊:“删掉删掉!”110不理转身急走,花人抓住110的手一顿猛掐,我真担心她会不会上去咬一口。

花人是巾帼高手,反应奇快,团体赛中有上佳表现,巾帼赛也很神勇,记得有一道题啥面来着?题目刚一亮出,叮咚~花人抢了,她极其温柔地报底:“泼妇~”不说导兴奋异常:“恭喜泼妇答中!”全场暴笑,那泼妇却羞答答地低头不语,实在太能装鸟~

花人得了第四名,俺并列第五,赛后我们场下讨论,我说也还行了这成绩俺知足,花人有点哭笑不得:“是啊还行,我也知足~知足~~我不知足!”好直爽的妹子!俺为啥这不要强哩知足个P!我要跟花人学,不能被那帮娘们儿吓倒,下次我们一起,跟二仙二灰二不说之流拼了!

后来的几天俺是夜夜笙歌,和花人无甚交集,记得有一次花人说你晚上跑哪去了,我还找你聊天吹流呢(注:流通牛),唉只恨相聚时日太少,没时间和妞胡吹海聊,只有寄望于以后,花人很对我胃口,率真、直爽、真性情,处处透着好玩、可爱,据说此妞还忒煞多情,每次和沙子仙子分手时都要稀里哗啦一阵,后来果然看到她的分手红眼PP哈哈!一个好玩的妞,鉴定完毕!

灯谜MM在深圳(五)大姐

大姐给俺的感觉,两个字——三毛style

大姐身材细瘦,尖尖的脸上一双通灵的眼睛,穿衣打扮偏向波西米亚风,言行举止颇有些与众不同的文艺范儿。

俺几乎是一上网就认识了她,好几年大姐大姐的可不是白叫的,感觉上总带着一份亲近,不过意外的是,我们现实中的交流是从一本正经的工作开始……机场到酒店的大巴车上,俺坐在大姐旁边,没话找话地和她大谈会计审计,虽然这话题多少无趣,倒也帮助我们度过了初见适应期,成功切换成网下状态。

大姐性格敏感又多情,语言风格平时倒也平常,感性发作时比较书面化(书,情书的书),第一天晚饭后散步的时候,她说了两句特感性特文青的话,俺没记准,大概是她极喜欢这种漫步异乡街头的漂泊感觉之类,说的时候还特享受地叹了口气,俺当时拿眼瞅了瞅两边乱七八糟的所谓街景,右边是一排包子油条之类的铺子,左边是修东修西的几家破店,时不时过辆PP冒着黑烟的破汽车,实在不知哪点能感动到俺大姐,只好暗暗慨叹自己太缺少文艺细菌,哼哼哈哈地随便应和她两声。

开幕式那天,大姐坐在俺旁边,和老鹰老婆聊了个火热,俺就怪了,这俩人头次见面怎么会有那么多话说,只好偷偷B S自己又不会聊天又不会文青,没一点娘儿们样子,碰到大姐这种女人味实足的,生生把俺衬托成了一条汉子。聊天之余,大姐偷偷地拍了N多人睡觉的PP,然后兴奋地秀给我们看,没想到螳螂捕蝉海红在后,旋律现学现卖,偷拍了大姐伏在椅子上的睡态,高清啊,哈拉子历历在目!

大姐搞偷拍是有前科的,俺在房间换衣服的时候,浑然不觉中被大姐偷拍了两张短袖换衣照,后来被旋律戏称为艳照(钟无艳的艳),大姐发我看这些时吓我一跳:这哪来的PP

大姐浑身遍布文艺细菌,能写能画能歌善舞,赛后联欢会上,她坐在那突然说:“我要跳舞!”当强劲的音乐响起时,大姐长发一甩洒然下场,扭腰摆胯竟自舞动起来,其旁若无人之态那叫一个酷!大姐动作奔放表情投入,舞姿极具艺术感染力,众人在她带动下心痒难捺,哗啦啦一下场上已是群魔乱舞,当时一谜友正和俺说着什么,俺一句没也听清,急急忙忙奔上场跟着蹦跶起来。事后云导说有张PP,前面是大姐跳舞,后面是我在乱扭,晕!凭啥大姐那是跳舞到俺这就成了乱扭,俺当时暗骂二不说,不过后来看到PP服了,大姐是长裙飞舞体态妖娆,再看俺,简直是张牙舞爪,整个一蜘蛛侠。

晚会过后大家去K歌,大姐进到包房,鞋子一甩抬脚就上了沙发,俩腿斜斜地一并,头往靠背上轻轻一靠,自然地象在自家炕头一样,她的长发从一侧垂下来,遮住半边脸,那股风流态度我咋形容哩……大姐唱歌时就站在沙发上左摇右晃,那歌真有味道,可惜我忘了啥歌。突然响起个节奏强劲的音乐,大姐拉着我说来我教你跳舞,这样这样,俺跟着扭了两下就闪了,剩下恋和大姐在那对晃,俺BS下自己吧太能装了!现在真的特想跟大姐学,啥时大姐再教俺哪?

大姐跳完舞又坐回沙发,然后或倚或靠再没下地,俺暗地寻思,大姐最近身体出了状况,难道学到本山大叔治脑残的绝招,把双脚离地,健康的脑细胞就重新占领高地了?

相比网上来说,大姐在我面前话少了很多,再熟的网友也需要磨合,尤其我俩都是被动型。不过大姐的眼睛会说话,曾经阿灰被她的第一个眼神吓到,估计大姐是用眼睛在审视:“这个妞到底哪路货色呢……”大姐给我的最后一个影像是我们分手时,她走出几步后回头很幽怨地很文艺地看了我和律一眼,这个眼神现在偶尔还会在我脑海中闪现,有时俺琢磨着:难道当时跟大姐借了钱没还?

大姐,你啥意思?

 

网友评论

更多

友情链接

闽ICP备13010859号
Copyright © dengmi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灯谜文化网 版权所有
Email:963694202@qq.com